世界各国领导人对阿萨德的立场:从敌对到关系正常化

一年前,阿萨德的一名支持者在洛杉矶示威支持他(法国通讯社)
一年前,阿萨德的一名支持者在洛杉矶示威支持他(法国通讯社)
艾哈迈德·达尔杜斯

在叙利亚革命八周年之际,叙利亚政权及其俄罗斯和伊朗盟友正在庆祝收复了该国大约90%的领土,在此之前,叙利亚政权几乎失去了所有的领土,与此同时,世界各国对此持不同立场,部分国家朝着重新恢复叙利亚政权合法性方向发展,而剩余国家的立场则在犹豫与绝对反对之间徘徊。

在叙利亚革命爆发四个月之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表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他的人民眼中失去了合法性”,当时观察家们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对阿萨德注定命运的明确宣布,这促使反对派武装继续在此基础上与叙利亚政权进行斗争。

俄罗斯对此进行了直接干预,并在2015年9月使用其军事重量以拯救阿萨德政权免于崩溃,在此之后,奥巴马在同年年底再次宣布,阿萨德失去其合法性,并应该放弃权力,但反对派武装随后对依赖这些言论失去了信心。

随着特朗普进驻白宫,他更加直言不讳地发表相关声明,但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因为在 2017年2月,特朗普宣布打击ISIS 组织是其目标,并要求美国国防部在一个月内制定出足以击败ISIS组织的计划,阿萨德对此表示非常欢迎,与此同时,观察家们认为,国际社会的指南针明显偏离了推翻阿萨德政权,而转向了仅仅只是打击 “恐怖主义”,其中可能会包括反对派的其他派系。

到目前为止,华盛顿尚未表现出明确立场,在特朗普宣布他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协商同意从叙利亚撤军之后,仍然在展开一系列磋商,旨在确定撤军的同时保持最低限度的军事和情报存在,阿萨德仍然依靠他的俄罗斯盟友进行复兴,并再次向国际社会表现出作为打击“恐怖主义”胜利者的形象。


特朗普认为,优先事项是打击ISIS组织而不是推翻阿萨德政权[路透社]

持不同意见的欧洲

布鲁塞尔最近就叙利亚问题召开了第三次国际会议,有来自55个国家的代表参加,该国际会议的召开是应欧盟和联合国的邀请,旨在为难民及难民庇护国筹集资金,与此同时,会议上明确宣称,被筹集的资金将只能用于人道主义援助,而不是用于叙利亚的重建。

从国际会议上泄露的相关文件表明了西方国家对阿萨德命运所持的立场有所不同,一些官员表示,华盛顿正在避免提供捐款,而莫斯科没有钱,尽管欧盟坚持将重建与联合国领导的和平进程联系起来,并决定扩大对叙利亚政权的经济制裁,但欧盟成员国对此所持的立场并不统一。

一方面,德国、法国和荷兰正在强烈捍卫扣留叙利亚重建资金的政策,直到开始没有阿萨德的过渡阶段,另一方面,意大利、奥地利和匈牙利——这些右翼政党执行的国家——更倾向于批评移民政策,接近俄罗斯,并与阿萨德进行对话,旨在让难民重返叙利亚。

外交官们表示,欧盟委员会已经开始专用部分资金来帮助难民重返,与此同时,欧洲外部劳工局则利用卫星图像研究可能进行重建的地区。

在最近发表在《外交政策》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安萨尔·福尔预测称,意大利将以遣返难民为借口来接近叙利亚政权,继而解除制裁,从而提交重建项目标书,该女作家指出,波兰于2018年8月开始派遣副外交部长前往大马士革,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

笔者援引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反对阿萨德的最强硬的欧洲国家,如德国和法国,预计阿萨德将释放数千名被拘留者,对他认为对该国“奸诈”的人给予特赦,并允许联合国监测返回者的状况。


巴希尔是自革命爆发以来对阿萨德进行访问的第一个阿拉伯国家领导人[欧洲通讯社]

阿拉伯关系正常化

与国际社会情况一样,阿拉伯国家对阿萨德政权所持的立场似乎更加分裂,自2011年11月由于对示威者和活动家的残酷镇压,阿拉伯联盟决定将叙利亚驱逐出该组织,伊拉克和黎巴嫩决定采取“事不关己”的中立立场,而诸如阿联酋等其他国家则采取了保持与阿萨德断交的官方立场,但却与叙利亚政权保持合作的“暗处”关系。

当军方屈服于政权时,宣布的官方立场开始暗示必须要保持与新现实一致的步伐,阿萨德政权外交部长瓦利德·穆阿利姆(Walid al-Moallem)于2018年3月访问了阿曼,阿曼副总理阿萨德·本·塔里克·赛义德在与穆阿利姆举行会晤时表示, “叙利亚是正确的,其有权保持永久的胜利。”

2015年8月,黎巴嫩真主党对外关系部负责人纳瓦夫·穆萨维透露,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向阿萨德提供了一份交易,其中包括阿萨德无需改革就可以终身担任总统职位,并誓言要重建叙利亚,以换取与真主党和伊朗的关系,据穆萨维的说法,阿萨德对此予以了拒绝,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在此前四个月对《时代》杂志说, “我认为巴沙尔此刻正待在那里。”

2018年12月16日,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突然对叙利亚进行了访问,并与阿萨德举行了会晤,“intelligence online”网站报道称,由于巴希尔寻求与莫斯科建立经济伙伴关系,此次访问是在俄罗斯安排下进行的,据预计,俄罗斯将为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安排类似的访问,其中包括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和埃及总统塞西。

上述访问结束之后,阿拉伯国家加速了与阿萨德关系正常化的步伐,阿联酋重新开放了其在大马士革的大使馆,其理由是 “避免区域干涉叙利亚阿拉伯事务的危险”,指的是伊朗,与此同时,俄罗斯消息人士预计,其他部分阿拉伯国家也将采取类似举措。

去年1月在贝鲁特召开的阿拉伯经济和社会发展峰会(简称阿拉伯经济峰会)上,黎巴嫩外交部长基布兰·巴希尔为恢复叙利亚政权重返“阿拉伯怀抱”进行辩护,由于对此持不同立场,阿拉伯联盟秘书长艾哈迈德·阿布·盖特(Ahmed Aboul Gheit)未能宣布叙利亚重返阿盟的相关决议,而叙利亚的重返问题必须得到阿盟成员国的共识。

大约一个月前,阿拉伯议会明确呼吁叙利亚重新获得席位, 而艾哈迈德·阿布·盖特本人也声称,冻结叙利亚成员国资格的决定是“草率的”。

在这种不确定和犹豫不决中,其他国家坚持其反对阿萨德存在的立场,卡塔尔外交大臣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萨尼在贝鲁特首脑会议期间表示,卡塔尔对叙利亚政权所持的立场没有改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