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阿拉伯之春的希望与失落

在蹂躏叙利亚多年的战争中,儿童与平民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路透社]
在蹂躏叙利亚多年的战争中,儿童与平民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路透社]
阿德里安·朱勒姆在法国《费加罗报》上发表文章称,2011年爆发的震撼整个中东地区的示威起义,导致了镇压与内战,只有突尼斯例外,当地的民间社会成功遏制了席卷革命国家的巨大压力。
 
朱勒姆指出,2011年发生在阿拉伯世界的一系列示威与人民起义,带着对开放与自由的希望,被人们称为“阿拉伯之春”,借指1848年发生在欧洲的“人民之春”。
 
朱勒姆指出,这种试图推翻独裁政权的起义最终带来的只有失望,这是因为,在突尼斯、埃及与利比亚的独裁政权倒台后,这些起义事实上只导致了各种动乱与混乱。
 
朱勒姆补充道,此事在突尼斯有所不同,因为当地的民间社会控制着革命带来的压力,与此同时,伊斯兰主义者在埃及赢得了选举,但是,此后又被军事政变赶下了台。而利比亚也陷入了内战,至今仍未结束。
 

示威者期望的落空,是由于国家的弱小与国内宗派势力的深度分裂[路透社]
 
要求与冲突
 
朱勒姆指出,中东地区的民主要求很快就为冲突的出现铺平了道路,这些冲突在巴林转化为宗派竞争与镇压,而在叙利亚、也门,其后果则更为严重——随着政治抗议活动的发展,冲突转变为了宗派战争。
 
朱勒姆指出,事态的演变,很快导致无法在阿拉伯世界或者伊斯兰世界进行任何民主改革,他还认为,示威者期望的落空,是由于国家的弱小与国内宗派势力的深度分裂。他还补充道,即使事隔8年,这些政治冲击的后果仍然存在。
 
例外的突尼斯
 
朱勒姆认为,发生在突尼斯的情况是一个例外,哪怕总统本·阿里被迫逃亡,突尼斯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民主期望带入独裁回归或爆发内战的国家。
 
朱勒姆补充道,自2011年革命爆发以来,虽然组织了三场大选,而每一场的失败者都接受了结果,但是,突尼斯所面对的困难却使这种经验非常脆弱,特别是在持续的经济危机的打击下,此外,还面临着极高的失业率,动乱的邻国利比亚的影响,这些都使突尼斯的例外充满不确定性。
 

穆尔西的统治持续一年之后,被塞西领导的军事政变推翻[法新社]
 
埃及之争
 
作者朱勒姆表示,在推翻突尼斯总统的几周之后,人口最多、也是最为古老的阿拉伯国家——埃及,其首都开罗的解放广场上爆发了持续3周的人民起义,并推翻了穆巴拉克的统治。在经过一段动荡的过渡时期后,穆斯林兄弟会于2011 年2月11日赢得了大选。
 
但是,该组织的统治也在一年后终结。在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之后,塞西领导的新的军事政权取代了穆尔西的统治。
 
朱勒姆表示,军队回归掌权并伴随着野蛮的暴力,但是经济危机仍在蔓延,由伊斯兰主义者在西奈地区领导的帮派战争,仍然是令人不安的、动摇地区稳定的因素。
 
破碎的利比亚
 
朱勒姆指出,利比亚的战争情况有所不同,在班加西爆发的反对领导人卡扎菲的抗议,很快就转变为武装起义,外国军队也开始介入。北约在法国、英国的领导下,对利比亚军队进行轰炸,而这些军队正为收复叛乱地区而战斗。
 
朱勒姆补充道,利比亚冲突的第一阶段,以卡扎菲之死为结束,但是,很快利比亚就陷入了各种民兵组织之间的内战,时隔8年之后,利比亚仍然是一个分裂的国家。
 

也门人遭受着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路透社]
 
也门战争
 
朱勒姆表示,也门爆发的革命与突尼斯、埃及的情况不同,胡塞武装参与到反对也门总统萨利赫的抗议中,而也门冲突的最新进展,是沙特与阿联酋的军事介入,打击胡塞武装组织,由于担心其效忠于伊朗。
 
朱勒姆表示,也门目前正处于沉重的封锁之下,发生在也门的战争没有胜利者或失败者,这个贫穷的国家经历了极大的破坏,人民遭受着饥饿,承受着当代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叙利亚与地区冲突
 
朱勒姆表示,始于2011年3月的叙利亚革命,以逮捕部分青少年并对他们施刑为起点,由于他们在德拉挂出了反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口号与标语,很快,这就转变为世界上最为严重的一场冲突,同时,国家也陷入了内战与宗派之争。
 
在经过一系列流血革命事件之后,朱勒姆认为,阿萨德能够维持自己的宝座并逐步收复失地,但是它被指责支持伊朗及其在真主党内和俄罗斯的盟友。
 
朱勒姆强调,叙利亚战争的结果是极具破坏性的,数百万人流落国外并居住在邻国的难民营中,他还指出,叙利亚的战争至今仍未结束。
 
巴林与粉碎性革命
 
朱勒姆表示,2011年2月,巴林首都麦纳麦爆发了要求实现民主的示威抗议,但是,沙特由于担心要求改革的呼声与伊朗影响力的扩张,因此于2011年3月对巴林局势进行了军事干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费加罗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