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以色列在布鲁塞尔影响力的调查

Israel's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and European Union foreign policy chief Federica Mogherini brief the media at the European Council in Brussels, Belgium December 11, 2017. REUTERS/Francois Lenoir
内塔尼亚胡2017年访问欧盟总部 [路透社]
亲以色列的团体在美国舞台上正发挥着主要的作用,但是其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所在地——的影响力仍然含糊不定,尽管以色列在欧盟中的地位根深蒂固,这体现在尽管以色列违反人权,但是欧盟拒绝反以色列的所有安排建议。
 
法国巴尔特媒体网站公布的一项调查中,欧洲议会的消息人士表示,较其他使馆代表相比,以色列游说团体在欧盟享有更加特殊的地位,如果有需要的话,欧洲议会将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是它绝不敢对以色列实施类似制裁。
 
以色列游说团体在欧洲采取的行动并不像其在美国采取行动一样,欧盟是以色列的第一合作伙伴,并逐渐在诸如科研、创新和科技等关键领域赋予以色列特殊地位。
 
在2001年巴勒斯坦第二次起义之后,以色列游说团体在欧洲开始了其第一次真正意义的行动,爱尔兰记者大卫·库鲁南表示,“以色列已经意识到,由于其对巴勒斯坦抵抗运动进行的镇压,它在欧盟享有的灾难性声誉,因此,以色列试图擦亮在欧洲精英心中的形象,”15年之后,特拉维夫拥有了其他任何压力集团无人能及的影响力网络。
 
以色列游说团体中最重要的组成有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组建的跨大西洋关系研究中心(Center for Transatlantic Relations)、班尼布里特欧洲组织、成立于2006年的“以色列的欧洲朋友”组织、以色列欧洲公共事务委员会,该组织类似于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
 
与此同时,有些机构负责执行具体的任务,例如 “NGO Monitor”,该机构成立于2002年,并且专门用于散播谣言,旨在诋毁以色列人权机构和巴勒斯坦人权机构在欧洲金融家心中的形象。
 
undefined
耶路撒冷在《圣经》信仰者心中享有重要地位[路透社]
 
像野蛮人的游说团体
 
欧洲的压力团体比美国的压力团体更具灵活性,很难确定其资金来源,但是,对慈善机构税务申报的审查结果表明,以色列组织的资金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的右翼机构,并来自以色列的外交机构。
 
这些组织团体集对以色列的偏袒与捍卫以色列社区在欧洲利益为一体,尽管如此,但不能说这些组织团体直接来自这些以色列社区,例如,欧洲犹太人协会自夸是犹太组织在欧洲大陆上最大的庇护所,但其仅包括了真正在欧洲成立的几个欧洲犹太组织。
 
游说团体正致力于在欧洲议会中植入强有力的支持者,例如保守团体和欧洲人民党,基督教锡安主义被认为是犹太国家对圣经预言的成功实践,该主义在欧洲议会的支持者数量比其在美国的支持者数量要少,他们为了以色列而在欧洲内部聚集,并热情支持以色列政府的极端主义政策及其对耶路撒冷的控制。
 
以色列还依赖于那些维护伊斯兰教的人士,特别是保守主义和以色列亲近的右翼极端主义,尽管与这些组织的关系被怀疑具有反犹太主义倾向。
 
游说团体对欧洲议员来说是一种利益冲突,其中一些欧洲议员是欧洲团体和以色列大使馆的顾问,这是被禁止的。
 
新兴国家的吸引力
 
在经济方面,一些企业家被吸引到以色列进行投资,并将以色列认为是一个新兴国家和具有高科技的国家,同时,以色列被认为是欧洲武器的主要进口国和先进战争技术的主要来源,特别是在战机方面。
 
如果从法律层面考虑,这对以色列来说就是一场灾难,2009年侵占加沙之后,与以色列双边关系的冻结导致以色列与欧盟贸易额减少20.8%。
 
但是游说团体发起了一场激烈的攻击,以鼓励欧洲自由主义者将人权与他们的经济利益分开,一篇发布的文章中写道,为以色列梯瓦制药(TEVA)工业有限公司进入统一的欧洲市场提供便利,该公司是世界上替代药物的首家医药公司,其为欧洲公民提供廉价的药物。
 
据知情消息人士消息称,欧盟每年花费30万欧元来减轻巴勒斯坦人的痛苦,与此同时,如果以色列解除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哪怕是部分解除封锁,或者是解除对约旦河西岸地区的限制,那么就不必支付这些援助。
 
迄今为止,欧盟及其成员国尚未成功就以色列对巴勒斯坦进行毁灭性破坏进行问责,也为对以色列实施任何制裁,尽管欧盟拥有各种问责手段,并且应该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016年通过的2334号决议对以色列进行问责,2017年3月18日,欧盟委员会法律部门在一份机密文件中解释称,破坏行动是非法的,并要求制裁,但该委员会仅满足于语言上的谴责,并完全忽略了该文件。
 
undefined
特拉维夫举办的一场技术展吸引着欧洲投资者[路透社]
 
反犹太主义
 
游说团体在国际抵制以色列“去合法化”行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以色列政府在2017年成立了一个价值7200万美元的基金,以反对该活动,游说团体致力于提醒着纳粹消灭犹太人以威胁抵制以色列反犹太主义的任何政党,直到在此基础上成功修订了相关法律,并允许取消了支持巴勒斯坦的数十次集会。
 
调查的准备者不断质疑:神奇的魔法会转向魔术师吗?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确信自己的豁免权正在不受任何阻碍,以色列不断增加定居点建设并增加国家的犹太特性,这正在损害以色列的声誉。
 
2017年2月,欧洲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负责人质疑以色列议会对允许窃取巴勒斯坦领土决议草案的投票,该委员会负责人表示,“这损害了我们为使以色列在欧盟机构中保持良好形象所做的大量工作。”
来源 : 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