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我们不是抵抗轴心,但我们是和平进程调解人

扎斯皮金:俄罗斯的逻辑是与所有各方进行沟通并寻找到共同点(半岛电视台)
扎斯皮金:俄罗斯的逻辑是与所有各方进行沟通并寻找到共同点(半岛电视台)
采访者/阿费夫·迪耶卜

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亚历山大·扎斯皮金表示,他的国家不再抵抗轴心之内,但俄罗斯是所谓的阿以和平进程框架内的调解人。

这位俄罗斯外交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莫斯科与这一轴心的关系仅限于在叙利亚打击恐怖主义的主题,与此同时,扎斯皮金否认俄罗斯与该轴心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存在分歧。

扎斯皮金认为,“抵抗的轴心主要与以色列的冲突有关,俄罗斯在其中发挥另外的作用,因此,我们不在这个轴心之内,但我们的角色是调解人,我们只在和平进程框架内工作。”

亚历山大·扎斯皮金解释称,“莫斯科在所有领域支持叙利亚,甚至是我们直接进行军事参与,当然,这种参与是在抵抗轴心盟友之间,有些人试图寻找到我们之间的分歧,这是不存在的,鉴于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角色,并且在叙利亚拥有自己的地理位置。”

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并指出,“俄罗斯的逻辑是与所有各方进行沟通,并与除恐怖分子之外的所有各方寻找到共同点,”他解释称,“尽管在多个方面持不同观点,但是俄罗斯将继续与土耳其保持沟通,而且我们也寻找到了共同点,与抵抗轴心的关系也是稳固的。”


叙利亚民众在大马士革高举叙利亚、俄罗斯和伊朗的国旗[路透社-资料图]

莫斯科与威慑特拉维夫

当被问及莫斯科未能阻止以色列在叙利亚领土上对抵抗轴心同盟者的侵略行动时,亚历山大·扎斯皮金表示称,“在阿以冲突的框架内存在着对抗,叙利亚有权保护自己免受任何侵略者的侵害。”

亚历山大·扎斯皮金强调称,俄罗斯在这方面对叙利亚提供了帮助,“当我们在军事上进入叙利亚时,不发生对抗或不与其他各方发生冲突相关问题就被提出来了,我们的目标只有恐怖主义分子,因此,没有人能想象我们进入叙利亚是为了参加与各国外方势力为解决阿以冲突而爆发的战争,鉴于此,我们正在发挥政治作用,我们重点关注的只是恐怖主义分子,对于以色列人而言,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就是叙利亚人在抵抗过程中拥有防空能力。”

有关俄罗斯没有进行政治干涉、没有对威慑并阻止以色列在叙利亚领土内对抵抗轴同盟国实施空袭的原因,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对此回答称,他的国家和以色列之间并没有进行政治沟通,“因此,我无法对这个问题的政治方面发表评论,我现在在黎巴嫩只对我了解的一些基本原则进行阐述,而且,我了解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真正目标。”

政治解决方案

这位俄罗斯大使亚历山大·扎斯皮金强调称,“完全恢复叙利亚主权是首要目标,我们将为此与所有各方进行沟通”,他并解释称,“清除恐怖主义是叙利亚各地的战略目标,这将在宪法委员会基础上推动政治解决进程向前发展,” 扎斯皮金大使并指出,“我们已经在最近召开的索契峰会上完成了上述工作,因此,不需要作出重大的改变,我们就宪法委员会名单已经达成了一致,联合国特使必须在此基础上行事。”


大马士革的俄罗斯士兵[路透社-资料图]

叙利亚的重建

亚历山大·扎斯皮金拒绝为解决叙利亚重建问题而提出的政治条件,他并表示称,最近谈论的叙利亚重建问题已经成为了一种口号,而重建所需金额大约为2000亿美元,而从西方国家或者海湾国家获得重建资金将被要求以政治条件来进行交换,用让这些国家满意的政治条件来交换。

俄罗斯大使亚历山大·扎斯皮金强调称,这是被反对的,设定不可能的条件来换取重建资金是不可接受的,扎斯皮金并解释称,他的国家目前正在叙利亚的人道主义援助框架内工作,俄罗斯不仅为叙利亚提供食物,而且还尽可能地参与住房和学校的修缮与重建。

有些人认为莫斯科在叙利亚的重建只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俄罗斯大使对此作出回应称,他的国家拒绝将叙利亚重建与政治解决方案联系起来,这个解决方案是叙利亚人的问题,因此,为什么要将政治解决方案与叙利亚重建的政治条件联系在一起?!重建问题是叙利亚人民今天直接关心的经济和人道主义事情,其中包括确保国内外的流离失所者和流亡者重返自己的家园。

难民问题

有关叙利亚难民重返问题倡议,亚历山大·扎斯皮金表示称,他的国家目前正在叙利亚工作,正在重建道路和公众设施及医院等基础设施,他并表示,“这是我们倡议的一部分。”

俄罗斯大使亚历山大·扎斯皮金并补充道,“叙利亚部分地区从恐怖主义控制中解放之后,我们可以对很多流离失所者说:你们回来吧,因此,我们对国际社会表示称,现在是时候我们在这个领域开展工作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