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对非洲的三次入侵

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对非洲的三次入侵
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对非洲的三次入侵
阿卜杜勒·哈米德·本·塞勒姆

近日来,犹太复国主义者对非洲和我们的阿拉伯世界不断发起袭击,在每个国家采取了不同的形式,但其在非洲表现出一种明显的傲慢,毫不犹豫且毫无羞愧地无视自己的错误。
 
第一次入侵,这次袭击发生在非洲国家独立的黎明时期,当时,他们认为非洲国家是殖民国家非法产物,一些非洲统治者对犹太复国主义持有天真或善意地看法,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国土面积很小的国家,人口稀少,地理偏远,不对非洲构成殖民威胁,但该国拥有大量的物质和技术能力,可以在建设阶段提供帮助,因此,该国将成为理想的合作伙伴,可以从他的经验和经历中受益,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和劣势。

值得注意的是,像刚果这样的国家,在52年后从比利时殖民主义中脱颖而出,当时只有30名相对合格的人来担任管理职位。

这种关系不断得到繁荣和发展,直到25个国家在67年中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建立了友好关系,当占领了更多的阿拉伯领土之时,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现实和敌对性质被暴露出来,阿拉伯外交在揭露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中发挥了作用,类似于在南非实施的种族隔离制度,非洲国家对这一实体的怀疑不断增加,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关系也不断恶化,直到74年初,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保持关系的非洲国家缩减至仅有5个,几内亚是第一个打破这种关系的国家。

然后是第二次入侵,从《戴维营协议》到《奥斯陆协议》,非洲国家感到了阿拉伯国家的背叛,非洲国家对阿拉伯国家的失望不断增加,这是由于阿拉伯国家长期对非洲国家承诺提供援助,但是并没有寻找到实施援助的方式,因此,这种关系又重新开启,在20世纪90年代末,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达到了40个国家,并在11个国家(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肯尼亚、安哥拉、喀麦隆、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埃及、南非和毛里塔尼亚)开设了大使馆。

第三次袭击伴随着阿拉伯之春事件及其对反革命的影响之中, 2014年荷兹利亚会议提案确立了以色列安全理论中的四项新原则,以便能够应对迅速的地区变化,四项新原则即(预防、先发制人、与美国结盟、适应),以此来取代 “本-古里安”原则,即所谓的口头法,它定义了自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建立至今的安全准则,这些安全准则是基于(威慑、预警、军事优势和防御),继而转向在三个层面建立一个新的地区联盟趋势,其中包括通过支持和平倡议与海湾国家和沙特进行联盟,然后是东非地区,特别是尼罗河流域国家,接着是地中海国家,特别是塞浦路斯和希腊,为了能够威胁阿拉伯国家和马格里布地区的国家安全,而不会将红海变成阿拉伯湖,并为了应对阿拉伯和阿尔及利亚对非洲联盟的影响,因此,以色列在国际论坛和组织中获得非洲人的支持。

今天,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从乍得传播到马里,在从马里传播到摩洛哥,并从摩洛哥对阿尔及利亚进行威胁,同时,以色列试图通过占领港口、水资源和财富将红海变成犹太复国主义湖泊,并致力于将非洲撒哈拉海岸变成充满武器和恐怖主义的犹太复国主义沙漠海岸,以此对非洲、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进行威胁。

为了进行第三次入侵,以色列试图继续完成第一次入侵和第二次入侵中未能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非洲国家。

该文章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的直接立场或观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