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种族主义的泥潭”:犹太人相互讨厌

以色列“种族主义的泥潭”:犹太人相互讨厌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在特拉维夫示威,抗议一名警察杀害了埃塞俄比亚青年 (路透社)
字体大小
当地时间11日,一架载有82名埃塞俄比亚犹太移民的飞机降落在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机场,根据《回归法》他们将成为以色列公民,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就在几天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在特拉维夫示威抗议遭受歧视。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抗议活动爆发的导火线是,一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犹太年轻人亚虎达·白伊达扎于1月底在特拉维夫南部巴特雅木持刀时遭一名以色列警察杀害,他的家人说他患有精神疾病。

以色列《新消息报》援引一名抗议组织人士达斯利特克拉的话称,“我们正面临一支像犯罪团伙一样的警察部队,他们是凶手,已经从暴力转为谋杀。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杀死了10人。以色列国家和政府将我们的宽容解释为恐惧。”

模糊东方文化

1950年,总理大卫本 - 古里安(1948-1953和1955-1963)就犹太人从不同文化背景(东方和西方)移民到新实体(以色列)以创建一个新的同质犹太社会的计划发表了演讲。

本 - 古里安称他的计划为“熔炉”,并呼吁将犹太人融入一个机制,以生产“新的以色列犹太人”。这些 新的犹太人是大熔炉的产物,被称为“萨布拉犹太人”。

本 - 古里安在讲话中说:“当一名来自伊拉克的犹太人抵达这个国家的时候,他成为一名伊拉克犹太人,并专注于伊拉克。当一个伊拉克犹太人在移民营遇到罗马尼亚犹太人时,他们会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差异和距离。他们将无法沟通,因为他们的生活如此不同,他们不能在短时间内融合和同质化。”

他说道:“虽然是遥远、不同的部落聚集在一起,但更确切来说,是不会同质化的碎片聚集在一起,并将他们聚集在一个地方,突出他们之间的差异。”

后来,由于白人统治阶级对有色犹太人的优越主义和种族主义行为,本 - 古里安的计划失败了。

歧视

根据海法大学研究员和讲师阿利赫·基扎尔博士在其著作《以色列的新东方故事》(2015年)中的说法,阿什肯纳兹精英(欧洲血统)在“大熔炉”政策中实施教育措施,包括公开及非公开歧视,其中就有针对西法尔迪犹太人(东方血统)的行动。

巴勒斯坦以色列研究中心(MADAR)主任哈尼达·加尼穆说,“大熔炉计划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欧洲犹太社会,但以色列社会走向不同。它往往是宗教的,不那么世俗,而且更右翼。大熔炉的想法与当时的犹太人无关。”

关于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加尼穆认为,“他们条件特殊,是背景薄弱的少数人。他们面临的问题与其他国家现有移民面临的问题相似。他们对新社会的适应非常缓慢。”

以色列的犹太人社区包括西方和东方犹太人,后来有俄罗斯和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加入。

巴勒斯坦以色列研究中心在其2017年的战略报告中表示,东西方的比例很难量化,但是,以色列统计中心2015年的报告指出,西方犹太人比东方犹太人少,但没有具体说明数字,该中心尚未就这方面进行报道。

据中心统计,截至2017年底,约有148,000名埃塞俄比亚人居住在以色列,其中87,000人出生在埃塞俄比亚,约61,000人出生在以色列。

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事务专家尤里·戴维斯教授表示,“犹太人对犹太人的种族主义或仇恨反映在殖民地 - 犹太复国主义定居点 – 政治解决巴勒斯坦的人口历史,欧洲德系犹太人大批移民,直至1948年建立种族隔离国家。”

在1948年之后的二十年里,非欧洲血统的“有色”犹太人,特别是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大批大批地到达以色列,并被称为东方(米茲拉希)犹太人。

差距

Ono Academic College学院院长尤瓦尔·巴山教授在其一项以色列研究(2008年8月出版)中揭示种族主义形式,其中,他表示,在以色列劳动力市场上,西方和东方犹太人之间存在巨大差距。

该研究由第二频道(现为第十二频道)发布,其中显示78%在政府工作的决策者是西方犹太人,相比之下,东方犹太人占22%。

60%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负责管理政府机构的人力资源部门,而东方人则占40%。

在著名律师所,西方裔犹太律师的比例为84%,东方犹太人为16%。

在审计师市场中,西方犹太人的比例为73%,东方的为27%。

在工资方面,该研究表明,69%的西方犹太人在大公司高薪职位,而东方犹太人的这一比例为31%。

有变化吗?

根据海法大学研究员和讲师阿利赫·基扎尔博士的说法,在反犹太复国主义的“旧东方斗争”的大部分阶段——被认为 “犹太人民的解放运动”或反“国家犹太人的合法性”——反抗者要求的是东方人和阿什肯纳兹人之间公民身份的平等。

加尼穆表示,“以色列社会发生了结构性变化。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人,如东犹太人和发展城镇(边缘城市),已经变成了中心,尽管阿什肯纳兹企图将他们边缘化,但他们仍然是决策过程的核心。”

“例如,80%的利库德集团成员都是东方犹太人,他们也在工党中占有突出地位,”她说,“还有其他人口变化,比如最近比较作用突出的以前被边缘化的哈雷迪犹太教。”

但加尼穆说:“统计数据表明,西方和东方犹太人之间仍存在巨大差距。例如,极端正统犹太人中存在大量贫困人口,其中大多数是东方血统。”

随着这种种族主义现实继续存在,东方犹太人继续要求平等权,特别是很多以色列官员认为该国是“中东的民主绿洲”。
文章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