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民主制度之敌正虎视眈眈

活跃人士:人民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并因此渴望取得非凡的成绩[欧洲媒体]
活跃人士:人民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并因此渴望取得非凡的成绩[欧洲媒体]
美国华盛顿某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丽贝卡·汉密尔顿在美国杂志《外交政策》上发表的文章中警告称,苏丹民主制度的敌人正虎视眈眈,虽然苏丹人民成功推翻了“暴君” 巴希尔的政权,然而这个国家如今仍在“为了维护自由而斗争。
 
丽贝卡认为,巴希尔长达30年的统治浪费了苏丹的人力、财力以及自然资源。
 
丽贝卡还指出,当前掌权的苏丹过渡政府,肩负着为新苏丹奠定基础的任务,而这人基础主要包括三大支柱:自由、和平与正义。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苏丹过渡政府已经制定了16项举措,包括解决经济危机、防止经济进一步恶化、建立法治国家及相关制度。
 
丽贝卡认为,即使政府顺利度过了为期三年的过渡时期,但这仍然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她补充道,而且并不完全清楚政府是否能顺利度过这段时期。
 
她强调,未来几个月很可能将决定苏丹的民主制度是否会在诞生之前死去。
 
这位美国学者还认为,苏丹国内存在的部分威胁可能会阻止苏丹进入原定于2022年举行的民主选举。
 


全国大会党与“根深蒂固”之国
 
丽贝卡表示,苏丹民主制度面临的第一个威胁,来自全国大会党及其支持者,虽然过渡政府最近颁布了解散该党的立法,但是该法律的通过并不意味着全国大会党的成员将会离开政治舞台。
 
尽管全国大会党的成员被禁止参加新的立法委员会,但是他们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来破坏过渡政府试图进行的改革。
 
丽贝卡举出例子,证明全国大会党的支持者通过清真寺和社交媒体等平台参与了此类运动,但是,他们的目的是催促人们改变他们对于过渡政府的立场,声称过渡政府的部长们坚持通过建立尊重人权的世俗国家,来破坏苏丹的传统文化。
 
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证明过渡政府所面对的“根深蒂固之国”造成的另一个威胁:虽然有部分政府成员并不同情全国大会党,但是部分人员也将竭力阻止变革的进行。
 
提前举行选举
 
证明威胁存在的第三个例子是,现有的政治精英可能要求提前举行选举。根据过渡时期法律的规定,过渡政府或主权委员会的成员均无权参加在2022年举行的选举,这就意味着,当前的反对派——其中一部分还是在巴希尔时代之前或是在巴希尔时期成立的——不会在过渡时期内拥有过大的直接权限。
 
作者认为,这些规定的明智之处在于,过渡时期将为年轻一代(其中许多人在革命期间参与了政治活动)提供时间,为参与选举作准备。如果选举能在既定日期之前进行,这将符合现有政党的利益,并很有可能在最后胜出。
 
在丽贝卡看来,更为糟糕的是,苏丹的军队、快速支援部队以及内部安全部队,都存在着忠诚、利益、文化上的冲突,从而可能为这些安全部门之间爆发冲突制造机会。
 


快速支援部队
 
根据这篇文章的观点,阿联酋、沙特、欧盟等外国势力向苏丹提供了财政援助,类似于快速支援部队所提供的“服务”。
 
丽贝卡在这篇文章中指出,快速支援部队(类似于民兵组织),其成员在也门充当雇佣军。此外,欧盟也利用这支武装作为在苏丹及其周边国家打击贩卖人口活动的工具。作者指出,这种关系现在已经暂停了。
 
丽贝卡同时也是《为达尔富尔而战》一书的作者,她声称,很难追踪巴希尔时期流入苏丹的资金,但是,可以确定由哈米德提领导的快速支援部队“卷入了”非法走私活动,范围从开采金矿(由哈米德提拥有的达尔富尔矿山)直至军火贸易(由邻国中非共和国购买)。
 
她认为,在对这些行动进行调查之前,任何由平民领导的政府都将无法完全避免政变的威胁。
 
尚未解决的冲突
 
此外,在苏丹外围地区还存在部分尚未解决的冲突,包括达尔富尔地区、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河地区。丽贝卡认为,与这些地区的武装团体达成和平协议,不仅对国家稳定至关重要,还能促使过渡政府实现其革命的目标,即建立一个能够容纳所有苏丹人民的国家。
 
丽贝卡赞扬了过渡政府关于推迟组建立法委员会的决定,直至与武装团体达成和平协议,以便能使“边缘化”的地区代表加入其中。她认为,这项决定在短期内是一项“明智”之举。但是她警告称,不应当无限期地推迟立法委员会的建立。
 
而最后一个威胁就在于:制造革命的人民,如果看不到日常生活中出现明显的改善,那么他们将收回对过渡政府的支持。这一威胁使得“经济复苏”成为了过渡政府在一系列紧迫问题中的重中之重。
 
正如一位抗议领袖所说的那样(作者并没有公布其身份),“人民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然后期望政府能够取得非凡的成绩”。
 


全面清洗
 
丽贝卡表示,通过近期对苏丹的访问,她很清楚过渡政府在历经30年的“专制”统治之后,要实现自由、和平与正义的原则,所需要面临的挑战的规模。
 
正如文章所说,过渡政府很容易实现许多苏丹人的愿望:他们渴望全面净化这个国家,并完全去除那些与前政权存在联系的人员。
 
但是作者指出,这一举动无非是苏丹自独立以来,一直身处的危机漩涡的延续。
 
丽贝卡还在文章中提到,在她访问喀土穆期间,她切身感受到了苏丹的国家机构,曾在巴希尔的统治之下所受到的腐败与破坏。
 
丽贝卡还表示,她会见了奥姆杜尔曼医学院的总干事穆罕默德·哈吉·哈米德,当时他手里有很多的文件,丽贝卡称,这些文件揭露了医院内存在的部分腐败。
 
她援引哈米德的话称,这些文件提示了部分与前政权相关的工作者是如何管理医院的,他们曾试图将本应用于治疗病人的资金,转移到那些效忠全国大会党(当时的执政党)人员的腰包内。
 
腐败案例
 
根据这些文件提供的数据,在这家执政党的附属医院内,6名来自执政党的普通医生,他们每个月的工资是340美元,而非全国大会党成员的医生,他们的工资则以苏丹镑支付,相当于每月40美元。
 
苏丹周边有包括利比亚、埃及和南苏丹在内的七个国家,还有像博科圣地和索马里圣战者青年运动这样的恐怖组织,一旦苏丹的过渡措施失败,那么该国未来很可能出现严重的转折。
 
虽然作者还强调,不应当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失败,因为仍存在途径能够带领国家向前进,只要那些希望在过渡时期之后看到一个民主苏丹的各方都能参与进来。
 
在丽贝卡看来,这也许需要对过渡政府保持耐心,接受它的暂时的起起伏伏。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