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人展望2020年:特本总统和人民运动 谁是赢家?

阿尔及利亚人期待人民运动与权力金字塔中的政治发展互动(半岛电视台)
阿尔及利亚人期待人民运动与权力金字塔中的政治发展互动(半岛电视台)
阿卜杜勒·哈基姆·哈达卡-阿尔及利亚
 
在2019年的最后10个月,阿尔及利亚经历了历史上的关键阶段,在此期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和平革命,其中军队护卫了人民运动,没有伤亡。
 
20年的统治之后,革命推翻了布特弗利卡总统政权,在布特弗利卡时期,最强有力的统治标志是逮捕安全官员、政府官员和富商,阿尔及利亚见证了针对他们的历史审判。
 
在选举条件的支持者与反对者的紧张气氛中,10个月的斗争以12月12日选举新总统而告终,阿尔及利亚人仍然坚持每周举行抗议活动。
 
阿尔及利亚军队参谋长艾哈迈德·盖德·萨拉赫于12月23日突然去世,由于他在最后阶段的决定性作用,这引发了人们对新年的猜测。
 
半岛网关注了阿尔及利亚人对2020年祖国的未来前景的期待,此前,在拒绝整个政治轨道的运动持续不断的情况下,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当选新总统。 
 
商人拉赫达尔·拉扎克·巴拉认为,选举后,阿尔及利亚人更加乐观,因为选举使阿尔及利亚保持了宪法合法性。总统有许多张牌,可以打破运动的复杂性,并吸引运动中的参与者,与认同过程中,融合支持它的势力愿景,其中最重要的是就组建政府进行谈判。
 
而法国的外籍医生萨伊德·本·奥马尔说,阿尔及利亚面临着新的民事和军事权力、真正的运动和反对派,这为双方极端分子提供了机会。新总统呼吁,加快采取镇定措施,建立一个廉洁的政府,实行媒体开放并展开对话,以避免重返,或发生暴力对抗并引发外界干预。
 

盖德·萨拉赫的集体葬礼是一种手段,让我们承认宪法选择对于摆脱危机的重要性[欧洲媒体]

一种行为
 
但是,人力发展培训师乌姆·塔哈认为,对于运动人士,选举没有意义,只有少数人因为担心国家、渴望安全与稳定而憎恨选举。她预计,这一运动在2020年期间将继续强劲发展,尤其是该组织似乎已重获新生。
 
“道路运动”协调员穆尼尔说,阿尔及利亚人的期望太高,一年之内无法实现,因为腐败、暴政和可怕的事情是毁灭性的。 
 
他补充说,如果总统及其继任者继续仅按照专制方式,进行对话,他将一败涂地,这将是政权失去人民史上的又一个关键时刻。 
 
他强调,由于其年龄和40年在权力机构的成长经历,新任总统无法提供任何新的创造性解决方案,他将不断重复,尽管这种方式可能不会使人们震惊,或使他满意。
 
连续性
 
拉姆齐说,当前和不久的将来的管理,将取决于当局回应悬而未决的要求的意愿,此外还有如今势力在对话、议会和宪法修正案上的立场。
 
他认为,特本总统有解决合法性危机的历史性机遇,可以通过与运动人士和人物进行谈判,这一运动是人们的馈赠,其作用是监视、要求和积极压力,因此,根据书面的政治观点,它必须继续,并以其口号、优先事项和管理工具而独树一帜。 
 
“决定运动”领导人哈姆扎·胡萨姆说,与总统的权力和宪法合法性相比,未来运动的预期行动将与他的权力大小有关,因此,总统能力停滞不再是可能的,相反,现在余下的进程是走上变革之路,这要通过有助于完成民主过渡
进程的新工具。
 
他补充说,阿尔及利亚正迈向不同的政治时代,充满精英和新做法,阿尔及利亚将继续讨论建立新秩序的变革要求,如果进行真正自由的对话,那么阿尔及利亚肯定会迈向建立理想的民主的道路。
 

军队参谋长盖德·萨拉赫辞世为特本总统带来了更大的行动空间[欧洲媒体]

自由的总统
 
另一方面,瓦尔格拉大学法学院院长波尼亚似乎很乐观,特本总统有能力打破对话的情结,预计将在2020年后半年通过全民公投修改宪法,有可能在2021年解散议会和地方议会,并举行提前选举,这是可行、有效的措施。
 
他补充说,由于新的事态发展,特本总统可以自由行动,而军队参谋长盖德·萨拉赫辞世,赋予他更大的合法性,集体葬礼只是一种工具,他们认识到宪法选择对摆脱危机的重要性。在总理宣布撤换内政部长的陪同以向其他人发出强烈信号后,在宣布政府诞生时,总统将说服群众接受对话并为他辩护。
 
而历史学家法拉德认为,阿尔及利亚正处于不同运动并起的时刻,人民以和平的方式,致力于将个人神圣的魅力合法性统治的国家,转变成由理性合法性统治的国家,其支柱是法律和强大的机构,遵循分权、权力轮换以及司法和媒体独立的原则。 
 
他补充说,随着现任政权忠实守护人军队参谋长盖德·萨拉赫辞世,特本通过选举担任总统,总统已经变得无所不能,对历史负责。 
 
分析人士法鲁克·塔伊福说,总统选举并不完美,但这为未来打开了一个窗口,有义务创造一个新的机会,以商定一种方法来完成大众需求的体现。他呼吁,反省过去的错误,展望未来,这要通过广泛的对话、组建人才聚集的政府、采取政治平息措施、开放媒体和协助人民运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