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东将走向何方?

2020年中东主要趋势仍将取决于长期冲突(半岛电视台)
2020年中东主要趋势仍将取决于长期冲突(半岛电视台)
英国“中东眼”网站的很多作家对2020年中东地区可能发生的主要事件进行了评论,该网站主编大卫·赫斯特首先提出质疑:谁将能扑灭中东地区冲突之火?

笔者认为,新的一年及未来十年只会让我们情况更加险恶,而长期以来作为进步典范的西方世界也正经历着深刻的政治危机,英格兰和威尔士的选民选择了战后历史上最为动荡不安的英国首相约翰逊,这是自撒切尔夫人以来最大的任务。

大卫·赫斯特表示,之所以选择英格兰和威尔士,是因为毫无疑问,如果有机会,大多数苏格兰人会选择离开始建于1707年的英国。

赫斯特指出,白人右翼民族主义“病毒”已经在整个欧洲和美国蔓延,并警告称,2020年意大利新法西斯同盟兴起以及组建政府的可能性很大。

他并补充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将继续对中东产生深远影响,赫斯特表示,无法预测西方在该地区行动以及缺乏连贯的政策将对诸如土耳其、伊朗和以色列等区域参与者产生何种影响。

赫斯特认为,海湾地区正面临爆炸的危险,但他仍赌注于2020年中东主要趋势是针对伊朗的战争,他并表示,无法预测海湾地区的军事行动,该地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稳定的,因此,点燃第三次海湾战争不会花费很多。

赫斯特表示,美国人对此表示担忧,这就是为何美国方面最近付出巨大努力,以公开支持卡塔尔(伊万卡·特朗普今年出现在多哈论坛上),旨在向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施压,以迫使其进行会谈,旨在结束长达两年的封锁。

关于利比亚内战问题,赫斯特预计,这场战争很容易从街头蔓延至的黎波里街头,除非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达成类似于阿斯塔纳协议的共识,因为随着数百名俄罗斯雇佣军的到来,利比亚军事平衡近期似乎开始变得有利于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武装部队。


伊拉克未能就任命新总理达成共识而出现的动荡局势[半岛电视台]

另一方面,作家玛达维·拉希德(Madawi Al-Rasheed)预计,领导层的改变将为沙特阿拉伯带来更美好的未来。她认为,如果以取得的成就来衡量成功的话,那么在过去一年中,由沙特王储本·萨勒曼领导的沙特王国在很多方面陷入了更深的泥潭,当地国内局势充斥着改革与镇压的矛盾。

有关地区局势升级问题,油田两次遭遇袭击阻碍了石油的生产,与海湾邻国卡塔尔的和解进程在开始前就中止了。有关全球局势升级问题,本·萨勒曼仍然挽救了他的可靠领导者声誉,此前,他在也门进行了长达五年的军事冒险,并经历了沙特记者卡舒吉2018年被谋杀事件,这两个事件都挫败了他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并使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全球市场上失去了公开募股的吸引力。

这三个方面证实沙特王储仅在破坏沙特信誉和无可挽回地损害其声誉方面取得了“成功”。

作者认为,如果继续镇压及其在地区的冒险行动,明年的沙特阿拉伯将并不光明。这位作者并表示,领导层的改变有望为沙特王国带来更美好的未来,并有望恢复其在国际上的形象。

意大利前外交官马可·卡内洛斯(Marco Carnelos)认为,2020年中东的主要趋向将仍然取决于所谓“阿拉伯北约”与抵抗轴心之间的长期冲突,前者包括美国、阿联酋、埃及和沙特阿拉伯,而后者则包括伊朗、叙利亚、真主党和伊拉克及也门境内亲伊朗的民兵组织,两大阵营都在争夺该地区的领导地位。

卡内基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哈里斯·哈桑认为,2019年将被铭记为伊拉克现代历史上爆发的规模最大、最持久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伊拉克的政治精英正面临者人民前所未有的审查。

据预计,伊拉克无法实施重大改革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民众示威抗议活动,政治精英们始于选出新总理的下一步举措,将为2020年事态发展定下方向。

来源 : 中东之眼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