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是修复特朗普与福音派关系的密码吗?

多位宗教领袖来到白宫为特朗普祈祷(路透社)
多位宗教领袖来到白宫为特朗普祈祷(路透社)
穆罕默德·闵沙维-华盛顿

就在三年前,有81%的福音派选民投票支持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如今,两者之间的关系在2020年总统大选来临之际正在接受考验,据称,最高法院很可能会是修复这种破裂关系的密码。

这种关系裂痕在支持总统特朗普的福音派圈子里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与讨论,此前,美国基督教福音派主流媒体《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罕见地刊发关于政治议题社论,以严厉口吻批评特朗普总统,称他应该下台。

社论中采取的立场与这个福音派主流媒体在1974年弹劾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及1998年弹劾民主党前总统克林顿时所采取的历史立场是一致的。

在尼克松事件期间,《今日基督教》发表社论称, “毫无疑问,在1972年选举中投票支持尼克松总统的人都对他失去了信心。无论尼克松被判有罪还是无罪,以及他是否被免职,尼克松都是水门事件的幕后黑手,必须承担责任并下台。”

《今日基督教》在克林顿问题上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其表示,“即使在揭露事实之后,克林顿总统仍无法说出真相,这在威胁着美国民族的结构,尽管政客不断谴责其竞选誓言,但他们在获取权利后不应该再撒谎,他们必须讲真话,尤其是当他们宣誓就职时。”

因此,毫不奇怪,一篇题为《特朗普该被免职》的社论将震惊那些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福音派教徒的信念和信心。

《今日基督教》总编辑马克·加利(Mark Galli)认为,特朗普“已失去执政的道德基础”。

这篇社论激怒了特朗普,他在推特上愤怒地发文称,“这是一本左翼杂志,其创立者都不知道如何解读出色的通话记录。”

特朗普指的是他与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之间的通话记录,该通话记录引发了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特朗普将该社论作者形容为“不忠诚,想要剥夺你们的宗教信仰和武器”。

福音派的团结与分裂

福音派人士将那些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基督教同僚称之为“伪基督教”。

关于特朗普的道德危机,福音派卡尔文大学的学生克里斯汀·雷耶斯表示:“像许多年轻的福音派传教士一样,我感到我们在政治上无家可归。特朗普不再代表我们,我们不能再次投票支持他。”

在特朗普对来自中美洲国家移民采取严格政策之后,部分福音派团体与特朗普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距离。

将移民儿童与家人隔离并以不人道条件拘留他们的政策造成了福音派人士和特朗普之间深深的裂痕。

雷耶斯认为,福音派人士和特朗普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她表示,福音派青年们并不认同特朗普采取的系列政策,例如反对 “同性恋”权利或针对堕胎和移民问题的政策。

另一方面,支持特朗普的近200名福音派团体领袖联名发表信函,谴责《今日基督教》杂志发表社论。

这些福音派领袖在信中 表示:“你的攻击性文章质疑了成千上万认真遵守公民和道德义务教徒的精神品格和基督教证词。”

他们在信中还补充道:“你的文章不仅针对我们的总统,而且还针对支持我们总统的那些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福音派传道者宝拉·怀特[路透社]

最高法院的秘密

但是,考虑到特朗普已经使最高法院倾向于解决该教派利益焦点所在问题上,因此,福音派很可能就特朗普问题达成共识。

卡尔文大学的艾默生·西尔弗奈尔教授对福音派支持特朗普的原因进行解释称,“最重要的问题与特朗普对最高宪法法院法官的选择有关,而这些选择是支持特朗普的最重要理由。”

但他补充说:“尽管如此,我不确定是否会在2020年大选中投票支持他。”

另一方面,一些福音派团体区领袖称赞特朗普的行为,并对他进行支持说,“他就像一个虐待妻子的丈夫,但与此同时,他还是孩子们的慈父,并为他的家庭提供所需要的一切,我们必须最终接受他并给予他所有的支持。”

最高法院在这一领域的中心地位来自其超越立法和行政权力的裁决,这些裁决对宗教基督徒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法院在堕胎、同性恋婚姻和宗教学校课程方面起着决定性作用,而这些问题在保守派福音派人士中最为重要。

倾向保守派

特朗普已经对最高法院任命了两名法官,这使其由一个自由派控制的法院转变为一个具有保守派倾向的法院。

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符合福音派团体领导人利益。

随着两位自由派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和斯蒂芬·布雷耶的离开,最高法院将被保守派称霸,现年86岁的金斯伯格和现年81岁的斯蒂芬·布雷耶都是由民主党前总统克林顿选择任命的。

根据在7月和8月进行的民意测验显示,94%的共和党人反对弹劾特朗普。

根据宗教研究所数据显示,在众议院完成调查并投票谴责特朗普之后,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没有变化,仍达93%。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