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地区局势发展 阿尔及利亚是否放弃其军事传统?

阿尔及尔西部歇尔谢尔学院(Military Academy of Cherchell‎‏)的军官毕业典礼(路透社)
阿尔及尔西部歇尔谢尔学院(Military Academy of Cherchell‎‏)的军官毕业典礼(路透社)
法蒂玛·哈姆迪-阿尔及利亚
 
由新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领导的阿尔及利亚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宣布举行会议和代理陆军参谋长赛义德·沙恩盖利哈出席此次会议,引起了阿尔及利亚国内外舆论争议。
 
此次声明与最高委员会上次宣布举行会议已相距多年。当时,在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邀请突尼斯、卡塔尔和阿尔及利亚参加柏林会议讨论利比亚局势之后,委员会做出决定,立即在区域和国际上重新激活阿尔及利亚的作用。
 
观察人士对委员会作出这一决定的背景表示疑问,该声明是否旨在使阿尔及利亚脱下不干涉外部的斗篷、建立自独立以来不断寻求的区域角色,还是仅仅是向新的对话和调解工具迈进、远离将军队“卷入”到邻国内部冲突中?
 
军事信条
 
自58年前独立以来,阿尔及利亚秉承观察者和改革者的心态,对自给自足政策感到满意,除调解外不离开自己的圈子,为解决危机做出贡献,使阿尔及利亚的名字与和平挂钩,但有人对这种中立性表示批评。
 
解决了非洲大陆上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之间最古老、最猛烈战斗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阿尔及尔协定》、为解决马里危机进行的调解、在利比亚和萨赫勒地区做出的努力以及其他倡议,并没有帮助阿尔及利亚在那些希望其证明自己担当得起“地区力量”称号的国家面前展现自己。
 

阿尔及利亚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在总统就任仪式上[欧洲通讯社]
 
在过去几十年中,阿尔及利亚一直热衷于坚持“军队是和平与安全力量”的信仰,不参与任何边界外的“战争”,保持自己在支持世界一些地区的解放运动方面发挥的作用。
 
阿尔及利亚近60年没有退让这一原则,也没有就其不派兵出国境作战的战略选择进行谈判,即使在最恶劣的条件下,例如其驻马里领事馆遭到猛烈袭击以及7名外交官被一个恐怖主义集团绑架的情况下仍是如此。
 
2013年初该国东南部边界处一个石油基地的暴动并没有使阿尔及利亚外交改变其战略,而是坚持其保守态度,致力于与各方保持相同距离,并通过和平与软性方法解决任何冲突。
 
区域和国际角色
 
观察家提出这样的想法,是时候让阿尔及利亚发挥与其规模相称的作用,同时又不背离其原则,阿尔及利亚反对外国对马里和利比亚进行干涉,甚至反对阿拉伯国家对也门危机进行干预。
 
自2011年以来,尽管面临要求其成为中东地区区域和国际转型一部分的国际压力和要求动用军队的强大呼声,阿尔及利亚外交始终保持原位,坚持其首要原则。
 

阿尔及利亚已故军队总参谋长艾哈迈德·盖德·萨拉赫的葬礼[欧洲通讯社]
 
阿尔及利亚做出了一些选择,政治局势追随者认为这些选择 “更成功、花费更少,突破了某些人所谓的封闭原则,但不背离军事传统。”
 
近60年来,没有一个阿尔及利亚士兵参与过国家外任何行动,该国对军队跨境作战的集体记忆仍仍停留在67年前和73年前对以色列军队的作战上。
 
坚持原则
 
宪法专家纳赛尔·布加萨拉博士说,阿尔及利亚坚持自己的原则,尽管面临“要求遵守联合国法规的压力,不像某些成员国以虚假证据为借口,派遣军队加深冲突,而不是按要求的那样平息冲突。”
 
布加萨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最高安全委员会做出的声明不是自然而然的,“因为这类会议不是公开而是秘密进行的,其宣布有着对外传达的目的和信息。”
 
布加萨拉认为,在此特定时期宣布举行会议“传达了回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邀请的信号”,并解释说,“阿尔及利亚共和国总统与军事领导人和总理进行会晤,其最重要目的之一是宣布阿尔及利亚即将面临的危险。”
 
不会进行军事干涉
 
另一方面,联合国前国际观察员艾哈迈德·卡鲁什排除了阿尔及利亚回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邀请的可能性。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中指出,“阿尔及利亚不可能加入反对其兄弟利比亚的政党”。
 
卡鲁什补充说:“在利比亚发生的事情将影响到阿尔及利亚,而后者绝对不会派遣其军队到境外,甚至总统声明说,阿尔及利亚将采取安全措施保护其边界,并将采取外交政策寻求解决方案。”
 
安全专家艾哈迈德·卡鲁什认为,“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的地理边界延伸超过1000公里,这使其中一个的不稳定必然影响另一个。”
 
卡鲁什预测,“战争将在接下来几周内在利比亚土地上爆发,并且将会发生一场小型战争,而且可能是地区性的,这使阿尔及利亚感到此事的严重性,并加快了最高安全委员会会议进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