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协议后:以色列是否被困在地中海上?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takes part in the inauguration event of the newly arrived foundation platform of Leviathan natural gas field, in the Mediterranean Sea, off the coast of Haifa, Israel January 31, 2019. Marc Israel Sellem/Pool via REUTERS
内塔尼亚胡今年年初参观位于海法附近的以色列天然气勘探平台[路透社]
安卡拉 – 扎希拉·比克
 
以色列暗中对利比亚与土耳其签署的地中海计划协议的影响感到担忧,但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却公开宣称,“未经土耳其的同意,以色列不得经地中海运输天然气。”
 
埃尔多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土耳其绝不允许其他国家在地中海采取任何单方行动,在我们与利比亚签署谅解备忘录之后,希腊、埃及、以色列和塞浦路斯不得在未经我们同意的情况下采取任何行动。”
 
2019年8月,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中心曾呼吁密切监控土耳其在利比亚的作用,鉴于土耳其认为加强其在利比亚的影响力,是对抗以色列、希腊、塞浦路斯在天然气开采与能源经济领域内合作的一种方式,而利比亚当前的转变可能会对以色列的战略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土耳其与以色列之间的冲突
 
利比亚专家、伊斯坦布尔战略研究中心负责人纳扎尔·卡雷克什表示,“在东地中海上发生的冲突,其本质并不在于天然气,因为该地区的天然气储量仅占全球总储量的1%,这么少的储量尚不足以引发这场国际冲突。”
 
undefined

纳扎尔向半岛网记者指出,这个问题与以色列通过拟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项目而在国际舞台上出现相关,因此,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从土耳其到利比亚的水域边界,将使土耳其也成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因为经土耳其的天然气运输线路将更为便宜和方便。

 
纳扎尔同时还排除了土耳其和以色列在东地中海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此外,美国也绝不允许地区两大盟友之间发生冲突。纳扎尔认为,双方很可能会签署一项折中的协议,可将天然气输往欧洲,且使两国从中受益。
 
埃及方面,虽然土耳其和利比亚的协议给埃及提供了地中海水域控制权的新面积,但是埃及政权仍对这项协议感到愤怒,这是因为埃及在这个问题上采取的是政治化的处理方式——它选择了与以色列结盟以保障塞西政权的延续,因此会不惜牺牲自身利益地去抵抗土耳其。
 
新旧规划
 
海事法专家吉哈德·亚伊吉在安全战略杂志上指出,多年以来土耳其就存在划定海域边界线的想法,因为“土耳其的地理倾斜赋予其划定海域的权利,需与利比亚、以色列和黎巴嫩签署协议来划定边界”。
 
undefined
一艘土耳其制造的船在地中海东部进行石油和天然气勘探[阿纳多卢通讯社]
 
亚伊吉补充道,鉴于利比亚与土耳其的海上情况,为双方划定海域界线是符合国际法与两国利益的。
 
土耳其《沙巴日报》称,土耳其在2011年前试图与利比亚达成协议,埃尔多安也曾在2010年11月亲自带着相关的地图去访问利比亚,但是利比亚革命的爆发阻碍了这项协议的达成。
 
该媒体还指出,土耳其国防部长胡卢西·阿卡尔在2018年11月访问利比亚期间,重新启动了有关海洋主权协议的讨论以达成安全互谅,从而使会谈更加迅速。媒体将这一进展与后来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即哈夫塔尔部队2019年4月上旬对的黎波里发起了军事行动。
 
安全协议
 
受到土耳其政府支持的西塔研究中心战略研究员穆罕默德·朗提西表示,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之间达成的关于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的谅解,推动了土耳其再次争取与利比亚达成协议。
 
朗提西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土耳其与利比亚达成的这项协议是历史性的,因为它是土耳其在其专属经济区与其他沿海国家(除北塞浦路斯以外)签署的首项协议。
 
据信,这将使土耳其在上述地区的大陆架面积增加近30%,更重要的是,它为土耳其提供了一系列可能改变东地中海游戏规则的优势及好处。
 
众所周知的是,土耳其与利比亚存在着经济利益。利比亚拥有非洲最大石油储量,约400亿桶(在阿拉伯世界排名第五,占全球储量的3.76%),此外其天然气储量达54.6万亿立方英尺,在全球天然气储量中排名第21位,土耳其在当地还拥有价值190亿美元的悬置项目。
 
undefined
经土耳其运输的国际石油和天然气管道分布图 [盖蒂图片社]
 
朗提西认为,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利益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双边经济利益,而成为了土耳其提高其地位与影响力战略的一部分,特别是在土耳其与国际、地区各方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此外,这也是土耳其外交政治日益增长的趋势的一部分,这也体现在土耳其签署的防御协议、军火交易、军事行动及基地方面,而在2011年之前,其精力还集中在发展经济层面上。
 
关于土耳其与的黎波里之间的安全协议,目前尚未完全揭示细节,朗提西认为,这是先前协议的扩展,但是它允许土耳其使用利比亚领空并建立军事基地,还允许土耳其进入利比亚水域。

土耳其重视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与哈夫塔尔部队之间重建平衡,后者受到包括埃及和以色列在内的地区力量支持。此外,土耳其还将维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存在置于首要地位,因为土耳其与利比亚的利益与该政府的存在息息相关。

 
朗提西还指出,土耳其的愿望已经超过维持利比亚民族和解政府对的黎波里的控制权,而上升到向其他地区拓展影响力的层面,土耳其与该政府达成的协议,为其向该政府提供军火而增强了合法性,背景是哈夫塔尔从其他国家处得到了大量的军事支持。
 
沉重打击
 
另一方面,土耳其地中海事务战略专家伊梅拉·基克里强调,退役将军哈夫塔尔试图夺取的黎波里,旨在将利比亚纳入以色列与埃及的战线,然后加入地中海上的反土耳其阵营,因此,哈夫塔尔是以色列、埃及的军事代表,后者还受到了阿联酋的资助,以将军事措施转化为政治利益。
 
undefined
以色列在地中海上的天然气平台[路透社]
 
基克里向半岛网记者补充道,利比亚与土耳其签署的协议,挫败了以色列与埃及在利比亚和地中海的战略布局,从而使两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这表明土耳其将在确保地中海能源安全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从而迫使以色列和埃及在该地区采取任何行动之前需要再三权衡。
 
埃及、希腊、塞浦路斯、以色列等国均反对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之间签署的这项协议,希腊还因此驱逐了利比亚驻希腊大使。此外,希腊外交部长访问开罗并与埃及外长举行会谈,以加速希腊和埃及之间有关划定经济区域边界的会谈,
 
同样,以色列也向希腊提供了支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