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之友”会议为苏丹预算带来了什么?

“苏丹之友”会议为苏丹预算带来了什么?
“苏丹之友”会议为苏丹预算带来了什么?
喀土穆 – 艾哈迈德·法德尔
 
喀土穆的地下货币市场以极大的兴趣关注着“苏丹之友”会议的动态,密切注意苏丹镑兑美元的汇率将会继续上升,还是将开始下跌。
 
在苏丹镑兑美元汇率下跌两天之后,在喀土穆俯瞰青尼罗河的友谊宫内举行会议期间,阿拉伯市场仍对其货币市场的复兴持谨慎态度。
 
但是,11日晚上的闭会声明出台之后,地下货币市场又再度沉寂,因为在这场由挪威主持的会议中,并没有达成任何的财政捐款。
 
根据这份声明,会议建议瑞典在明年2月下半月主持下一届的“苏丹之友”会议,并在明年4月宣布捐助的会议之前,在巴黎举行一场筹备会议。
 
信任危机
 
苏丹《舆论报》经济部门负责人辛霍里·伊萨认为,过渡政府与捐款者之间存在信任鸿沟,现在大家都在试探对方履行义务的能力。
 
辛霍里向半岛网记者表示,苏丹总理哈姆杜克及其财政部长埃尔巴达维在会议上提出了一揽子计划与承诺,包括对国际社会产生实质影响的政治与经济承诺。
 
辛霍里补充道,政治方案包括保证提供自由、执行宪法文件并在指定日期举行大选,此外还有实现和平、继续救济进程及加强青年和妇女的权利保障。
 

“苏丹之友”会议并未得到任何财政捐款 [苏丹媒体]
 
经济方案包括强调政府在解决经济困难方面的诚意,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第三个千年目标、支持发展与教育。
 
经验与教训
 
执政的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似乎对捐助者支持苏丹的可能性并不乐观。苏丹正承受着本国货币疲软和高通货膨胀率的困扰,在今年11月,苏丹的通货膨胀率一度达到60%。
 
据消息人士称,主导这场革命的联盟拥有着广泛的政治力量,部分左翼保守党派似乎也完全采取了自由市场的方针,原因是世界银行在诸多类似苏丹的国家内出现的政策失败。
 
自由与变革力量的经济委员会副主席阿德尔·卡拉夫拉认为,捐助并不基于感情和友谊的原则。
 
卡拉夫拉建议不依赖国际捐助者。因为经验表明,1994年10月26日在约旦签署的协议,及1978年9月17日在戴维营签署的协议,都没有得到良好的执行。
 
卡拉夫拉在半岛网的采访中警告苏丹各界不要依赖捐助国。对此,他解释称,2005年4月的奥斯陆会议决定在履行全面的和平协议之后向苏丹提供45亿美元的援助,但是实际上苏丹只得到了8亿美元。
 
参会水平
 
辛霍里·伊萨认为,参与本届“苏丹之友”会议的水平非常合理,由外交大臣玛丽率领的挪威方主持本届会议,并成为了欧盟的良好代表。
 
此外,参与本届会议的还有非洲开发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以及来自24个国家的代表团参加,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瑞典、科威特、卡塔尔、沙特、阿联酋。
 

观察人士认为,苏丹过渡政府与捐助者之间存在信任危机[社交网站]
 
但是,辛霍里还认为,最终会支持苏丹并支付这笔援助,因为2020年的预算与苏丹政府设定的近50亿美元之间存在赤字。苏丹人想要知道,捐助者将如何为其预算提供资金。
 
或许任何与武装运动之间的对实现和平的阻碍,都可能影响苏丹获得国际支持。闭会声明强调,延长谈判进程将无法利用积极气氛所创造的好处。
 
桌子底下
 
辛霍里指出,有些事情仍在桌子底下而没有在“苏丹之友”会议上公开,包括苏丹要求的援助金额,以及如何进行监督。
 
正如苏丹财政部长上个月在华盛顿所说的那样,很可能会建立一个由世界银行管理的信托基金。
 
但是他也指出,这种选择的弊端在于该基金高昂的管理费用,以及需要苏丹政府提供目前尚不具备的地方组成,而且这一举动可以理解为苏丹受到了国际监护。
 
他认为,喀土穆会议与奥斯陆会议之间的联系取决于捐助者履行付款承诺的程度,尽管他认为,“苏丹之友”会议清楚地反映了国际社会对苏丹已经发生的变革持认真态度。
 
苏丹财政部长上个月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苏丹之友”将如何为苏丹提供2020年的预算资金。
 
根据执政联盟经济委员会副主席的说法,随着政府支持面包、能源、药品等措施的继续,在100%地提高工资的20天之后,新的预算即将生效。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