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有关北约命运言论引发广泛争议 若阿萨德袭击土耳其将做何种回应?

马克龙有关北约命运言论引发广泛争议 若阿萨德袭击土耳其将做何种回应?
马克龙:我们正在经历北约的“临床死亡期”(阿纳多卢通讯社)
字体大小
11月7日《经济学人》发表一篇采访,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称,北约正处于“临床死亡期”,该言论在北约内外部引发了一系列评论。

马克龙批评美国和欧洲之间缺乏协调,以及大西洋盟友土耳其在叙利亚采取单方面行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与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共同出席的新闻发布会上立即批评了这一“激进”的判决,“即使我们有问题,即使我们需要康复,我也不认为这种不恰当的判断是必要的。”

斯托尔滕贝格说,同盟仍然“坚强”,并强调美国和欧洲“比几十年前合作得更多”。

但俄罗斯对马克龙的言论表示欢迎,称之为“实话实说”,是“金子般的话语”。

马克龙说:“我们目前正在经历北约的临床死亡。”

法国总统质疑北约命运的强硬言论,将对12月初在伦敦举行的北约伦敦峰会产生重大影响。



他谈到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时说:“美国与北约伙伴之间没有进行任何战略决策的协调,我们还目睹了北约另一伙伴土耳其在我们利益攸关的地区进行侵略,没有协调。”

马克龙说:“发生的这些事对北约来说是一个大问题。”

他说:“我们现在必须弄清北约的战略目标到底是什么。”他再次呼吁“加强”欧洲防御措施。

如果阿萨德发起袭击?

法国总统特别质疑北约宪章第五条款的命运,该条约规定了任何一个北约成员国遭遇袭击时,各方需保持军事团结。

马克龙说:“如果(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决定对土耳其作出回应,第五条款明天会意味着什么,我们会进行干预吗?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他说:“我们致力于与ISIS作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的决定和土耳其的袭击都产生了相同的结果:牺牲了我们在地面上与ISIS作战的伙伴,叙利亚民主军。”

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是叙利亚民主军的主要组成部分,是美国领导的与ISIS作战的国际联盟合作伙伴。

10月9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动了针对其所谓的“恐怖分子”库尔德部队和库尔德工人党的的军事袭击。库尔德工人党自1984年以来一直在土耳其发动血腥叛乱。此次军事袭击距被视为土耳其开绿灯的美国从叙利亚边境点撤军仅隔两天。

欧洲正被边缘化

马克龙表示,“北约作为一个不控制其成员国的体系,任何成员国认为自己有权选择自己道路那一刻,他们就那样做了,这就是发生的事情。”

因此,法国总统认为,“从本质上来看,一方面,拥有一个防御性欧洲至关重要,这赋予了它战略和军事上的自主权,另一方面,与俄罗斯重新开始天真的战略对话,这是需要时间。”

马克龙接受采访时最后对欧洲面临的三大风险发出警告称,“第一,欧洲‘忘记了它是一个集团’;第二,美国政策与欧洲项目的‘分离’;第三,中国影响力的上升,显然正在将欧洲‘边缘化’。”

马克龙表示,“今天,有一系列现象显示我们正在被边缘化。”

法国总统解释称, “欧洲忘记了自己是一个集团,并逐渐将自己视为一个以扩大为最终目标的市场。”其最终反对与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展开加入谈判。

另一个危险来自美国,该国仍然是我们的“大伙伴”,但其却将目光转向了“中国和美洲大陆”,这是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代就开始的一种转变。

马克龙还补充道,“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同意欧洲项目的想法,而美国的政策与欧洲项目向分离。”



最后,第三个危险是世界的平衡随着15年前中国的崛起而发生了改变,这是一个威胁两极世界的变化,这显然将欧洲开始边缘化。

马克龙警告说,“如果欧洲不保持警惕,不了解这种局势并对此作出应对决定,就会存在很大的危险,即我们将来会从地缘政治地图上消失,或者至少我们不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莱比锡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成立于1949年的北约“仍然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战略伙伴关系之一”。

蓬佩奥借此机会回顾了特朗普呼吁北约国家“分担资助资金负担”的要求,此前,特朗普曾在2017年1月声称北约已经“过时”了。

另一方面,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强调了北约在国际舞台上的“关键作用”,特别是在伊拉克和拉脱维亚发挥的作用。

俄罗斯的立场

有关莫斯科方面消息,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对马克龙的讲话表示欢迎,她在Facebook上写道, “这些就像金子的话,是真诚的,反映了本质。这是对北约当前现实的精确定义。”

马克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别无选择,只能与欧洲建立“伙伴关系”,他并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无意成为“中国的附属”,俄罗斯目前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马克龙指出,俄罗斯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与西班牙相当”,且遭遇“人口老龄化”,并且“武装速度比任何其他欧洲国家都要快”,就像在乌克兰,俄罗斯采用了“基于过度军事化和冲突倍增的模式” ,马克龙并补充道, “我认为,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