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格达迪的遗产:极端主义思想的扩散还是标志人物的消亡?

美国方面宣布,巴格达迪已在10月26日在针对叙利亚西北部地区的一场军事行动中死亡[路透社]
美国方面宣布,巴格达迪已在10月26日在针对叙利亚西北部地区的一场军事行动中死亡[路透社]
ISIS头目巴格达迪在美国针对叙利亚西北部的一场军事行动中丧生,在事情发生近一个月之后,吉尔吉斯斯坦学者奥兰·波图比科夫在欧洲“现代外交官”网站上发表的报告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巴格达迪之死是否会影响世界各地对ISIS思想的追捧,还是说这位标志性人物之死,在极端主义运动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作用?
 
波图比科夫在报告中指出,后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表明,极端组织的意识形态并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化,反而,ISIS还利用巴格达迪之死加强其地位,并呼吁其支持者们继续与敌人作战。
 
在上个月末,ISIS下属媒体机构发表声明,确认了巴格达迪之死,并任命库拉什(Abu Ibrahim al-Hashimi al-Quraishi)为巴格达迪的继任者。

对这项声明进行的分析显示,极端主义运动的主要驱动力,并不是某个特定的人物,而是建立“哈里发国”的理想及其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正是这种思想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员前往叙利亚与伊拉克。

 
作为政治伊斯兰问题专家,波图比科夫指出,为了真主而牺牲自我,是穆斯林群体梦寐以求的功绩,而这本身就是极端运动的基础。

因此,ISIS的声明强调,首领巴格达迪是为真主而献身之人,此外,还将巴格达迪的继任者称为宗教与圣战方面的专家,强调舒拉委员会任命库拉什的决定,是基于巴格达迪的建议及委员之间的磋商。

 
波图比科夫表示,虽然公众对库拉什一无所知,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推文中指出,“ISIS任命了新头目,我们很清楚谁是这位新领导。”
 

特朗普宣告巴格达迪死亡 [路透社]
 
巴格达迪的遗产
 
波图比科夫认为,巴格达迪死后的一系列事件突显了ISIS娴熟利用“过渡时期”以扩大其意识形态的能力,ISIS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们纷纷对新任领导人表示效忠,此外,ISIS的媒体也在发布消息,证明该组织在各大州的分支都对库拉什宣誓效忠。
 
波图比科夫补充道,由于IS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影响力不断下降,库拉什更希望建立并扩大其地区分支。
 
据ISIS称,在叙利亚、利比亚、埃及、阿尔及利亚、沙特阿拉伯、也门、阿富汗、尼日利亚、索马里、巴基斯坦、印度、菲律宾、车臣、马里、尼日尔、乍得、喀麦隆、刚果(金)、莫桑比克及土耳其都拥有领地。
 
为了证明这种扩散的规模,ISIS支持者们在巴格达迪死后的一个月内,分别对塔吉克斯坦、莫桑比克、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叙利亚、马里、刚果(金)、尼日利亚等国发动了袭击。
 
而基地组织及其分支则认为,巴格达迪之死将打击其支持者们的士气。基地组织的一位领导人阿布杜拉·穆希斯尼表示,巴格达迪之死是“伊斯兰历史上的光辉篇章“,并敦促巴格达迪的支持者们加入基地组织。

但是波图比科夫认为,穆希斯尼将会失望,因为他会看到巴格达迪死后所出现的新一轮同情巴格达迪的浪潮。

 
根据这篇文章,库拉什面对着来自基地组织及沙姆解放组织的严峻挑战。数日之前,伊斯兰瓦法通讯社发布了两篇文章,批评任命库拉什为巴格达迪继任者的决定,认为不应当安排一位无名之辈继任如此重要的位置。
 
波图比科夫指出,当2014年巴格达迪宣布自己为哈里发时,也遭到了严厉的批评,当时有两位著名的极端运动理论家都发出了反对他的声明,并呼吁圣战者们抛弃巴格达迪。
 

ISIS的未来

 
波图比科夫认为,ISIS已经成为了一个基于效忠一群目标和思想的特殊组织,而不再是一个只重视领导魅力的组织了,因此,不能预期极端主义运动会因此停止。
 
波图比科夫补充道,巴格达迪之死强化了一种思想,即圣战不是基于个人而是基于信仰的行为。作者预计,“未来的萨拉菲主义理论家们将引用ISIS的历史,来将极端主义分子统一在圣战意识形态周围。”
 
波图比科夫还预计,ISIS将改变其在世界范围内的策略,并将重点放在建立和发展区域势力与建立秘密牢房之上,或者,它会将攻击目标指向西方,并继续与基地组织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从而加剧席卷全球的暴力浪潮。
 
波图比科夫总结称,巴格达迪的意识形态遗产,已经成为了恐怖组织的精神工具,被用来激发新一代的极端分子,还将被用来煽动穆斯林、宗教仇恨之间的战争,最后,波图比科夫总结称,“ISIS的意识形态,不可能仅仅被炸弹打败”。
来源 : 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