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腐败案的关键掌握在亲近人士手中

JERUSALEM, ISRAEL - OCTOBER 22: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and Israeli President Reuven Rivlin attends a Memorial Ceremony for Meir Shamgar,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Supreme Court on October 22, 2019 in Jerusalem, Israel. Former Supreme Court President Meir Shamgar died on Friday at the age of 94. (Photo by Amir Levy/Getty Images)
内塔尼亚胡表示,政客与媒体之间的互利关系很普遍,但却是有针对性的(盖蒂图像)
秘密录音、有影响力的媒体大亨、非法雪茄和香槟礼物以及可信赖助手的背叛成为了引人注目的政治因素,并成为了围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腐败案三项指控的因素。

11月21日,经过三年多的调查,以色列总检察长将以受贿、诈骗和背信3项指控起诉总理内塔尼亚胡。

调查人员并没有透露首次提出 内塔尼亚胡存在腐败行为的检举人身份,但他们从这个线索出发,并定期从他此前亲自选出的圈内人士及高级官员展开调查,旨在让这些亲近人士为指控内塔尼亚胡作证。

一系列戏剧性泄露消息揭示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这些泄露事件削弱了内塔尼亚胡的计划,他致力于通过为媒体机构提供利益来换取对他的积极报道,以控制他的公众形象。

内塔尼亚胡任命的人领导对他的调查

本次调查的领导者是以色列总检察长曼德尔卜利特,他于2016年被内塔尼亚胡任命担任总检察长职位,此前,曼德尔卜利特曾于2013年起担任内塔尼亚胡内阁秘书。

曼德尔卜利特在宣读起诉书时表示, “我很高兴曾与他一起工作,并见证了他担任总理的各种才能和能力,因此,我决定对他提起诉讼真得感到很伤心。”

调查始于调查人员接收到的含糊举报,与调查直接相关执法机构的一名消息人士表示,“闻到了腐败的味道,但是否存在刑事犯罪尚不清楚。”

在被内塔尼亚胡任命为总检察长之后不久,曼德尔卜利特于2016年7月启动了初步调查,调查人员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商人、好莱坞制片人米勒汉和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富商詹姆斯·帕克之间的交易上。

这些调查最终将导致内塔尼亚胡在“第1000号案件”中的被指控犯有欺诈和违背公众信任,据报道,这是由于内塔尼亚胡从米勒汉和詹姆斯·帕克处收受礼物,其中包括定期收受雪茄和香槟。

根据起诉书,内塔尼亚胡帮助米勒汉在工作中获得各种好处,米勒汉和詹姆斯·帕克在调查中提供了证词,并没有对他们提出任何指控。

前参谋长反对“国王”

在对内塔尼亚胡的“老部下”、两度出任总理办公室主任的阿里·哈罗的分开审讯中,调查人员在哈罗的手机上找到了一份秘密录音,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他于2017年成为反对内塔尼亚胡的证人。

调查人员记录了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销量最大的报刊之一《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及受欢迎的Ynet网站所有者摩西之间的一系列会晤,这两个媒体机构当时彼此之间都受到公共信息的敌视。

消息人士将调查人员第一次听到录音时的情景称之为“真是太神奇了。”

秘密录音显示在2008年至2014年之间的会晤中,据说双方讨论了一项协议,其中摩西负责对内塔尼亚胡进行正面报道,并对他的政治对手进行负面报道,而内塔尼亚胡则试图对以色列日报《以色列今日》施加限制,该报由美国赌博业大亨谢尔顿·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所有,他是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

消息人士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这些录音震惊了调查人员,并花费了六个小时来消化。“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很难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 ”

正是这些录音触发了调查,最终导致了“第2000号案件”:内塔尼亚胡被指控欺诈和违背公众信任,摩西被指控贿赂。

 
他选择的人士背叛他

内塔尼亚胡遭遇的最严重案件是“第4000号案件”,该案件并不是从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期间开始的,内塔尼亚胡在该案件中被指控涉嫌与贝泽克电信公司控股股东沙乌勒·埃洛维奇进行利益交换。

以色列检察机构正在调查埃洛维奇是否从2015年的非法交易中获利,当时他购买了贝泽克电信公司中剩余的股份。

当时担任交通部总干事的斯洛莫·菲尔伯(Shlomo Filber)——内塔尼亚胡在担任交通部长之后任命他担任交通部总干事——曾是调查的主要人物之一,调查结果显示菲尔伯和贝泽克电信公司之间存在秘密交易。

调查人员随后发现了内塔尼亚胡参与监管行动的证据,调查人员表示,内塔尼亚胡为贝泽克电信公司带来了约18亿谢克尔(约合5亿美元)的收益,而该公司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2018年,菲尔伯转为作证反对内塔尼亚胡,“第4000号案件”中提及,内塔尼亚胡对埃洛维奇的监管服务是更广泛 “互惠”关系的一部分。

贝泽克电信公司控制着名为瓦拉(Walla)的热门新闻网站,起诉书中提及,内塔尼亚胡在政府层面做出有利于对方的政策调整,而对方旗下的媒体则发布内塔尼亚胡的正面报道。

起诉书指控内塔尼亚胡及他的妻子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向瓦拉新闻网站提出了数百项要求,以更改标题和负面报道,并要求增加对他们的正面报道。

他的发言人作证反对他

此前案件的起诉书中提及,时任总理家庭媒体顾问的尼尔·赫菲兹(Nir Hefetz)曾是内塔尼亚胡的前发言人,他曾修改网站发布的内容。

但赫菲兹在2018年转为作证反对内塔尼亚胡,后者在腐败案中被指控涉嫌受贿、诈骗和背信3项指控。

起诉书中提及,内塔尼亚胡于2017年1月停止对瓦拉网站提出要求,当时内塔尼亚胡和埃洛维奇担心会对双方的交易展开调查 ,瓦拉网站也停止了对内塔尼亚胡进行正面报道的要求。

内塔尼亚胡21日表示,政客与媒体之间的互利关系很普遍,但却是有针对性的。

来源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