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反犹主义指控 风暴眼中的英国工党

杰里米·科尔宾在哈洛选举集会上发表讲话后(路透社)
杰里米·科尔宾在哈洛选举集会上发表讲话后(路透社)
半岛电视台-伦敦
 
12月12日的英国大选逐渐临近,选举活动也越来越激烈,各个政党剑拔弩张,试图击败威胁最大的对手。这是反对英国工党的一些人正在做的事情,而工党再次陷入一个试图给它及其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贴上反犹太主义标签的媒体运动的漩涡之中。
 
英国议会投票通过了总理鲍里斯·约翰逊的动议,决定于12月12日提前举行大选。约翰逊希望大选能够让他重新获得多数席位,并兑现英国退出欧盟的诺言。工党表示,约翰逊在欧盟领导人保证英国不会无协议“脱欧”后采取了提前举行大选。
 
大选初期,许多新旧问题再次浮出水面,所有这些问题都与指控工党领导人发表反犹太主义言论有关,首先是工党的议会议员路易斯·艾尔曼辞职,其借口是担心科尔宾的立场和“容忍反犹太主义”。
 
这位议员是该国最年长的议员之一,也是下议院犹太社区最杰出的代表之一。她说,在这个特殊时刻辞职,是因为她相信科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总理一职,这对她来说是“可怕的”。
 
所有试图证明工党或其领导人采取反犹太主义态度的尝试都失败了,但竞选活动并未停止,反而愈演愈烈。路易斯·艾尔曼还提到工党候选人吉迪恩·保罗的话为迫使英国政客杰里米·科尔宾对此道歉,吉迪恩·保罗称下议院就像“夏洛克”——莎士比亚戏剧《威尼斯商人》中的犹太商人那样紧缩开支。
 
在英美媒体报道工党领导层高级成员丹尼尔·卡丹在一个党内许多成员都参加的聚会中发表了讽刺犹太人的言论之后,后者发表了一系列声明和立场,对此表示否认。卡丹与科尔宾关系非常亲密,在影子政府中担任国际发展部长。
 
如此看来,反对工党的媒体运动者的目标是与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亲近的人物。科尔宾是英国政客中巴勒斯坦事业的最大支持者,他曾承认巴勒斯坦国,并改变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
 
科尔宾几乎从未缺席英国任何一个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游行活动。 2018年工党大会上升起巴勒斯坦旗帜,以此回应关于工党成员和领导层中存在反犹太主义人员的指控,而该党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在此时达到了顶峰。
 
 
捍卫巴勒斯坦的代价
 
工党成员莫娜·伊沙克认为,针对该党的媒体运动和对反犹太主义的关注主要是针对领导人科尔宾。“他越接近总统职位,攻击就会越积极。” 她表示,工党领导层的主张是不理会这些行为,也不予以回复。
 
莫娜对此解释称,“反对工党者的计划仅是为了在这一点上引起英国选民的注意,工党领导层回应这些指控是在消耗参与大选的精力。” 她将矛头指向一些媒体,称其“对该党在巴勒斯坦事业上的立场感到不安。”
 
此前曾在市政选举中被选为该党发言人的莫娜认为,这些问题中最令人不安的是“杰里米·科尔宾在巴勒斯坦问题中的明确立场。他们知道,一旦他当选总理,英国对该问题的立场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莫娜对工党领导层存在偏见和种族主义的指控表示否认,强调“工党领导层是根据英国法律运作的,但我们有权在所有人道主义问题上维护正义”。这位发言人说,正是由于遵守法律,使得科尔宾的反对者无法证明该党及其领导人都有反犹太主义的罪名。
 
这位有阿拉伯血统的英国政客并没有掩饰工党对这些事件是否会影响支持率的担忧,但她对该党在下一阶段领导英国的能力持乐观态度,并希望“下一届政府将成为一个联合政府,因为鉴于英国的人口数量,任何政党都无法确保获得多数席位。”
 

在利物浦的工党会议上,人们举起巴勒斯坦国旗[路透社]
 
在阿拉伯社区上下赌注
 
工党阿拉伯组织成员阿克拉姆·萨拉哈卜称,最近一段时间针对该党的运动,以及英国和西方许多研究中心发表的工党制定了反犹太主义战略的言论, “是一场威胁每个巴勒斯坦事业拥护者的运动,对所有不支持他们言论的人施加压力。”
 
这位年轻的巴勒斯坦人后裔感到,英国的阿拉伯社区有责任支持工党及其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他20年前对伊拉克战争和巴勒斯坦问题的历史立场,至今从未改变,他仍然忠实其原则。”
 
萨拉哈卜强调工党得到了阿拉伯人的大力支持,“所有阿拉伯人口密集的城市,都是工党的一部分。” 他认为,还有许多需要所的事情,来获取一些“仍受到工党对入侵伊拉克态度影响”的阿拉伯社区和穆斯林的支持,“我们在说服他们,自科尔宾担任主席后,工党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能使工党获得一个重要选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