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成为叙利亚局势的第一调解人与最大受益者

普京成为叙利亚局势的第一调解人与最大受益者
《世界报》:普京承诺帮助阿萨德恢复叙利亚的统一 (路透社)
字体大小
记者贝努瓦·维特金与本杰明·巴特在法国《世界报》上联合发表文章称,由于美军撤出叙利亚北部的决定,俄罗斯总统普京成为了他的叙利亚盟友,与已经被美国和土耳其抛弃的库尔德人之间的第一调解人。

这篇文章指出,曼比季之战可能不会发生,但这将取决于普京。尽管这一地区是忠于叙利亚政权的部队,与土耳其军队及其盟友之间可能发生流血冲突的地区之一。

但是,亲近普京的各方15日晚上在阿布扎比表示,类似的冲突是“不可接受的”,随之而来的似乎是土耳其方面的休战,从而允许亲叙利亚政权的部队进入幼发拉底河提斯林大坝附近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地区。

普京结束库尔德人自治

报道指出,普京在2016年推翻了阿勒颇市的反对派统治,并以此结束了反对阿萨德政权的起义运动,而在今天,普京将通过让叙利亚政权在曼比季立足,来结束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北部建立的自治统治。

两位作者认为,普京成为了叙利亚混乱中的统治者,他承诺帮助巴沙尔·阿萨德恢复叙利亚的统一,后者当然是一位令人不适的独裁者,但是在当前,他仍是普京眼中的必然选择。

俄罗斯眼中的理想状态

报道援引叙利亚亲反对派的分析人士萨米尔·塔吉的话称,“普京已经成为这场危机的第一调解人,因为美国已经放弃了该地区,还因为普京对叙利亚问题中的所有参与者都存在影响力。”

此时正值叙利亚民主军瓦解的开始。叙利亚民主军是由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所创建的一支库尔德民兵组织,而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自2015年起就控制着这片地区。

因此,这篇报道认为,阿萨德政权得到了在几天或几周内收复更多的失地的机会,而且几乎不需要战斗。此事如果没有土耳其这种“非自愿的共谋”,那么普京是无法做到的。土耳其对“恐怖组织”库尔德部队的袭击,事实上使土耳其成为了该地区的稻草人。


叙利亚政府军出现在曼比季 [阿纳多卢通讯社]

孤立库尔德人

这篇报道指出,并不是只有美国总统特朗普为土耳其发起的军事行动开了绿灯——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出作为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盟军的美国部队,因为普京也以更为低调的方式为土耳其的进攻打开了道路——预计这场战斗将使他得到更多的好处。

而结果是,在俄罗斯高级官员于赫梅明空军基地及卡米什利机场主导的谈判之后,在不到3天的时间内,库尔德人便在土耳其军队及其叙利亚盟友的压力之下,同意重返大马士革的叙利亚政权。

这篇报道援引俄罗斯分析人士费奥多尔·卢卡亚诺夫的话称,达成的协议符合俄罗斯心中的“理想状态”——俄罗斯多次试图说服库尔德人所接受的状态。即在拥有部分保障的前提下,转向效忠叙利亚政权。而在过去,库尔德人自恃拥有美国的支持而对此不予理会。

俄罗斯科学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亚历山大·斯霍姆林表示,“令人惊奇的是,普京借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手而取得了胜利,而他本人却不必做很多的事情,也不必与其他人开战。”

土耳其与北约

报道指出,叙利亚政权重返叙利亚北部,只不过是阿萨德政权恢复统治行动的延续与扩大。2018年,阿萨德政权在俄罗斯空军的支持下,收复了大马士革东部郊区、霍姆斯北部地区与达拉地区。

地理学家法布里斯·巴兰什表示,“普京做得很棒,因为库尔德与美国之间的联盟已经无法再延续,美国假意与以人民保护部队为代表的阿拉伯-库尔德联盟交好,后者认为可以将人民保护部队从被美国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的库尔德工人党分离出来,区别对待,但是这种假象却消失了,美国人也离开了。”

俄罗斯取得一系列成功

这篇报道指出,俄罗斯可能还会获得另一项成功,成为它得到的额外保障,即土耳其与其北约盟友之间日不断减少的信心,此外还有土耳其与美国之间日益糟糕的关系,特别是在美国决定对土耳其实施制裁的影响之下。

此外,还不排除几个欧洲国家对土耳其实施武器禁运的决定,会将土耳其推入俄罗斯怀抱的可能性。

但是,这篇报道还认为,俄罗斯取得的成功仍然是非常脆弱的,因为埃尔多安还没有给出最终的立场,尤其是在看到他关于建立“安全区”的梦想逐渐消逝的情况下。因此,普京必须保持谨慎,注意不要孤立土耳其总统,因为在处理伊德利卜问题时,埃尔多安的存在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这篇报道还指出,叙利亚的安全从来都不是普京关注的主要问题,这个会向阿勒颇和伊德利卜投掷炸弹的人,他的首要目标是将西方人及其盟友赶出他所谓的“地盘”。

因此,在俄罗斯军队干预叙利亚局势4年之后,普京正在逐渐地接近自己的目标——在曼比季和科巴尼平原上,普京正用其他的、带有俄罗斯特种部队口音的士兵,来取代美国士兵在当地的存在。
文章来源 : 法国《世界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