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预言:以色列将如何自我终结?

根据一些预测,以色列的存在将无法超过50年 [路透社]
根据一些预测,以色列的存在将无法超过50年 [路透社]
阿卜杜勒·马因·海卡尔
 
在最近的一次新闻采访中,以色列着名历史学家本尼·莫里斯(Benny Morris)描绘了以色列终结的凄凉画面,并为这个在他看来不可避免的结局提出了一个假想情景。
 
虽然这种预测在政界可能没有得到认真对待,但莫里斯的这一观点在以色列相当重要,因为他花了很多年时间研究阿以冲突的历史记录。
 
本尼·莫里斯是“新历史学家”运动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在以色列,凡是驳斥以色列对阿以冲突的叙述,承认了犹太复国主义者实施谋杀和导致流离失所的错误的历史学家都被称为新历史学家。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新历史学家”都感受到以色列对这一历史性犯罪的责任。他们在研究这一历史时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包括莫里斯认为犹太人必须尽一切努力保护自己。
 
但是,莫里斯提出的大多数想法都具有相同的现实主义,他在本月接受“国土报”采访时提到以色列作为“犹太国家”生存的机会说:“我看不到我们的出路。”
 
“今天在地中海和约旦之间的阿拉伯人比犹太人更多,而这片土地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阿拉伯人占多数的国家,”他解释道,“以色列继续称自己为犹太国家,但我们对没有权利的被占领人民的统治,在21世纪当代并不能持久。一旦他们拥有权利,国家就不会是犹太国家。”
 

以色列历史学家本尼·莫里斯(社交网站)
 
那么,在坚信巴勒斯坦实体与以色列实体之间没有真正的和平机会的情况下,这位以色列历史学家如何根据这些事实看待未来?
 
莫里斯说:“这个地方将是一个拥有阿拉伯多数的中东国家,该国不同组成部分之间的暴力行为将会增加。阿拉伯人将要求难民返回。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海中,犹太人仍将是少数人 – 被压迫或被屠杀的少数民族,就像他们在阿拉伯国家生活时一样。 所有能够逃离的犹太人都会逃往美国和西方。”
 
三十年或五十年
 
关于以色列崩溃的时间,莫里斯说:“巴勒斯坦人从长远和广泛的角度看待一切,他们看到目前有五六七百万犹太人在这里,被数亿阿拉伯人包围。他们没有理由投降,因为犹太国家不能持久。胜利无疑是他们的盟友,在三十到五十年内他们将赢得我们。”
 
莫里斯的预言一发表(仅仅是关于几个主题的长期对话的一小部分),他就被以色列作家和意见领袖批评和指责。
 
值得注意的是,对以色列衰败、崩溃和内部失败的预测来自不同的意识形态流。预测者中有莫里斯等人,他们认为以色列人是其他国家埋伏的受害者。而其他人认为是以色列亲手创造 “悲剧性” 的崩溃。
 
后者包括以色列政坛老将、议会前议长亚伯拉罕·伯格(Avraham Burg),因为警告以色列会因为多方原因可能走向灭亡,他多年来一直引起以色列公众舆论的风暴。
 
伯格曾一度成为以色列左翼的明星,并担任过多个重要职务,包括为期四年的以色列议会主席,“以色列犹太建国会(Jewish Agency for Israel)”和“世界犹太复国组织”(The World Zionist Organization)主席。
 
隔都的心态
 
伯格认为,以色列通过放弃民主,坚持隔都(又称聚集区)心态和浪费人类价值观正在加速崩溃。2003年,在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中,伯格在英国《卫报》上写了一篇题为《犹太复国主义的终结》的文章,其中谈到了以色列行为的严重后果。
 
 “当巴勒斯坦人带着仇恨来到以色列,在以色列娱乐中心把自己炸了,不再欢迎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不应该感到惊讶,” 伯格说,“他们正在我们的餐馆里流血,以破坏我们的食欲,因为他们有家人在挨饿和遭受耻辱。”
 

伯格说以色列已经走到封闭道路的尽头(盖帝图像)
 
2007年,伯格发表新书《希特勒的失败》,在书中将以色列情况与纳粹德国类比,引发了另一场舆论风暴。该书警告说,很大部分以色列社会低估了政治民主并反对外国人,并表示该国受极端主义少数派的支配。
 
伯格继续发表这一观点,他总结说“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复国主义的隔都,它本身存在导致消亡的原因”,他在一次新闻采访中解释道:“人们拒绝承认这一点,但以色列已经撞墙。你问问你的朋友们,问他们是否确定他们的后代会继续住在这里,有多少人会说确定?至少50%。换句话说,以色列精英已经离开这个地方,没有精英就没有国家。”
 
伯格因为与法国出生的女人结婚而获得法国护照,他对此感到骄傲。当被问及是否会向以色列人建议获得第二本护照时,他说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做。
 
阿拉伯观点
 
在阿拉伯和伊斯兰方面,关于以色列灭亡及其灭亡时间的着作和理论并不罕见。但在研究犹太复国主义的历史、以色列的终结方面,很少人能与埃及思想家阿卜杜勒·瓦哈卜·梅西里(Abdel Wahab El-Messiri)所付出的努力媲美。
 
梅西里花了大约25年的时间写下百科全书《犹太人、犹太教和犹太复国主义》。在其生命中最后几个月的时间里(2008年去世前),梅西里明确地谈到了他对“以色列很快灭亡”的预测,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中,他表示这个时间也许是50年之后。
 
梅西里驳斥了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预测,表示他是在实质性背景下解读事实,以得出合乎逻辑的结果。这位埃及思想家认为,以色列是一个“功能性国家”,意思是“殖民国家的建立是为了履行他们不会直接执行的职能和任务。那是一个与犹太教无关的殖民地项目”。
 

梅西里预测以色列将在50年后终结(社交网站)
 
梅西里表示,这个国家将继续衰落,即使无法击败它,巴勒斯坦抵抗也将最大程度地摧毁以色列,使其成为几十年崩溃的候选人,因为“历史周期现在比以前更快”。
 
梅西里说:“在解放战争中,敌人不会被击败,而是被迫屈服于现状。”他说,越南的抵抗并没有打败美国军队,但是已经导致美国筋疲力尽,使美国陷入实现计划的绝望之中,同样,阿尔及利亚圣战组织在八年摆脱法国殖民的战争中也是这么做的。
 
梅西里说, 20世纪60年代中期,他在美国遇到了一名移民到以色列并从那里移民到美国的伊拉克犹太人,他说,“阿什肯纳兹犹太人(西方犹太人)保留着父母在国外的地址,当经历过一系列失败后,他们申请西方护照的人数和从以色列移民国外的人数同时增加。”
 
在2008年5月与半岛电视台的另一次采访中,梅西里谈及威胁以色列生存问题的各个方面,包括社会人口问题,他说:“以色列是一个有人口问题的种族主义国家,阿拉伯人正在成倍增加,犹太人因为流离失所、与移民脱节以及不愿生孩子的人数减少。”
 
但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问题,梅西里总结为:由于“希伯来公民”的创造,犹太人无法融合到这个人为建造的国家里。在此之前,出现了一个更大的失败:犹太复国主义者在“一片没人民的土地给一批没有土地的人民” (A land without a people for a people without a land)这一理论上的共识的衰败。犹太人发现巴勒斯坦人民非常有抵抗力,而且他们无法团结为一个民族,因为世界上大多数犹太人仍然生活在以色列之外。
 
梅西里认为,以色列的战略思想可以总结为不可能解决“抵抗”问题,因此以色列只能试图尽量减少其影响。
 
在对犹太教和犹太复国主义的深刻研究方面,梅西里可能称得上是一位严谨的研究者。但他对巴勒斯坦抵抗也有一种激情,他认为阿拉伯和穆斯林的这种抵抗将加速以色列的结束。
来源 : 以色列媒体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