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革命八周年之际 突尼斯处于沮丧与乐观之间

革命纪念日庆典活动中被高举的突尼斯国旗(阿纳多卢通讯社)
革命纪念日庆典活动中被高举的突尼斯国旗(阿纳多卢通讯社)
哈米斯·本·巴利克-突尼斯

值革命八周年之际,突尼斯人就本国政治进程未来的看法出现了分化,乐观的人们认为,过渡进程将取得成功,新生的民主将通过透明的选举被巩固,与此同时,另外一部分突尼斯人对此感到沮丧,他们对政治家丧失了信心,并对通过投票表决改变现状的可能性失去了信心。

当地时间1月14日,数千名突尼斯人聚集在突尼斯首都哈比卜·布尔吉巴大道的革命圣地处,以庆祝前总统宰因·阿比丁·本·阿里被推翻倒台纪念日,但是各政党在革命纪念活动中表现出来的分裂开始变得清晰,每个政党按照自己的方式庆祝革命纪念日,有时,各政党之间进行相互指责。

这种意见的分歧导致了左翼人民阵线和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之间的严厉政治分歧,在突尼斯首都举行的示威活动中,人民阵线的支持者们高呼口号,指控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参与政治暗杀活动,与此同时,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的支持者们对此作出回应,高呼人民阵线的政治失败,并指控该组织缺乏民众支持性。


突尼斯在革命后举办庆祝活动的一部分[路透社]

突尼斯整体政治局势——在爆发革命八年之后——处于一种分歧和争议的状态,特别是突尼斯总统贝吉·凯德·埃塞卜西宣布停止与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之间的“兼容”,与此同时,人民阵线对伊斯兰复兴运动党进行指控,指控后者拥有一个涉嫌2013年暗杀行动有关的秘密组织机构。

安全之地

对于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支持者之一奥马尔教授来说,这些指控都是虚妄的,这位教授表示,复兴运动党是左翼两名领导人惨遭谋杀的主要受害者之一,据悉,左翼领导人肖克里·贝莱德(Chokri Belaid)于2013年2月6日被暗杀,而另外一名左翼领导人穆罕默德·布拉米于2013年7月25日被暗杀,奥马尔教授认为,制造这些指控的目的是旨在根除伊斯兰复兴运动。

奥马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突尼斯在经历革命之后爆发了冲突,一部分人捍卫过渡进程,支持通过如期进行大选来捍卫多样化和民主政治,而另外一部分则正相反,他们强烈阻止过渡进程,并试图推迟大选如期举行,这引发了意识形态上和政治倾向上的冲突,并导致了各方指控。


复兴运动的支持者们庆祝革命纪念日[阿纳多卢通讯社]

奥马尔承认,由于生活状态的恶化,经济和社会层面不断受到挫折,尽管如此,但奥马尔解释称,每一场革命后的过渡进程都需要大量的耐心、努力和时间,以对局势进行改善,与此同时,奥马尔强调称,参与选举是确保从危机走向安全之地的关键性举措。

突尼斯正在准备于今年底进行第二个立法和总统选举活动,在此之前,突尼斯于2014年初对新宪法进行了批准,但独立选举委员会的三名成员和新总统人选应该在总统辞职后确定,由于国民代表大会内部政治分歧,这个问题仍然搁置不前。

缺乏信任

卡里姆·拜尔利比在庆祝革命纪念日活动中表示称,政客们正在损害突尼斯在国外的形象,由于他们政治话语水平的低下以及他们在议会内部政治对抗的不断爆发,导致当前的局势比革命前更加恶化,他们应该对此负责。


卡里姆·拜尔利比:政客们正在损害突尼斯在国外的形象[半岛电视台]

卡里姆·拜尔利比站在突尼斯首都哈比卜·布尔吉巴大道的内政部大楼前,迫不及待地表达着物价上涨导致购买力的不断下降,他并指出,由于诸如鸡蛋、牛奶和橄榄油等受到政府补贴日用品的中断,突尼斯的局势在革爆发后的八年内不断恶化。

目光转移至卡里姆·拜尔利比旁边的一群青年学生身上,他们高举着突尼斯国旗,以庆祝前总统宰因·阿比丁·本·阿里被推翻倒台,似乎这些青年学生们因突尼斯不断革命的革命幻想感到幸福,但他们的心理对各政治派别之间不断升级的政治纷争感到怀疑,这些青年学生们怀疑自己无法实现自己的发展和就业目标,无法过上体面的生活。

其中年龄最大的一名学生塞利姆·贾齐里(20岁)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他不再信任任何政党,因为这些政党夺取政权并服务于其狭隘的利益,而没有考虑到人民日益恶化的情况,这名青年学生并指出,各政党从来不与人民接触,他们只是靠近选举点,以欺骗人民来接受他们的虚假承诺。

2018年5月进行的最近一次市政选举使选民大失所望,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年轻人,另一方面,与2014年立法选举结果相比,诸如复兴运动党、突尼斯呼声(Nidaa Tounes)等政治大党的地位也有所下降,与此同时,代表各政党的独立人士在选举中获得了显著的成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