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和蓬佩奥会推动总统对伊朗发动战争?

博尔顿(中)和蓬佩奥以反伊朗强硬立场而闻名 [欧洲媒体]
博尔顿(中)和蓬佩奥以反伊朗强硬立场而闻名 [欧洲媒体]
由于本周发生的动员、泄密,美国政府内部的团队被认为有可能推动美国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
 
这些动员发生在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近期访问过的阿拉伯国家,而泄密则发生在美国本土,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要求国防部(五角大楼)为伊朗境内的具体目标制定详细计划。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白宫通过国家安全顾问要求五角大楼制定军事替代方案来打击伊朗,这引起了国防部和国务院外交官的极大关注。

 
没有发生过袭击事件
 
自1979年伊朗革命取得成功以来,华盛顿与德黑兰的关系只有紧张局势和处理多次危机的特点,但尚未达到美国要对伊朗境内发动战争的程度。
 
根据国会研究服务局最近的一项研究,两伊战争期间发生了海上对抗,当时由于美国海军保护阿拉伯海湾的石油供应,伊朗失去了四分之一的海上部分。
 
在黎巴嫩的海军陆战队事件中(有超过200名美国士兵被杀),里根政府1984年将伊朗列入恐怖主义支持国名单,但两国仍然秘密谈判,达成了被称为“伊朗合同”的谅解。
 

美军绝不会打击伊朗目标(盖帝图像)
 
克林顿政府对伊拉克和伊朗采取了进行双重遏制的政策,进一步实施制裁,然后小布什总统将伊朗列入包括伊拉克和朝鲜在内的“邪恶轴心”。
 
虽然关系紧张,但美国没有走向打击伊朗境内任何目标的境地,只是让德黑兰意识自己的红线。在去年的参议院听证会上,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上将谈到,如果伊朗阻止从阿拉伯海湾国家出口石油,或袭击部署在该地区的美国军队或任何华盛顿盟友,他的军队将愿意攻击伊朗。
 
美国国会研究处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伊朗接近生产核武器,华盛顿将对伊朗进行攻击。这一立场被美国历届政府采纳,甚至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政府也毫不犹豫地对伊朗的核计划采取这一立场。
 
特朗普政府的严肃对待
 
自从竞选以来,特朗普总统对伊朗、2015年核协议和奥巴马和解行为频频发表强硬言论。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并不令人意外,但他使美国的态度转向重大升级措施。

特朗普在任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代替像被解雇的赫伯特·麦克马斯特这类会平衡反伊朗军事行动的复杂性和势力的人士后,强硬态度更加严重。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的辞职也令特朗普独自面对压力。

 
然而,原籍伊朗的美国活动家塔里塔帕西认为,五角大楼和国务院向《华尔街日报》(特朗普读的报纸)泄露,博尔顿推动美国与伊朗开战,意味着两部正在协调,以摆脱博尔顿,特别是在当时极力阻止的马蒂斯辞职后。
 
特朗普也对其逊尼派的阿拉伯朋友施加压力,要求建立一个名为“中东战略联盟” (MESA)的区域军事联盟(象征性地称为“阿拉伯北约”),代表了特朗普及其团队严肃对待打击伊朗的另一个标志。
 
此外,下月在波兰首都华沙即将召开的会议正在筹备中,根据蓬佩奥对福克斯新闻的发言,会议旨在讨论“促进中东地区稳定和自由的方式,重点是伊朗影响力”。
 

伊朗人抗议特朗普决定在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协议(路透社)
 
战争是否符合美国的目标?
 
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埃德穆克表示,袭击伊朗目标并不能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任何目标服务。他在推特上发布的一条推文说道,“博尔顿正在推动美国走向一场代价高昂的伊拉克战争,蓬佩奥也在干同样的事情。特朗普政府退出核协议,并不是因为这是最糟糕的协议,而是因为特朗普部长正在利用它来推动与伊朗开战。”
 
国会的研究表明,华盛顿的战争成本很高,华盛顿在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部署了大约3万名士兵,费用不光花在军队上。伊朗肯定会对华盛顿的海湾盟友进行报复,特别是如果在其领土内发动攻击的话。
 
前联合国驻伊拉克核化学武器检查员、伊朗问题专家斯科特·雷特说,“博尔顿和庞培继续敲响对伊朗发动战争的战鼓,不过重要的是,美国人民意识到,特朗普攻击伊朗战争的正当性,与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的谎言并无差异。”
 
传统政治观点的支持者认为,随着独立检察员罗伯特·穆勒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报告的发布接近尾声,被指控服务于俄罗斯的特朗普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特朗普发现,没有比发动外国军事行动更好的冒险,可以制造一场重大的外部危机,分散人们对其国内危机的注意力。
 
不过,这种观点没有意识到,美国当局之间存在巨大分离,即使发动了战争和外部军事斗争,特朗普也不会受益。
 
任何军事冒险都不会有助中东局势更加稳定。相反,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瓦莱·纳斯尔认为,“博尔顿推动与伊朗的战争,特朗普威胁要摧毁土耳其经济,以及蓬佩奥在其中东之旅中声称奥巴马对地区问题负责,表明了美国丧失信誉,已成为致使中东不稳定的一个因素。”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