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竞选开始,特朗普向众议院共和党人施加压力

中期选举基本上是基于总统党派及其两年来的表现的公投 [Evan Vucci / 美联社]
中期选举基本上是基于总统党派及其两年来的表现的公投 [Evan Vucci / 美联社]
华盛顿特区 —— 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博斯特的重要政治时刻是在7月,当时他和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中心地带圣路易斯附近的钢铁厂参观。
 
总统出席了与博斯特以及其他伊利诺伊州国会共和党人的集会,他们吹捧他的钢铁关税并承诺将工业岗位带回中西部。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伊利诺伊州第12区的人们为特朗普投了55%的选票。追随特朗普的博斯特今年正在竞选连任。
 
南伊利诺伊大学卡本代尔分校保罗西蒙公共政策研究所的政治科学教授约翰·杰克逊说:“这是一场激烈的竞选,我认为,只可能会会略微青睐共和党人。”
 
11月6日,大约8000万选民 —可能更多取决于投票率 —将为共和党目前拥有23个席位多数的众议院435个席位投票。
 
这在历史上被称为“中期”选举,基本上是基于总统党派及其两年来的表现的公投,总统的表现受到密切关注。
 
杰克逊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对特朗普工作的批准是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因此有理由相信,民主党的浪潮即将到来。”
 
最近的民选显示,美国选民愈加对总统持负面看法。《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8月29日联合调查的登记选民中,60%不赞成总统的工作,高于4月份的54%。
 
民主党的复兴

现在,共和党人认真开始竞选连任,大多数分析人士预测,民主党将获得众议院的控制权,这一结果将符合历史规范。

“我的预测是,民主党人将获得大约30个众议院席位。我认为,不会出现巨大的波动。但我认为他们将占据众议院,” 金融咨询公司地平线投资

(Horizon Investments)首席全球策略师兼华盛顿分析师格雷格·瓦莱尔(Greg Valliere)表示。
 
然而,根据特朗普遭遇强烈反对的潜在深度,共和党损失恐会更高。
 
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富裕的郊区选民历来为共和党人提供了可靠的支持基础。今年恐怕不会这样。
 
“我们曾经是里根所说的所有好的共和党人都愿意葬身的地方”,政治博客TheLiberalOC出版人丹·奇米勒维斯奇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希拉里在2016年赢得了奥兰治,这是民主党人自罗斯福以来第一次在这个地方获胜。一些重要城市的选民多数登记是民主党人,”他说。
 
‘众议院战场’
 
分析人士表示,三位奥兰治共和党人面临民主党挑战的情况胜负难料。
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伤害了农民,另外两名共和党人面临激烈竞争。
 
尤其是达纳·罗尔巴赫(Dana Rohrbacher),现在仍处于其国会议员的第15个任期。美国司法部对特朗普竞选活动以及俄罗斯干涉2016年总统大选的特别调查中,因涉嫌与俄罗斯人关系密切,他在国内面临批评。
 
罗尔巴赫指责称,对特朗普的调查是“深层国家”阴谋,并表示他怀疑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对俄罗斯人的刑事指控的真实性。

罗尔巴赫的对手哈利·鲁达(Harley Rouda)积极地将前者与特朗普捆绑在一起,并认为共和党国会议员未能对总统负责,这一竞选主题在加利福尼亚州效果很好。

在全国范围内,人口结构变化以及对特朗普政治的不满—特别是在郊区白人,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的结合,给现任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带来了挑战,四年前,他们可能以为重新当选并不难。

“众议院的战场主要是在希拉里赢得的地区,或者特朗普没有支持根基的地方。很多郊区都喜欢共和党,但他们也许不喜欢像特朗普这样的共和党人,”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分析人士凯尔·康迪克(Kyle Kondik)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所以,我不认为总统是一种资产。”

 
‘致富人的礼物’
 
民主党人在全年国会选举中胜过共和党人。根据RealClearPolitics.com的数据,平均差最近扩大至8.4%。
 
德克萨斯州众议院角逐既彰显出今年共和党问题的深度,也展示了在特朗普问题上,美国政治在基层转变的象征。
 
约翰·库尔伯森(John Culberson)已在德克萨斯州第七区休斯敦郊区任职18年。这是由前总统布什开始其政治生涯时就根基深入的地区。今天,它更加多样化,白人占44%,西班牙裔占32%,黑人占13%,亚洲人占10%。
 
现在,库尔伯森面临着民主党人丽齐·弗莱彻(Lizzie Fletcher)的严峻挑战,后者是一位相对缺乏经验的进步自由主义者,她正在集中精力组织当地投票以及汇集民众对于联邦应对飓风不足的怨恨。该飓风是一场4级风暴,在 2017年8月和9月造成1250亿美元的损失。
 
众议院委员会高级成员负责分派联邦资金,库尔伯森在飓风之后向德克萨斯州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联邦援助,但这笔资金在该地区并不明显。像许多其他共和党人一样,他希望将2017年特朗普实施的大规模减税政策应用到其竞选活动中,然而他的希望已经落空。

“很多共和党人认为,减税对选举中的人来说,是重要的加分,” 瓦莱尔说。“我们看到很多共和党人放弃竞选推广,吹嘘减税。人们,特别是特朗普的支持基地,认为减税是致富人和大公司的礼物。”

 
不受欢迎的政策
 
国会共和党议程的其他部分已被证明不受欢迎,特别是2017年废除“奥巴马医改—2010年的《合理医疗费用法案》—即建立公营医疗保险市场,旨在削减成本,使美国人更容易获得医疗服务。
 
在伊利诺伊州,博斯特被迫停止举行市政厅会议,以避开愤怒的选民。
 
全国共和党国会委员会是共和党众议院的政治机构,在其竞选活动和筹款中采用了“保护我们历史性的共和党多数派”这一主题。它试图将民主党人描绘成反对“保守价值观”的“激进左派”。
 
但是,如果没有受欢迎的国家平台,反特朗普的政治气候让共和党人争先恐后地在当地问题上发挥,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利用伎俩来削弱民主党的吸引力。
 
在弗吉尼亚州第七区,该州首府里士满的郊区,茶党宠儿达沃·布拉正在应对民主党挑战者阿比盖尔·斯潘博格尔—一名前中央情报局特工,其安全许可申请被共和党众议院发言人保罗·瑞恩的相关政治团体不当泄露。

瑞安的威斯康星州区工薪阶层在2016年的选举中让特朗普以53-42的优势压过希拉里。他在四月宣布,他不会寻求连任,选择今年退休。

 
杰克逊说:“特朗普竞选的弱点就在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