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是军事化程度最高、其人民最焦虑的国家

以色列是军事化程度最高、其人民最焦虑的国家
以色列是军事化程度最高、其人民最焦虑的国家
以色列媒体近日称,以色列政府将在未来10年内投入300亿谢克尔(超过80亿美元)用于开发反导系统。
 
以色列《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在其英文网站上表示,该计划将覆盖整个以色列,形成预防导弹入侵的保护盾。长久以来,这个犹太国家视导弹为最大的军事威胁,尤其是在未来二十年。
 
以色列拥有多个导弹防御系统,包括铁穹、 “大卫投石索”(David’s Sling)和美国着名的爱国者系统。
 

技术故障

 

以军指挥官承认,铁穹和大卫投石索系统在拦截、击落低飞导弹和火箭方面没有取得很大成功,例如巴勒斯坦人从加沙地带向邻近的定居点发射的火箭。

 
以色列媒体援引国防军总参谋长加迪·艾森科特的话称,在最近的对抗中,铁穹在拦截巴勒斯坦火箭和迫击炮方面的成功率并不高。由于“技术故障”,“大卫投石索”反导系统未能拦截7月24日从叙利亚方面发射的导弹。
 
根据非官方以色列消息来源,以色列一直认为是“军工骄傲”的铁穹系统,其拦截率不超过40%,这意味着在向以色列发射的每10枚火箭中,只有4枚被截获。
 

庞大的预算

 
以色列公布的军事预算高达190亿美元,按人口比例来看,其是军费预算最多的国家。美国不仅是以色列安全的主要保障者,而且保证以色列军队超越所有中东北非阿拉伯军队。
 
以色列还有核武库,包括数百枚核武器及其运载系统,如远程F-35和射程超过7,800公里,弹头重量超过半吨的杰里科导弹。
 
以色列还拥有先进的潜艇舰队,必要时可以装备核武器。此外,以色列被认为是致命的化生武器领域里的少数几个先进国家之一,但这些武器的细节是保密的。
 

过度担忧

 

尽管以色列武器在数量和质量上均在提高,历届美国政府定期多次、并以最强烈言辞向以色列承诺美国保障以色列的安全,确保后者力量超越所有实际和潜在敌人的力量,但这并没有减少犹太人的恐惧和焦虑。
 
以色列军方和政治机构对其安全事务极其痴迷,包括:以色列最近开发无人机,以拦截和摧毁巴勒斯坦人发射的、引起加沙地带附近的以色列地区发生火灾的燃烧风筝。
 
然而,这种方法并未能成功阻止燃烧气球和风筝。历史总是相似的,在20世纪90年代,以色列军队也制造了一种安装在装甲车上的投石机器,用于向巴勒斯坦人投掷石块。
 

不同的解释

 

在这个全球军事化程度和防御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缘何以色列人会过度关注安全问题?其焦虑现象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无疑,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充满着国家安全和人身安全风险的国家——以色列。尽管其拥有最好的武器,包括核武器,但我们看到的是,犹太人一直生活在恐惧和担忧之中。
 
以色列的过度恐惧,与凶手或扒手感受的“存在焦虑”(existential anxiety)”非常相似。凶手总害怕被正义之手捉拿,或者被死者家属联系,而小偷则总害怕会被暴露。只要以色列仍然存在,焦虑就仍然存在;被杀害的流血者不会原谅,也不会接受;以色列手沾的鲜血很多,风水之轮永不停息。
 
以色列人心里清楚,他们现在生活的土地不属于他们,而是通过武力从土地的主人身上偷走的,这使以色列政府痴迷于制定诸如“犹太民族国家法”此类种族主义法律。
 

集体焦虑

 

以色列人存在安全焦虑和对未来的恐惧的这种广泛现象,并不是宣传问题或边缘问题,而是一种对以色列的犹太意识和犹太潜意识的占据。与来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犹太人相比,这在德系犹太人,即“阿什肯纳兹犹太人”(Ashkenazim)中尤为突出。德系犹太人特别深感种族灭绝的恐惧,感觉反犹太幽灵总是如影随形,尽管他们意识到反犹太主义的最大根源和动机,是因为其自身对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犯下了可怕罪行。

 
确实,东方犹太人并没有像德系犹太人那样遭受种族灭绝,他们在阿拉伯伊斯兰国家里正常生活,因此我们看不到他们对德系犹太人对安全问题的痴迷;但是,如今,他们却从德系犹太人身上完完全全地复制了恐惧、焦虑以及有毒的种族主义,也许这是为了向霸权者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显示他们的本质是犹太的。
 
以色列“集体精神病”(collective psychosis)的主要原因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对巴勒斯坦人曾经和现在犯下的巨大罪行。
 
难道你没有注意到,每每巴勒斯坦人和世界提醒他们几十年前的所作所为,即对巴勒斯坦的占领及驱逐致使他们流离失所的时候,他们都会丧失理智吗?
 
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当加沙地带的学童们接近加以边境围栏而没有对以色列军队构成任何威胁的时候,他们如何失去理智,向这些孩子的头部开枪吗?当一个犯罪者害怕暴露行径,或遭受害者复仇的时候,他就会犯更多的罪,成为惯犯;这,就是对以色列行动的合理解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