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将成为土耳其第一任执行总统

2018年7月7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抵达安卡拉议会会议时,问候执政党AK党(AKP)的议员。[路透社/ Umit Bektas]
2018年7月7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抵达安卡拉议会会议时,问候执政党AK党(AKP)的议员。[路透社/ Umit Bektas]
埃尔多安在上个月大选胜利后,宣誓就任土耳其总统,这使他能够以更高的权力保住其职位。
 
将有数十名外国领导人和政要出席7 月9日的就职典礼,其中包括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和卡塔尔埃米尔•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
 
根据去年全民公决中批准的修宪,首都安卡拉的这一事件将包含该国从议会制到公职人员制的过渡。
 
在新制度下,64岁的埃尔多安将领导该国行政部门,并有权任命和罢免副总统,新任职位,以及部长,高级官员和高级法官 ——无需经过议会批准。
 
总统还将有权解散议会,发布行政法令并实施紧急状态。新系统中不存在总理。
 
7月9日晚些时候,在6月24日总统大选中获得52.5%选票的埃尔多安将获得另一轮为期五年的任期,他将宣布他的新内阁。
 
埃尔多安此前表示,新内阁中不会有正义与发展党(AK党)的成员或议员,暗示它将由前政治家和官僚组成。
 
AK党在6月24日进行的议会民选中取得42.5%选票,其盟友右翼党派民族行动党(MHP)获得11.1%,使双方集团获得议会多数席位。
 
检查和平衡,经济
 
埃尔多安作为总理或总统执政已超过15年,他一再强调,强有力的执政总统将创造稳定的环境,使该国能够“以更强有力的方式迈向未来”。
 
然而,反对党,土耳其的西方盟友和其他批评者表示,该制度授予总统新权力,却缺乏必要制衡,称其为“一人统治”。
 
埃尔多安开始了他的新任期,他面临一系列经济挑战,包括利率上升和通货膨胀,以及里拉对美元的大幅贬值。
 
经济学教授兼专栏作家塔纳•伯克索(Taner Berksoy)表示,降低利率将是新政府明的显优先事项。
 
他在伊斯坦布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目前,实际利率还不足以抑制通货膨胀,我们尚未看到内阁经济学家会对此采取什么措施。”
 
“然而,无论如何,利率都会有所下降,因为在就职典礼之后,土耳其的(经济)风险会逐渐下降。”
 
但伯克索补充说,利率下降“还将取决于新政府干预央行政策的程度”。
 
在竞选期间,埃尔多安明确表示,如果再次当选,他将在经济方面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度,并会推动利率下降,一些分析师认为,此举可能会引起投资者对于该国中央银行独立性的担忧。
 
紧急状态
 
埃尔多安在选举前的另一个重要承诺是解除紧急状态。该国自2016年7月政变企图以来,一直处于紧急状态。
 
当时,政府逮捕或解雇了10万多人,其中包括超过1.85万名公务员。
 
安卡拉方面表示,清洗和拘留旨在将葛兰—一个因失败政变而被指责的宗教领袖—支持者从国家机构和社会其他部门移除出去。
 
流放到美国的葛兰否认参与过数百人被杀的政变。
 
美国和欧盟的许多成员以及国际权利团体一再谴责该国的拘留和清洗,声称安卡拉正在利用紧急状态作为惩罚持不同政见者的借口。
 
“欧盟可能会采取更为温和的言论”
 
在过去几年中,土耳其与布鲁塞尔欧盟成员国的会谈一直停滞不前,因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人员命运以及葛兰引渡到土耳其等问题,其与美国的关系最近也一直紧张。
 
在埃尔多安就职典礼之前,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兼土耳其分析师加利普•达莱(Galip Dalay)表示,他预计土耳其未来的外交政策方式不太可能有重大变化。
 
达莱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预计,欧盟和安卡拉在未来会有更温和的言论,尤其是土耳其紧急状态和经济担忧的解除。”
 
然而,他补充说,由于安卡拉和欧盟之间的问题根源已在紧急状态之前存在,他无法预见双方会在“分歧”上出现“任何重大发展”。
 
今年早些时候,土耳其军队和叙利亚自由军武装人员向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Afrin)发动军事行动,其目的是驱逐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民兵 ——人民保卫军(YPG)。
 
安卡拉方面认为,叙利亚的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派别YPG是与被禁库尔德工人党有联系的恐怖组织。
 
针对YPG的行动激怒了美国,但土耳其也因华盛顿对该武装团体的支持而对其北约盟友表示不满。
 
与此同时,安卡拉还与德黑兰和莫斯科保持密切合作,以结束叙利亚战争。与此同时,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合作在能源和国防等多个领域得到扩展。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达莱说:“我希望美国和安卡拉可以在未来的时间里更
多地谈论叙利亚。”
 
他补充说,鉴于华盛顿是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对象,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之间的合作将“不会那么繁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