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魅力攻势赢得华盛顿的“芳心”

谢赫塔米姆4月在白宫会见特朗普 [路透]
谢赫塔米姆4月在白宫会见特朗普 [路透]
上周,包括国会议员和美国政府官员在内的几十人聚集在华盛顿的一个豪华社区,为卡塔尔外交大臣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萨尼举行晚宴。
这似乎与一年前的情景有所不同。当时,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2017年6月与卡塔尔断交,指责后者助长地区动乱和与伊朗走近,而多哈断然否认这一点。当时,没有一名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与卡塔尔官员在华盛顿共进晚餐。
 
在抵制卡塔尔行动之后,特朗普在推特上暗示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尽管其他美国官员强调卡塔尔是其盟友。
 
“封锁发生时,他们(卡塔尔)不在国会。” 卡塔尔前顾问乔伊阿拉汉(Joey Allaham)说。
 
但是,封锁危机发生一年后,事情发生了变化,尽管危机还在继续。显示,卡塔尔成功地说服了一些议员和有影响力的美国人,让他们相信,卡塔尔是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的盟友,是不公平抵制的受害者。
 
卡塔尔游说人士表示,卡塔尔这一战略已经让这个欧佩克小成员国损失了数千万美元,其目的是接触特朗普身边的人,并在国会进行游说。
 

蓄势已久的紧张局势

 

卡塔尔封锁危机源于该地区长期酝酿的紧张局势。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对这个小而但富有的海湾国家在地区事务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感到嫉妒,例如支持内战或分裂中的某些派系,在中东斡旋和平协议。

 
美国与危机双方都有密切的同盟关系,进退两难,美国试图进行调解,但没有成功。
一名政府官员说,美国担心,如果德黑兰支持卡塔尔,这个裂痕可能会让伊朗在海湾地区的地位得到加强。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说,特朗普希望“争端得到缓解和最终得到解决,因为这只会对伊朗有利”。
 
的确,封锁后伊朗与卡塔尔的关系有所改善。在封锁国关闭领空后,伊朗向卡塔尔航空公司开放了领空,而卡塔尔则恢复了与伊朗的全面外交关系。一名前伊朗外交官表示,封锁侵犯了“卡塔尔等独立国家选择盟友的权利”。
 
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奥泰巴(Yousef Al Otaiba)表示:“与其希望美国政府解决危机,卡塔尔应直接与阿联酋及其邻国建立对话。”
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作出回应。
 
游说战
 
卡塔尔雇佣了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人。例如,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表示,他为卡塔尔人做过调查,并在4月份成为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几周访问了多哈。
 
而在同一时期,阿联酋和沙特各自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也得到了一些盟友,比如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共和党筹款人埃利奥特·布洛伊迪(Elliott Broidy)。布洛伊迪在2017年5月资助了一个故意中伤卡塔尔和穆兄会的会议。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埃德·罗伊斯(Ed Royce)披露了一项将卡塔尔列为恐怖主义支持者的法案计划。罗伊斯在会议两天后向国会提交了这项法案。
 
两名游说人士表示,卡塔尔“动员了所有其在国会的支持者”反对该法案,包括向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的办公室提出上诉。该法案已在国会搁置。
 
莱恩将有关该法案的问题转给了多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但后者没有回应。
布洛伊迪说:“可以理解的是,卡塔尔人召集了他们所有的游说人士和支持者,试图破坏该法案,但关于这些问题的最后一章尚未撰写。”卡塔尔否认他的指控。布洛伊迪控告卡塔尔涉嫌入侵他的电子邮件,遭卡塔尔否认。
卡塔尔寻求接触不可能的盟友。今年1月,美国犹太复国主义组织主席莫顿·克莱恩(Morton Klein)访问卡塔尔与卡塔尔国领导人埃米尔谢赫塔米姆会面。
 
克莱因仍对卡塔尔持批评态度,但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他表示,对卡塔尔采取的一些解决其担忧的措施感到鼓舞。
去年秋天,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了谢赫塔米姆。
会面过去一周内,卡塔尔航空公司表示将购买6架波音飞机,价值21.6亿美元。波音公司拒绝置评。
 
今年4月,谢赫·塔米姆在白宫再次与特朗普会面。
卡塔尔驻华盛顿大使馆表示:“用事实取代封锁国家的谎言需要时间和资源,包括邀请代表团访问卡塔尔,自行调查封锁事件。”
来源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