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谈判:库尔德如何转向了叙利亚政权?

2015年,叙利亚民主委员会在哈萨卡召开会议 [半岛电视台]
2015年,叙利亚民主委员会在哈萨卡召开会议 [半岛电视台]
叙利亚政权与“叙利亚民主委员会”与在大马士革举行了前所未有的会晤,虽然会晤并未出台任何重要成果,但是,此次会议的召开意味着库尔德人对叙利亚政权的立场发生了深度转变,并使叙利亚北部及东北部成为下一阶段的突出话题。
 
“叙利亚民主委员会”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下设的政治机构,这场自7月26日开始的谈判,是该委员会与叙政权之间的首次公开谈判。委员会宣布,双方达成协议,将建立联合委员会,以“开展对话与会谈,为建立民主、分权的叙利亚绘制路线图”。
 
叙利亚民主委员会代表包括其政治、军事层面的领导人,谈判在双方的期望存在巨大分歧的情况下,讨论叙利亚北部自治区的未来。
 
但是,有证据表明,库尔德人对叙政权的战略及立场有所调整,特别是在土耳其对该区施加压力之后。
 
此次会谈举行的背景是,叙利亚政权即将军事解决包括耶尔穆克谷地、库奈特拉等南线问题,其视线已经转向叙利亚东北部处于库尔德人控制下的伊德利卜省及其周边地区。
 
库尔德人是叙利亚现存的第二大力量,控制着全国近30%的面积,自2012年叙利亚政权逐渐撤出叙利亚北部及东北部地区(土耳其与伊拉克边境处)之后,库尔德人的势力不断增长,并随后宣布自治,近两年前,宣布在西库尔德斯坦地区实行联邦制度。
 
叙利亚民主军在美国的支持下,控制着幼发拉底河以东大部分地区以及拉卡省大部分地区,还有代尔祖尔全部乡村地区、幼发拉底河以北及哈萨卡省。
 
此外,叙利亚民主军还控制着阿勒颇东北部的乡村地区,及幼发拉底河以南的村庄,西起塔巴格,东至拉卡市。
 
当前哈萨卡省内仅有卡米什利和哈萨卡两座城市处于叙利亚政权的控制区域。
 

库尔德人聚集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哈萨卡市[路透社]
 

时机与原因

 
战争的变量提高了双方相互需要的程度。在土耳其及叙利亚自由军在美国与俄罗斯的默许下,对阿夫林地区发动“橄榄枝”行动之后,特别是在美国与土耳其就曼比季地区达成协议之后,库尔德人不得不改变他们的立场,并朝着亲近叙利亚政权的方向前进。 
 
库尔德人感到了来自美国的背叛,特别是美国对于阿夫林和曼比季的立场,以及从美国对伊拉克库尔德人公投的态度中所汲取的教训,此外还有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使库尔德人意识到,仅仅依靠美国是不现实的,自治美梦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是遥不可及的,将受到土耳其、叙利亚政权及美国、俄罗斯保守势力的全面否定。
 
美国总统特朗普关于撤出叙利亚的声明,以及美国后来在叙利亚北部问题上自相矛盾的立场,再加上美国对土耳其利益作出的妥协,这些都引起了库尔德人的深深恐惧,担心失去全部盟友,并落入土耳其与叙利亚夹击之下。
 
土耳其因素似乎是库尔德人与叙利亚政权在叙北部进行会晤的基石,因为它对二者而言都是迫在眉睫的危险,特别是在受到土耳其支持的反对派在阿勒颇不断推进的情况下,土耳其还威胁称将抵达哈萨卡与卡米什利。
 
目前进行的谈判完全基于过去的经验,并制造了“土耳其威胁”。在2月份土耳其发起的橄榄枝行动中,叙政府军参与了捍卫阿夫林的行动,因此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向政府军交出了阿勒颇东部的几个地区。
 
目前,叙利亚政府军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解决伊德利卜战线,在人口稠密地区实施军事行动的困难性,要求叙政府军必须解决其他所有热点战线的问题,哪怕是暂时性的。
 
与此同时,叙利亚政权也清楚,即便不时发出军事威胁,但真要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库尔德问题,不仅开支巨大,而且面临诸多困难,不易全面解决。
 
另一方面,叙利亚政权与库尔德人签订的协议,以及包括警察与军队在内的政府机构回归叙东北部地区,这些对叙利亚政权而言,意味着现阶段的另一场政治胜利,特别是这些地区是国内动乱的主要根据地。
 
虽然库尔德人控制着富含石油和天然气的地区,特别是代尔祖 尔与哈萨卡东部的油田,但是炼油过程及管理经验,特别是出口线路,仍处于叙利亚政权的控制之下,这也是促使双方签署协议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此情况下,叙利亚民主委员会联合主席向法新社记者表示,谈判大致包括“服务性的”问题,以及医疗、教育、电子、水务等方面,“为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分权而治的叙利亚绘制路线图”,从而证实了库尔德人对叙利亚政权的需要。
 
对叙利亚政权而言,叙利亚民主委员会7月16日在塔巴格召开的第三次会议,决定采取与叙利亚政权进行对话,并强调“去中心化”的观念,而非“联邦制的”,这似乎意味着库尔德人对现在与未来所作出的让步。
 

土耳其支持下的反对派部队控制了阿夫林地区,这是推动库尔德人走向叙利亚政权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路透社]
 

赌注与变量

 

亲叙利亚民主委员会的消息称,鉴于双方在观点与解决方案上的分歧,此次谈判过程并不会容易。同样,危机涉及的其他国家的立场间也存在分歧。

 
例如,俄罗斯支持双方进行谈判,并以叙利亚政权恢复对叙东北的统治为走向,而美国、土耳其作为叙利亚北部问题中最突出的两股势力,二者也对谈判进程表示密切关注。
 
叙利亚民主委员会联合主席表示,“与叙利亚政权之间的谈判,美国人是知情的,但是他们没有干预委员会的决定,同样,也没有为谈判限定任何方向或相关政策”,他还指出,俄罗斯方面也知晓谈判所有的进程。
 
分析人士强调,根据美国与俄罗斯在赫尔辛基峰会上达成的协议,美国并不会阻碍叙利亚政权恢复对叙东北部地区的控制,以及在叙南部实现“去中心化”的目标,同时维持美国在当地的利益,条件是俄罗斯能够有效地遏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
 
土耳其对叙利亚政权与库尔德之间加速亲近的情况持警惕态度,这将对其在地区的影响力产生重大的影响,并影响其针对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的行动走势。
 
叙利亚政权与库尔德之间的协议,还可能影响伊德利卜及阿勒颇以北的军事行动,得到了土耳其支持的武装反对派,将在未来的战场中看到库尔德战士为叙利亚政权提供的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库尔德人一直被排除在叙利亚政权与反对派在日内瓦及阿斯塔纳进行的谈判之外,这主要是因为反对派与土耳其的共同反对。
 
与此同时,武装反对派还指责库尔德部队与叙利亚政权之间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联系。
 
过去几年中,库尔德武装与叙利亚政权之间进行了多次谈判,但都没有得取得值得一提的结果,但是,不断增加的政治压力与新的实际压力,促进双方进一步寻求妥协方案以解决问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