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登记:叙利亚新屠杀

叙利亚政权通知被拘留者家人他们的死讯
叙利亚政权通知被拘留者家人他们的死讯
2011年9月6日,叙利亚情报部门逮捕了穆罕默德·舒尔巴基(Mohamed El Shorbagy),强迫他联系其兄弟叶海亚,告诉他受伤了,要求快去救他。当时,“伊斯兰国”尚未建立,“努斯拉阵线”尚未出现,叙利亚革命者也还未“解放”政权控制的土地,叙利亚政权只是挥舞武器,民众只是走上街头高喊要求。
 
出于对兄弟的担心,当时在德拉雅市(Darayya)匿藏的两位革命者——叶海亚和他的朋友基阿斯·玛塔尔(Ghiath Matar)起身去救舒尔巴基。之后,他们遭到了伏击,三个人都需要援救,但希望渺小,没人能出手相救,甚至是几天后参加戈阿斯葬礼的美国、法国、德国和其他国家大使。
 
基阿斯·玛塔尔,17岁,是一名叙利亚活动家,因2011年示威游行期间在家乡德拉雅向安全战士和叙利亚政权部队赠送玫瑰和水而闻名。在2011年9月10日,在他与两名同伴被捕后的第四天,政权军将基阿斯被子弹打中、满身瘀伤的尸体还给了其家人。而叶海亚和穆罕默德(也被称为马因)的下落,则在被绑架后第7年才为人所知。
 


舒尔巴基于2011年9月被叙利亚情报局逮捕,根据民事登记于2013年1月去世 [半岛电视台]

 
死亡登记
 

在民事登记处(被绑架者的家庭的共同计划,目的是获知其子女的命运),一位雇员告诉叶海亚的家人,他们的儿子已登记在民事记录中,其死亡时间是2013年1月15日,但没有任何死亡原因或地点等细节。

 
不仅如此,家人还得知,叶海亚的兄弟穆罕默德于2013年12月13日去世。将其死讯记入民事登记的叙利亚政权似乎要掩盖罪行。
 
如果说叙利亚难民问题困扰了整个世界,以至于成为不止一个国家的选举重要议题之一,那么,隐藏在阿萨德政权监狱中的囚犯无疑更加痛苦,而媒体和政治对这些消息的封锁,不亚于监狱的黑暗。据叙利亚人权网估计,超过21.5万叙利亚被拘留。
 
为了避免国际方面对这些未经审判和指控的数千名被拘留者进行跟踪,叙利亚政权似乎偷偷将被拘留者的名字记录在民事记录中,而民事记录已成为“送葬者”为寻找他们家人命运的目的地。
 
叶海亚和穆罕默德·舒尔巴基是德拉雅一千名被捕者中的两个,叙利亚政权将这些名单送到民事登记。该登记处的消息人士透露,还有第二份名单,其中估计是被叙利亚政权逮捕的3400德拉雅人。
 

 
作秀审判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2017年报告《人类屠宰场:塞德纳亚监狱的大规模逮捕和系统灭绝》,受害者中有遭受酷刑而死的,或在塞德纳亚监狱的“作秀审判”中被处死的。

 
政权试图掩盖的罪行并不只是在德拉雅市被揭露。事实证明,其他叙利亚城市的公民身份登记也收到了数百名被拘留者的名单,其中许多人是“和平一代”,即这些人在叙利亚革命的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叙利亚自由军”或武装反对派组织出现之前就已被逮捕。
 
沙姆新闻网报道称,这些被拘留者名单包括:哈塞克省750名,阿勒颇550名,霍姆斯的泰勒凯莱赫480名,大马士革农村的姆阿达米(Muadamiyat al-Sham)的450名,大马士革农村亚布卢德(Yabroud)30名以及德拉雅1,000名。此外,最近叙利亚政权还发出了数十名被拘留者的死亡证,上面写明他们死于心脏病。
 
阿萨德监狱的受害者不仅只是叙利亚人。“叙利亚巴勒斯坦人工作组”表示,其记录了533名巴勒斯坦人——包括妇女和儿童——遭酷刑而死。该组织指出,叙利亚安全部门仍然隐藏着监狱中1682多名巴勒斯坦囚犯的命运。
 
“没有公民,这个家园就不是家园。”叶海亚·舒尔巴基在革命开始时期的一段视频中说道。但他的愿景似乎违反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愿望,后者利用伊朗人和俄罗斯人来清除违反其愿望的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