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两国方案 我们为何不尝试六州联邦解决方案?

Forget the two-state solutionWhy don't we try a six-state federal solution?
作者谈及建立一个六州联邦解决方案,每个州都具有独立主权(盖蒂图片)
前美国国务院官员丹尼尔·霍兰德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该官员在文章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冲突的联邦解决方案,据悉,丹尼尔·霍兰德在2010年至2013年间曾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及加沙地区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工作。

霍兰德在文章中指出,尽管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及美国中东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致力于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中东解决方案润色,但全世界对该交易作出了预期的回应:叹息和集体漠不关心,这是因为所有迹象表明,美国总统的计划绝不可能为当下的巴以冲突提供一个切合实际的解决方案,绝不可能帮助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美国总统及其顾问与参与“制造”和平进程的大多数政治家和专家们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中很少有人,甚至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对两国方案进行进一步思考,为什么不能建立一个联邦国家呢?

唯一的选择

正如今天所表现的一样,捍卫两国解决方案变得非常困难,为两国确定清晰的边界在现阶段已经不再是一个具有价值的解决方案了,例如,有关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地区划分新“绿线”的看法存在很大争议,这条绿线怎么能与以色列政府建造的隔离墙位置有所不同呢?与此同时,有超过50万名以色列人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定居点内,以色列计划将继续在东耶路撒冷扩建犹太人定居点,其中包括最敏感的地区,例如马阿勒阿杜明定居点附近的E1地区。

某些认为两国方案已经成为不可行实施方案的观察家们强调称,近年来,将所有人置于一个政府权力之下的一国解决方案成为唯一的选择,但是,一国方案遇到了另一个难以克服的障碍,即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文化身份中心地位问题。

简单地说,以色列人将接受一个与他们为犹太人民拥有家园努力相矛盾国家的想法是天真的,巴勒斯坦人将接受生活在一个不仅仅属于自己国家的想法也是天真的,尽管如此,中东地区不属于那些轻易丧失希望的人们,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解决尚未清晰的边界问题,我们如何允许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同时建立保持自己文化身份的政府?

联邦解决方案可以通过允许每个州更灵活地绘制边界来提供解决方案,这也可能使以色列不必完全脱离约旦河西岸地区,该地区被认为是一个政治上不受管制的地区。

六个州

让我们设想一个政治框架,其中包括六个独立的联邦州,每个州都拥有自己的权威,这可能包括以色列境内的几个地区,例如以色列中部和北部以及南部内盖夫地区等地,联邦解决方案将包括最具争议的地区,例如耶路撒冷圣城、被占领的戈兰高地、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区。

该提案将允许每个州政府完全尊重当地民众的文化属性和文化身份,同时确保中央政府尊重所有人的人权和民主权利,例如,约旦河西岸大部分地区属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辖,该地区的以色列居民仍然可以继续生活在该地区,只要他们尊重该州的权利机构,再比如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圣城包括一些最敏感的地区,该地区可以由巴勒斯坦及以色列联合政府来管辖。

毫无疑问,很多人将对这种想法表示反对,认为这是一种单纯的、理想的想法,但鉴于我们不太可能就建立联邦国家想法达成一致,因此,认为建立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想法之上的解决方案是唯一解决方案的看法,也是一种天真、理想的想法,现在真得是时候要对巴以问题进行创造性思考了,旨在结束巴以持续性冲突、保护身份以及保护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安全和权利。

来源 : 华盛顿邮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