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墙如何影响耶路撒冷及其居民

隔离墙为耶路撒冷居民带来了人口、社会和经济影响。 [半岛电视台]
隔离墙为耶路撒冷居民带来了人口、社会和经济影响。 [半岛电视台]
近日,一份有关耶路撒冷城市建造隔离墙的动机研究报告指出,以色列所称的修建隔离墙主要目的—— “安全问题”——并不是唯一目标,其背后动机是以色列占领当局计划扩大对耶路撒冷的控制、并将其完全犹太化。
根据研究中心发表的研究报告及地图和数据,以色列的目标是最大可能控制耶路撒冷市,撤离耶路撒冷人口以实现人口优势,以及控制土地。
研究员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占领者企图吞并耶路撒冷的一些定居点,例如马阿勒阿杜明(Ma’ale Adumim)定居点,迁出该市边界的一些居民区和地区,如Ras Khamis、Dahiat al’Barid、Shu’fat 营等,此外通过修建隔离墙以使长期措施容易落实,来加强对耶路撒冷人的控制。
 

地理扩张

据研究,自1948年以色列占领其西部地区以来,耶路撒冷市面积在若干阶段中得到扩大,当时耶路撒冷占该地区的90%。
研究人员解释,以色列占领1967年整个耶路撒冷城市后,以色列将该市面积扩大了七十平方公里,总面积达约126平方公里。
以沙龙为首的以色列占领政府于2002年4月批准修建隔离墙,并于同月16日开始施工,此后人们开始讨论隔离墙导致的风险和破坏。
根据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的数据,西岸隔离墙的长度为712公里,是320公里的绿线长度的两倍,而耶路撒冷市的长度约为202公里,隔离墙所隔离的面积占耶路撒冷面积的43%。
据该研究,根据设定的围绕耶路撒冷的城墙,这座城墙已经超过了占领市当局设定的范围,它覆盖南部,包括伯利恒市南部的古什埃齐翁(Gush Etzion)定居点约65,000杜纳亩的土地,以及东部马阿勒阿杜明定居点东部六万杜纳亩的土地。
 
北部包括皮斯加特齐耶夫定居点(Pisgat Ze’ev)约25,000杜纳亩,通过此路线,这座隔离墙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耶路撒冷市,并将其与巴勒斯坦的周围地区分开。
 
人口目标
 

根据这项研究,人口是建筑隔离墙的最重要目标,这是以色列一直试图赢得的。

 
研究员指出,自1993年以来,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占领政策,计划性地集中于:通过修建包括定居点的城墙,将定居人口带入城市。以色列希望,使仅占耶路撒冷居民12%的巴勒斯坦人居住仅占11%的土地上。事实上,三分之一的耶路撒冷人(130,000人)已经离开城市,现在在外面居住。
 
从政治动机来看,研究报告指出,以色列的长远目标是——尤其是在奥斯陆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达成协议后——将耶路撒冷问题变为最终地位问题,改变原有事实,强加既成事实,吞并耶路撒冷郊区以建立定居点 ,包括E1 定居点建设项目。
 
至于安全方面——以色列修墙的借口,报告称,这不仅是为了防止巴勒斯坦抵抗行动,也为了将巴勒斯坦人从耶路撒冷赶出来,将他们限制在特定地点,如位于隔离墙外的Kafr Aqeb,并将其变成以色列情报的温床。
经济方面,以色列主要有两个经济目标:第一是削弱耶路撒冷商人的经济,加强建立在耶路撒冷劳动基础上的以色列经济,完全控制耶路撒冷市场。
 
社会因素
报告称,社会因素是,隔离墙旨在将巴勒斯坦家庭分开,特别是其中一方持有以色列身份证,另一方持有巴勒斯坦身份证的家庭。
由于同一家庭内存在身份差异,约有21%的巴勒斯坦家庭与其亲属分开,约18%家庭与父亲分开,约12%家庭与母亲分开,而约有85%的耶路撒冷家庭难以探访墙外的亲属和父母。
研究还指出,由于修建隔离墙带来的“种族隔离”,71.4%的耶路撒冷人认为其与西岸的关系大大减弱,83%的人认为与以色列占领当局及其机构的关系得到加强。
报告指出,这些后果有助于以色列通过实行隔离政策,建立一个分离的社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