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领土的外国居民续签被拒

巴勒斯坦领土的外国居民续签被拒
巴勒斯坦领土的外国居民续签被拒
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4个手提箱,35年的回忆以及能再次见到朋友的希望,是美国公民罗杰•海库克(Roger Heacock)和劳拉•威克(Laura Wick)离开拉马拉的原因。
 
这对夫妇于1983年抵达巴勒斯坦,最初计划在这里待几年。但他们最终在这里建立了家庭和事业:罗杰是著名的历史教授,威克是大学的助产士和健康研究员。
 
两人都说并未打算留这么久——或者这样离开。
 
5月,当他们从国外旅行回来时,以色列移民官员给了他们两周的旅游签证,告诉他们可以在拉马拉的以色列军事协调办公室续签。
 
他们申请续签,但从未得到回复。
 
“我们不能留下来,因为如果我们留下来 ——而且我们已经超过一个月,我们会违法,然后很容易让他们说我们不遵守程序,” 罗杰告诉半岛电视台,这是他在拉马拉的最后一天。
 
自6月以来,以色列当局拒绝续签比尔泽特大学(Birzeit)至少6 名其他国际教员的签证。根据巴勒斯坦教育部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过去两年中,有8名在领先大学持有外国护照的教职员工因以色列当局拒绝入境或签证限制而受到负面影响。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罗杰和劳拉都必须每三到六个月旅行一次,以便更新他们的B2访客签证 ——这是以色列向寻求留在巴勒斯坦的外国人提供的唯一签证类型。
 
以色列当局似乎正在限制签证续签,他们可能被拒绝入境。
 
罗杰确信他的情况和他妻子的情况是一致的,这与以色列政府可能的相关人员或任何安全评估无关——这种情绪与熟悉该问题的活动人士相呼应。
 
“通过解决为社区带来价值的外国人,不让他们进来,生活质量下降,巴勒斯坦人被迫离开这个国家,因为它更令人窒息,”进入权运动(Right to Enter)创始人萨姆•巴霍尔(Sam Bahour)表示。
 
巴勒斯坦民政委员会官员告诉半岛电视台,以色列签证续签率从2017年的70%下降到今年迄今的10%左右。
 
据外国国民报告的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包括:文件要求的变化,处理时间的延长,持续时间的缩短,限制其到西岸的流动,以及可达2.2万美元的金融债券的需求。
 
由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不控制其边界,向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寻求工作或居住的外国国民发放签证的问题完全由以色列控制。民政办公室除了收集申请,递交文件和传递回复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做的。
 
同样来自美国的摩根•库珀(Morgan Cooper)也正在等待回应。
 
这位加利福尼亚人于2004年来到拉马拉。5年后,她在他的餐馆遇见了她的巴勒斯坦丈夫萨利赫•托塔(Saleh Totah)。
 
她是约3.5万名外国护照持有人之一,这些人以家庭团聚为申请理由,以获得巴勒斯坦居民身份。但由于在她结婚的时候,这种情况被冻结了——以色列认为对人口登记处的控制权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未来谈判的筹码 ——B2访客签证成了双刃剑。
 
“我必须在一周之内将护照交给以色列人。没人知道它会带来或不带来什么,”库珀告诉半岛电视台。 “如果你不知道,你在这里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不知道下个月是否可以留在这里。”
 
如果她得不到续签,库珀别无选择:她可以选择签证逾期,或者放弃,搬到拉马拉以外的任何地方。
 
库珀和托塔表示,他们长期处于这种困境,离婚成了餐桌上的对话——这对夫妇试图找到留在家里的方法。
 
库珀说,两次,以色列人告诉她移民美国或与丈夫离婚。“你不应该和阿拉伯人结婚,”库珀说,签证的负责人曾告诉过她。
 
这四人都说,他们在黑暗中战斗。他们说,以色列的程序没有写明,不清不楚,变来变去。
 
可以用来签发签证的理由同样也可以用来拒绝它们。
 
像罗杰和劳拉这样的人需要提交工作合同才能获得签证,但是签证要求上说“不允许工作”。
 
作为非居民,库珀和其他人可以通过以色列机场出国旅行;显然,以后不可以。
 
这份名单很长,但是坐在拉马拉以色列军事协调办公室办公桌后面的人似乎正在发号施令,据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进入权运动人士表示。
 
“他们会限制他们可以限制的一切,只要不花费太多,”她说。
 
以色列人否认采取更严厉的规则。
 
以色列协调办公室在答复半岛电视台的问题时说,关于外国人入境的政策没有改变。
 
巴勒斯坦人认为,问题在于似乎没有明确政策可以去改变。
 
“这是对(以色列)军事控制的草率应用;他们试图声称这是以色列移民政策的一部分,他们忘记了或是想要忘记……这是军事占领;我们的法律参考点
是《日内瓦四公约》,不是以色列内政部,” 巴霍尔说。
 
“然而,世界上唯一不承认这是军事占领的国家,是占领者本身—以色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