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欧洲及中国 特朗普“勒索”所有人

Arabia, Europe and ChinaMr Trump "blackmailed" everyone
特朗普以美国退出北约为由迫使北约领导人增加军费开支(盖蒂图片)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成功迫使他的欧洲盟友增加北约的军费开支,北约成员国承诺将实现军费开支占各自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北约的军费开支将达到约410亿美元。

事实上,军费开支占各自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是北约成员国2014年签订协议的部分内容,该协议明确规定,到2024年为止,北约成员国实现军费开支占各自国内生产总值2%的既定目标。

但是,大部分欧洲国家并没有实现上述既定目标,其中有些国家的军费开支勉强占到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5%,但美国总统曾不断公开地和秘密地对欧洲人进行威胁,最终,特朗普实现了自己的欲望,北约29个成员国宣布将增加军费开支。

“胡萝卜加大棒”

特朗普的政策打破常规,无论地理位置如何,特朗普对自己的传统盟友实行“大棒”政策,如论是对欧洲、海湾地区还是亚洲,特朗普均对其使用威胁与恐吓“大棒”,与此同时,特朗普似乎又对美国的传统敌人(俄罗斯和朝鲜)展现出仁慈而友好的一面,致力于与传统敌人实现和解。

自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特朗普一直对西方盟友挥舞着手中的“大棒”,特朗普在加拿大召开的G7峰会上与这些西方盟友彻底决裂,并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北约峰会上,对美国的欧洲盟友发出了一系列威胁。

特朗普在北约闭门会议上向欧洲盟友喊话称,“到2019年1月至,你们必须增加军费开支,否则美国就要退出。”特朗普首次在北约峰会上喊话德国总理默克尔,特朗普称,“默克尔,你应该就此事发表自己的立场。”

特朗普的威胁与恐吓最终使欧洲人屈服了,北约成员国最终同意增加军费开支占各自国内生产总值的2%。

在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特朗普仍然继续他的攻击,仍然提高的欲望野心,特朗普要求将军费开支比例提高至占各自国内生产总值的4%,并将实现该目标的日期延缓至明年。

尽管欧洲领导人吞下了这种打击,但一些官员不可能接受这种威胁,正如前德国外交部长西格马尔·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对特朗普批评德国作出评论道:“我们不可能接受这个要求,我们不抱有任何幻想,美国总统特朗普只懂得势力,因此,我们应该让他知道,我们也很强大。”

阿拉伯人并非特例

在特朗普——提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执政第一年间,不断对阿拉伯人施压,旨在尽可能多地获取阿拉伯人的金钱、资源及对以色列的支持,同时,特朗普不断对欧洲盟友施压,旨在迫使欧洲盟友在外交政策、国际贸易等问题上作出更大的让步。

特朗普担任总统以后首先对沙特阿拉伯进行了访问,后来被证明,这是历史上最为昂贵的访问,特朗普从对利雅得的访问中获取了4000亿美元的收益,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称,他想要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虽然数十亿美元已经从沙特流入特朗普金库,但特朗普在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访问白宫(3月)期间表示称,“沙特阿拉伯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希望沙特能为我们国家提供部分财富,并希望沙特能为我们国家以就业和军事设备交易的形式提供帮助。”

特朗普并没有满足于此,并继续对沙特及中东地区国家进行“勒索”,特朗普曾在4月份表示称,“没有美国的保护,某些中东国家撑不过一周。”特朗普还表示称,“美国于过去七年在中东地区花费了7万亿美元,富裕的国家应该为此买单。”

北约峰会结果表明,特朗普开始对他的西方盟友进行经济“勒索”,并在政治上对他们进行欺压,根据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北约前秘书长哈维尔·索拉纳的说法称,特朗普似乎没有意识到,“增加的军费开支并不会进入北约的预算,也不会被用于支付美国的保护费,这些军费开支只会增加每个国家的防务能力。”

哈维尔·索拉纳在一篇题为“西方国家的崩溃”中写道,“很显然,当他能够与其他国家进行双边合作时,特朗普感觉更加舒适。毫无疑问,欧盟(多边主义的堡垒)不符合特朗普的喜好。但是,当欧洲和美国相互支持时,并在基于共同准则的体制框架内运作时,欧洲和美国一直是最成功的,特朗普对‘分而治之’策略的偏好产生了一场只会创造输家的游戏,对西方国家乃至全世界都会带来损失。”

特朗普在与其他国家交往中奉行“勒索”外交政策,欧洲人和阿拉伯人并不是该政策的唯一受害者,美国已经与中国——美国最大的供应商——打响了贸易战,美国向中国征收约500亿美元的关税,并威胁称,将该关税金额提升至2000亿美元,中国也对美国采取了类似的回应举措。

同样,美国坚持要求墨西哥支付修建两国边界墙约200亿美元的建设费用,而该边界墙是由美国坚持修建的。

在对盟友进行经济“勒索”而关系不断恶化的同时,特朗普在过去一段时期内从五个国际组织和协议中退出,即:《巴黎协定》、伊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近东救济工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上述机构所持的部分立场及对美国侵略行为的不断谴责,导致特朗普的退出。

特朗普提出“美国第一”的口号,同时实施“美国第一”的政策,特朗普竭诚为该政策服务,并以此演变出其他的政策,特朗普为那些顺从或反抗的阿拉伯人带来了所谓实现中东和平的“世纪交易”。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