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协议命运模糊不清,伊朗向东步履艰难

德黑兰正向东做出艰难转变以推动其经济发展,同时应对来自西方国家不断加大的压力 [伊朗总统办公室/美联社]
德黑兰正向东做出艰难转变以推动其经济发展,同时应对来自西方国家不断加大的压力 [伊朗总统办公室/美联社]

由于2015核协议命悬一线,欧洲因美国重新制裁伊朗而动摇与后者做生意,德黑兰正向东做出艰难转变以推动其经济发展,同时应对来自西方国家不断加大的压力。

伊朗总统鲁哈尼前往中国沿海城市青岛,参加经济和安全峰会,预计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双边关系和未来的核协议举行会谈。

分析人士表示,在西方反伊朗情绪上升的情况下,鲁哈尼与习近平之间的会晤为德黑兰进一步巩固其与北京的经济政治关系以及中国加强其在该地区不断增长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提供了机会。

中国外交政策代言人《环球时报》6月6日报道说,鲁哈尼的访问将使伊朗与中国的”全面战略”关系”上升至新水平”。

“与美国不同,中国不会违背承诺,并将确保中伊关系不会受到影响,”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表示说。

对于自称为”既不是西方也不是东方”的伊朗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放弃核协议的决定意味着其调整政策,以便更接近东方。

“自从2017年底以来,伊朗不得不借用这句话 — ‘笑并承担’,一旦特朗普
违反协议,”国际研究学校外交政策和防务专家库提(Sumitha Narayanan Kutty)告诉半岛电视台。

目前看来,特朗普的决定”确实在推动伊朗向东行进”,伊朗记者阿里•努拉尼(Ali Noorani)补充道。

‘向东’

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伊朗对中国的依赖越来越大,这是其”东向”政策的主要力量。

当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在5月份表示,由于美国制裁豁免的机会可能”非常渺茫”,该国可能退出伊朗的联合天然气项目,中国加入。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宣布,它愿意从道达尔手中接管该项目的大部分股份。德黑兰还告诉道达尔,它有60天的时间来获得豁免,否则中国将获得合同。

2017年,当两家欧洲公司退出在伊朗东南部查巴哈尔港提供新起重机项目的招标时,一家上海供应商将合同关闭。

金融论坛报记者玛奇雅尔•莫塔莫迪(Maziar Motamedi)表示,由于未来几个月美国的制裁措施,许多欧洲交易可能会”落空”,因此中国已成为伊朗的”最大选择”。

莫塔莫迪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伊朗目前正在与中国公司就从保险到火车车辆的广泛交易进行谈判。

但中国在伊朗的多年存在证明,它不仅仅是一种替代方案,也是”最后手段”的合作伙伴,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的库提说。

她说,中国是唯一 “愿意在艰难时期进一步投资或进行贸易的”。

她补充说,当美国和欧洲在隔离伊朗时,这一点尤其”显而易见”。

‘做生意’

过去三十年来,中国为伊朗援助和投资数十亿美元 –包括建设伊朗首都地铁网络 –赢得德黑兰的赞许。

自2015年核协议签署以来,2016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伊朗,双方关系进一步发展,并承诺到2025年,将中伊贸易额提高到6000亿美元。

2017年,中国投资机构中信集团向德黑兰提供100亿美元信贷,另外还有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150亿美元。

截至3月20日,本财年数据显示,伊朗与中国的贸易总额为370亿美元,其中非石油产品占222.8亿美元。同期,伊朗对中国的石油出口至少达110亿美元。今天,中国是伊朗最大的进口和出口市场。

6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英否认该国企业撤离伊朗的报道,称北京与德黑兰”保持正常经贸关系”,并将在不违反国际义务的基础上继续进行合作。

华说,中国”反对一个国家根据其国内法对其他国家实施单方面制裁”。
有更多的中国公司不与美国进行商业合作,也有助于中国在伊朗的存在,库提说。

“他们如今可以从(美国)制裁中更好地保护自己。”

尽管如此,库提说,伊朗不希望对任何伙伴如此”严重依赖”,因此它也与其东方邻国印度保持联系,后者被视为中国的区域对手。

她说,伊朗人也”对中国的经商方式感到警惕”,这也是鲁哈尼政府等待
新德里加入Chabahar港口项目的原因之一。

对于印度而言,其对伊朗的立场取决于其自身的战略利益:能源和连通性,库提说。印度需要伊朗的石油,以及不通过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

与此同时,努拉尼说,如果中国能够向伊朗提供一切,那么就不需要核协议。

“即使可以,伊朗也希望有选择的自由,” 努拉尼说,这反映了伊朗人对其国家”独立”外交政策的普遍看法。

努拉尼补充说,如果鲁哈尼总统能够成功地控制伊朗潜在的经济损失,那么在美国退出核协议之后,尽管国内不满情绪增加,这也将有助于他保持对该国的控制。

他表示,这将让公众放心,”他们不必担心核协议的破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