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加一’: G7峰会召开前,对美国不满增加

魁北克, G7峰会之前,戴着领导人面具的抗议者聚集 [Yves Herman/路透社]
魁北克, G7峰会之前,戴着领导人面具的抗议者聚集 [Yves Herman/路透社]

加拿大,蒙特利尔 –本周的G7峰会可能更多的是关于止损的问题。

在美国对加拿大和欧盟在内的最亲密盟友征收贸易关税一周之后,这些主要工业国家的领导人开始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不满。

分析人士说,这种动荡大多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 他的反常和不可预测以及其政府越来越保护主义的政策。

西安大略大学教授兼政治学主任唐纳德•埃贝尔森(Donald Abelson)说:”我认为,这对许多美国传统盟友来说,不是一个好时机,他们越来越沮丧和失望。”

G7会议将于6月8日,9日在魁北克市附近地区举行,会议将汇集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领导人。

议程上?

埃贝尔森说,他期望领导人提出一个统一战线,并设法找出对付美国总统的最佳方案。

“他们必须弄清楚,他们将如何在华盛顿日益变幻无常的政府中,找到自己的方向,”他说。

“这是一场国际象棋比赛,但问题是,赌注高得令人难以置信。”

G7年度会议上,领导人将讨论关键政策要点,包括国际贸易、经济政策,安全和气候变化。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美国和欧洲中心主任托马斯•赖特(Thomas Wright)说,朝鲜的核计划也将被列入议程。

这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尤为重要,他在6月7日前往白宫,然后飞往加拿大,参加七国集团会议。

赖特表示,美国总统计划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会晤,安倍关心的问题是”总统不会考虑日本利益”。

赖特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告诉记者说:”这是G7议程的首要议题。”

他说,对法国而言,重点将是解决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上的决定,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试图阻止该决定却终是徒劳。

气候变化

与此同时,加拿大希望能够应对气候变化,并希望在首脑会议发布致力于性别平等的政策声明。

加拿大政府因支持并最近购买1100公里的Trans Mountain石油管道而受到抨击,许多人认为该举措不符合加拿大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

因此,就气候提出强有力的声明,对加拿大来说,尤其重要。

总统经济政策助理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马克龙和加拿大总理都将在G7与特朗普举行双边会议。

库德洛说,尽管最近出现了紧张局势,但他”毫不怀疑,无论发生什么短期分歧,美国和加拿大都将保持坚定的伙伴和盟友立场”。

但尽管美国方面有这些保证,但其最新的贸易措施”肯定会在峰会上引发众议”,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克日什托夫•派尔克(Krzysztof Pelc)说。

5月31日,特朗普政府确认将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国家的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增收26%和10%的额外关税 ,结束两个月免税期。

作为回应,加拿大表示将对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价值129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附加税或采取其他对策。加拿大财政部说,这些变化将在7月1日生效。

欧盟委员会以类似的方式作出回应,并表示将考虑其自身对策。

美国关税沉重

加拿大和欧盟都向世界贸易组织(WTO)对美国提起诉讼,认为特朗普政府在征收关税时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贸易规则。

“欧盟认为,这些单方面的美国关税是不合理的,与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不一致,这是保护主义,纯粹而简单,”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法语:Jean-Claude Juncker)说,他也将参加G7。

加拿大总理对美国提出关税的理由感到愤怒 –国家安全 –加拿大总理称之为”侮辱且不可接受”。

6月7日,他称特朗普的关税理由是”可笑”的。

佐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查尔斯•汉克拉(Charles Hankla)解释说,国家安全是国际贸易法中可接受的理由。

美国贸易政策专家汉克拉告诉半岛电视台,有一种”默认规范”,即不使用国家安全理由,因为它可能会破坏全球贸易体系。

他说:”我认为,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国家安全对他来说是一个有用的理由,因为它允许他在国内单方面采取行动,并给他在国际上这样做的借口。”

“实际上,我并不相信这里存在真正的国家安全问题,我认为它更像是一种有用的工具。”

美国‘保护主义’

无论何种推理,这一决定都凸显了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抬头,他是在美国第一的口号上当选的。

在他的指导下,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并威胁要退出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他补充说,虽然七国集团通常不是处理复杂贸易关系的地方,但它给美国提供了一个”小机会”,以便收回其关税决定。

汉克拉同意,他表示,特朗普过去曾回避贸易决定,但在像G7这样公开和严格的论坛上,可能不会发生。

“可以想像,当他脱离聚光灯时,他会改变他的政策?当然,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汉克拉说。

‘G6加一’?

尽管如此,本周,六位其他领导人关心的主要问题仍然是如何应对特朗普 –以及他们是否应该改变策略,如果是的话,还有什么替代方案?

“在特朗普政府的头500天里,这些国家一般都不愿意批评特朗普总统……我觉得在过去几个月里,这种方法没什么用,”赖特说。

这一点得到了埃贝尔森的回应,他说特朗普的行为 –从他的推文到他在美国政策上关键却看似突然的决定 –使其他人边缘化。

领导人是否在峰会结束时签署了惯例性的联合声明,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非常重要的。

本周早些时候,德国新闻机构德新社报道说,与特朗普的分歧让该声明”悬而未决”。这将是所有G7国家第一次不签署最后声明。

“许多记者把这次峰会称作G6加一,” 埃贝尔森说。

“你正在应对的人不一定手握所有的牌,可他是会造成很大破坏的人,我认为,这就是他们最终关心的问题,仅仅是止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