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以沙轴心将约旦踢出局?

肖恩:美以沙三方轴心建立后,约旦正靠拢伊朗土耳其和卡塔尔 [路透]
肖恩:美以沙三方轴心建立后,约旦正靠拢伊朗土耳其和卡塔尔 [路透]

近日,坦普尔大学政治学教授肖恩·尤姆(Sean Yom)在”中东之眼”网站发文,解释约旦现面临的艰难局势,称自美国-以色列-沙特轴心国控制中东地区事务以来,约旦的地缘政治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迫使该国努力寻找使其继续存活的战略。

文章称,两周前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伊斯兰合作峰会期间,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握手,让很多人惊讶不已。令人意外的原因在于,这位约旦国王一度位于逊尼派联盟的前列,该联盟认为伊朗为阿拉伯世界的永远敌人。

作者回顾,2004年12月,约旦国王阿卜杜拉警告美国和阿拉伯盟友称,”什叶派新月”(Shia crescent)是一场旨在颠覆并统治中东、无情的伊朗运动,从而开启了现代宗派时代。这个预言实现了,随之而来的逊尼派-阿拉伯的联合对抗,引发了与伊朗的新一轮紧张局势和冲突。

作者称,而促使国王阿卜杜拉二世握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自美国-以色列-沙特轴心国控制中东事务以来,约旦的地缘政治世界在2016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

他认为,约旦在新制度中不再有任何地位,其为了换取美国和地区大国提供的援助、武器及保护而获得的作用也未能恢复,因此不得不寻求新的联盟来确保生存;讽刺的是,约旦国王此前一直警告的敌人–现在成为了他的新盟友。


美国大使馆转移到耶路撒冷的决定,证实约旦已失去在和平进程中的作用 [半岛电视台]

约旦的作用

此前在与美国、海湾国家或二者的联盟接触期间,约旦表现相当稳定,获得财政和军事援助。如今,鉴于生存的必要性,以及约旦与地区、世界大国的野心不符,约旦改变了其外交政策。

自1994年与以色列签订和平条约以来,约旦一直是巴以冲突稳定的基石。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约旦是反”伊斯兰国”组织运动的主要起点,受到奥巴马政府的赞赏。 2011年至2017年,约旦获得来自美国价值12亿美元经济和军事援助,以及海湾地区的大量资金。

然而,这一战略是基于一种假设,即外部大国需要约旦解决它们的危机。但随着美以沙三边轴心国在地区舞台上的崛起,情况已不再如此。
作者称,特朗普、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联盟,导致约旦成为名义上的盟友。

作者指出,新联盟对巴勒斯坦问题最显著的影响是,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争议越多,该问题的最终结果就越有利于以色列,从而威胁到基于该问题而发挥作用的约旦的存在。

自奥斯陆协议签署以来,约旦就一直在以巴关系中斡旋,认为巴勒斯坦将建立一个独立国家,巴勒斯坦人能实现回归权。但现在情况已经改变,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到耶路撒冷是这一变化的标志。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约旦已不能确保其”后院”的安全,这可能将成为事实。

去年12月访问沙特阿拉伯期间,阿卜杜拉国王无法劝阻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实施其关于巴勒斯坦的计划。 根据作者的描述,2017年,他四次访问美国,旨在维护约旦哈希姆王国对耶路撒冷的管辖权,”但他失败了”。

今年1月,在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访问安曼时,约旦国王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并强调”世纪交易” 不符合约旦的愿望,是不可接受的。但不幸的是,沙特阿拉伯、美国或以色列并没有征求约旦的意见。

本·萨勒曼的复仇

作者指出,约旦早就借海湾顺境之风谋求发展,甚至考虑在阿拉伯之春期间加入海合会。然而,随着本·萨勒曼达到权力的金字塔顶尖,沙特开始另外对待约旦,从而导致约旦计划抵制沙特。

但是,本·萨勒曼想要报复,因此沙特当局拘留了来访的约旦-巴勒斯坦商人萨比赫·马斯里(其银行–阿拉伯银行,为约旦最大的金融公司)。此后,因为传言沙特暗中通信,阿卜杜拉国王便解雇了三名军方近亲。

另外,因为阿卜杜拉国王拒绝了本·萨勒曼要求约旦不出席伊斯兰会议组织巴勒斯坦问题峰会的请求,今年2月,沙特阿拉伯暂停了此前承诺的价值超2.5亿美元的对约援助。

在叙利亚问题上,三方轴心国未来誓要对伊朗部队进行地区干预,再次刺激叙利亚冲突,增加了约旦难民人数上升的风险。除了叙利亚难民的未来命运,这个小国还承载着一大批等待实现回归的巴勒斯坦难民的未来命运。


作者指出,本萨尔曼(左)以不同的方式对待约旦 [路透]

作者得出结论认为,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影响约旦地缘政治局势的波动未能受到阻挡。约旦的重要性并不在于其规模和实力,而是在于它说服外国盟友保护其利益的能力。

但是新美国轴心不再把安曼视为自身利益的核心,这种倒退促使约旦领导层重新评估其外交政策。

约旦在伊斯兰会议组织上与伊朗握手,可能预示着未来一年将发生的巨变,这些变化将挑战地区秩序,把约旦远远推到三方轴心国之外。约旦不仅可能与伊朗建立关系,继续拒绝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的首都,支持卡塔尔反对封锁国对其围困,并重新靠近土耳其。

然而,这样的策略不会使约旦王国更有影响力,但至少会确保它的生存。这是唯一重要的目标,尤其是在最近社会动荡的影响下。

来源 : 英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