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之殇: “仁慈天使”急救医护人员被杀害

21岁女医疗志愿者拉赞的死亡,导致自3月30日以来在加沙地带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的死亡人数上升至119人 [半岛电视台]
21岁女医疗志愿者拉赞的死亡,导致自3月30日以来在加沙地带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的死亡人数上升至119人 [半岛电视台]

萨布琳·纳贾尔已哭得筋疲力尽,不能再流泪了。她回忆起最后一次看到女儿活着的情景。

“她站起来冲我微笑,说她要去抗议。”在加沙地带南部Khuza’a的家中,43岁的她向半岛电视台哭诉。

萨布琳所指的抗议活动是自3月30日”回归大游行”以来,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围墙附近举行的第10次周五示威活动。萨布琳的女儿,21岁的拉赞,曾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位年轻女孩志愿要充当医务人员,帮助那些被以色列狙击手击中受伤的人。

“一眨眼功夫,她就出门了。我跑到阳台上看她的时候,她已经走到街的尽头了。” 萨布琳2日说道,周围坐着万分悲伤的亲戚、朋友和她女儿曾经治疗过的女性患者。

“她就像鸟儿一样在我面前飞走了。”

在Khuza’的抗议现场,目击者称,拉赞周五(1日)身穿医务人员的背心,双臂高举地走近围栏,向100码外的以色列士兵示意她并没有威胁性。

她当时只是想救出一名躺在围栏另一边的受伤抗议者,此前这名抗议者设法在围栏上挖了一个洞。

但就在这一刻,一颗实弹击中了她的胸部,子弹从背心后面的一个洞里穿了出来。

她成为了第119个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的巴勒斯坦人。自从民众举行呼吁巴勒斯坦人返回1948年被驱逐的家园的抗议活动以来,超过13000人受伤。




43岁的萨布琳(右二)参加女儿的葬礼,此外还成千上万的人悼念 [半岛电视台]

“只是我们而已”

莉达·纳贾尔也是一名医疗志愿者,拉赞在被枪击的时候,她就在她的旁边。

“当我们进入围栏要救出抗议者时,以色列人向我们发射催泪瓦斯。”与拉赞没有关系的29岁的莉达告诉半岛电视台。

“然后一个狙击手开了一枪,直接击中了拉赞。子弹的碎片还打伤了我们队的另外三名成员。”

“起初,拉赞没有意识到自己中了枪,但后来她开始大叫, ‘我的背,我的背’!”然后她就倒在地上。

她补充说:”我们身上的制服、背心和医疗包都非常清楚地显示我的身份,”她说道,”周围没有其他抗议者,只有我们。”

救死扶伤

在4月20日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拉赞说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参与抗议活动来帮助伤者。

“以色列军队确实会尽可能多地开枪,”她当时说,”这太疯狂了,如果我不在场,我会感到惭愧。”

上个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拉赞描述了她对这份工作的热情。

她说:”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拯救生命,救出 (受伤的)人。””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她继续说,并补充说这是人道主义工作。

拉赞还驳斥了社会对从事这一领域工作的女性的评价,称她自己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8点,每天轮班13个小时。

拉赞说:”人们常常评判女性,但社会必须接受我们。””如果他们不想选择接受我们,他们将被迫接受我们。因为我们比任何男性都有力量。”

医护人员参加他们的同事拉赞的葬礼 [半岛电视台]

萨布琳说,她的女儿从3月30日起就一直在前线照料受伤的抗议者,而不仅仅是在周五。在汗尤尼斯营地–加沙地带东部围栏一带设立的五个营地中的其中一个–她已为人熟知。

“她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萨布琳说,”她专注于做自己的志愿医疗工作,表明了她的力量和决心。”

“我的女儿没有武器,她只是一名医生,”她补充道,”她为人民贡献了很多。”

地面上的医务人员此前曾告诉半岛电视台,以色列军队已换了一种新的方式向示威者开枪。

以色列所用的这种武器被称为”蝴蝶子弹”,能在撞击后爆炸,粉碎人体组织、动脉和骨骼,同时造成严重的内伤。

“她是被一颗爆炸性子弹故意直接杀死的,这在国际法上是非法的。”萨布琳说。

她说:”我要求联合国进行调查,以便对凶手进行审判和定罪。”她形容以色列士兵是”残忍和无情的”。

然后,她安静下来了。

她再次说话的时候,周围的女性开始哀嚎。

“我希望我能看到她穿着白色婚纱,而不是裹着寿衣。”她说。

被瞄准的护理人员

巴勒斯坦卫生部在一份声明中称,以色列军队周五1日袭击了Khuza’a以东一群手无寸铁的平民,”一群身穿白色医疗外套的医护人员试图前往救出伤员”。

卫生部表示:”医护人员举起了手,强调他们不会对全副武装的占领者造成任何危险。”

“以色列占领军立即发射了实弹,击中了拉赞·纳贾尔的胸部,还打伤了其他几名医护人员。”

红新月会紧急医疗小组主任穆罕默德·阿勒西斯告诉半岛电视台,他们试图在将她转移到汗尤尼斯的欧洲医院之前对受伤后的拉赞进行立即治疗。

他说:”这不是第一次针对我们战地医务人员的事件,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这是针对医务工作者的战争罪,违反了《第四项日内瓦公约》,该公约赋予医务人员在战争和和平时期提供援助的权利。”

卫生部发言人阿什拉夫·阿尔-奇德拉补充说,周五有100多名抗议者受伤,其中40人被实弹击中,其他则因催泪瓦斯受伤。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自”回归大游行”运动开始以来,以色列占领军对238名卫生人员和38辆救护车列为袭击目标。


汗尤尼斯的葬礼 [半岛电视台]

“仁慈的天使”

6月2日在Khuza’a,数千人参加了拉赞的葬礼。

一段视频片段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视频中,拉赞的同事在医院里失声痛哭,他们面带震惊和悲伤。

在推特上,人们纷纷使用阿语的”仁慈天使”(指的是拉赞)作为标签HashTag。世界各地的用户对这位仁慈天使被杀表示谴责。

“医务人员是# NotATarget !(并不是袭击目标)”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尼古拉发推文称,并写道以色列需要”重新调整其武力使用”。

以色列军方声明表示正在调查该事件,同时也指责掌管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有预谋地将年轻儿童和妇女安置在暴力骚乱的前线,作为实现哈马斯目标的人体盾牌”。

回到Khuza’a,在护送拉赞的尸体到达葬礼之前,她的父亲拿出了拉赞那件沾满血的医疗背心。

“这是拉赞的武器。”他在屋外对当地电视台工作人员说。

他掏空背心口袋,拿出纱布和绷带。

“这是她的武器。”他重复道。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