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以色列士兵射杀的巴勒斯坦青少年:“我失去了我的腿”

阿卜杜拉·安卡尔上个月被以色列士兵以爆炸性子弹射杀,导致左腿截肢  [Hosam Salem / 半岛电视台]
阿卜杜拉·安卡尔上个月被以色列士兵以爆炸性子弹射杀,导致左腿截肢 [Hosam Salem / 半岛电视台]

一个多月了,每当她想到她的儿子阿卜杜拉时,拉尼亚•安卡尔(Rania al-Anqar)的心仍被悲伤和愤怒紧攥,她的儿子在被以色列士兵射杀后,遭遇截肢。

5月初,一个安静的星期四上午,这名13岁的男孩前往加沙市,以色列围墙附近地区。

“我带着我的弹弓,”阿卜杜拉,这个13岁的瘦小男孩告诉半岛电视台。

“有几个人在这个地区,一切都很平静。”

“我靠近围栏,开始扔石头,”他坐在轮椅上说。 “当我开始爬栏时,我看到一名以色列士兵躲在灌木丛中。”

阿卜杜拉的直接反应是跳下围栏并逃跑,但在他这样做之前,士兵用近距离爆炸子弹射入他左大腿。

“那一刻之后,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在我失去知觉之前,热的东西打碎了我的腿,”阿卜杜拉说。

该地区的目击者告诉安卡尔家人,以色列士兵将阿卜杜拉拖到他们身边,救护车在那里等着。然后这名男孩被送入救护车。

“一些人在早上八点半冲进我家,喊道:以色列士兵射击你的儿子,带走了他,” 拉尼亚,阿卜杜拉的母亲说。 “没有其他细节。”

“我无法控制自己,”她继续说道。 “我一直哭着跑到围墙那里。”

到达那里后,当时在该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告诉她,男孩被直升机带走,但不知道他被射击的细节。

“有人说阿卜杜拉头部被击中,其他人说在胸部,”母亲说。

这个家庭在这一天惴惴不安,试图弄清楚男孩是已经死了还是活着,如果还活着,是否被捕或者被送去接受治疗,以及如果接受治疗,那么他的伤势有多严重。

“我们向红十字委员会通报了发生的事情,”拉尼亚说。 “他们拿走了他的信息,并联系了以色列方面。”

当天下午,阿卜杜拉的父亲埃马德接到以色列协调和联络处的电话。

“一名以色列军官用阿拉伯语告诉我,他和以色列军队在一起,而我的儿子阿卜杜拉在比尔萨伯贝尔谢巴的医院,”这位46岁的父亲告诉半岛电视台。

“他们需要我或他母亲的身份证号码等个人详细信息,以便他们能够为我们中的一个人发放许可证,去医院看望阿卜杜拉。”

该官员没有提及阿卜杜拉的伤情。

“我们非常担心,”拉尼亚说。 “最后,我们决定让埃马德去。”

手术,截肢,休克

第二天是星期五,以色列在加沙地带以北唯一的行人过路处–埃雷兹检查站关闭。

然而,为了让埃马德通过,以色列军队打开检查站,这是一个特例。

“当我在医院看到阿卜杜拉时,我立即希望自己没有来,” 埃马德忍住眼泪说道。”他在重症监护病房,奄奄一息,他的身体插满了各种管子。”

埃马德回忆说,阿卜杜拉接受了三次手术,并输了八个单位的血液。子弹碎片和骨碎片严重影响了他的股动脉。

医生试图从未受伤的腿部转移一条主要静脉,但未能成功,这使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射伤五天后从大腿上方截掉左腿。

青少年的身体失去反应,在心脏停止后,不得不进行急救。

之后,他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他在那里呆了13天。

“我绝望了,” 埃马德说。 “那些日子,我在阿卜杜拉床边哭泣。我吃不下东西。医院里的人看到我哭泣时也会哭。”

“以色列医院的医护人员–医生,护士和其他人员谴责了这一事件,”他痛苦地补充道。 “他们问我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以色列士兵要以这种方式射击我的儿子,这样一个小孩?”

进入ICU一个星期后,医生决定唤醒麻醉下的阿卜杜拉。

“最让人心痛的时刻是当他醒来时,他认出了我,然后他开始感觉到他的腿,” 埃马德说,他的声音因悲伤而哽咽,泪水流下他的脸颊。

“当他发现他的腿被截肢时,我无法忘记他的反应,他不停地问:我的腿在哪里?我无话可说。他在摸索着他失去的腿时,他泪流满面。”

“我试图让他冷静下来,安抚他说会有一个假肢,但我和他一起哭泣,” 埃马德痛苦地说。

随后,阿卜杜拉与他的母亲通电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他一直在说,妈妈,你看,我失去了腿,我的腿不见了,”拉尼亚说。

她的悲伤很快演变成了愤怒。

“我的儿子没有对以色列士兵构成任何威胁,”她说。 “以色列士兵为什么没有冲地面或空中射击?”

“我的儿子马上就会逃跑,他仍是一个未成年人,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她谴责以色列的犯罪行为。

阿卜杜拉的父母呼吁国际儿童保护组织对他们儿子的事件展开调查,并起诉射击他的士兵。

“我们聘请了一名律师来跟进案件,我们不会对我们儿子的权利保持沉默,”父亲说。

超过一半的伤害因爆炸性子弹造成

自5月21日回到加沙以来,阿卜杜拉在加沙希法医院接受了两次手术,从左大腿上清除了死亡组织。在他配备合适的假肢之前,他仍然需要更多的手术。

“我们有在大腿截肢的病例,但不完全像阿卜杜拉的病例,”塔尔马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名少年在大腿上切断的位置相当高。

自从返回加沙后,阿卜杜拉每周都会去无国界医生诊所接受物理治疗。
希法医院急诊科主任艾曼•萨巴尼(Ayman al-Sahbani)博士告诉半岛电视台,根据自3月30日以来在回归大游行中受伤的抗议者伤情判断,他相信以色列军队正在使用新的武器装备。

“以色列狙击手使用爆炸子弹以击碎骨骼、组织,并切断静脉和动脉,” 萨巴尼说,示威活动中51%的伤害是由这些子弹造成的。

他说:”从数量上看,受伤的人数为15000人,其中7500人是因为爆炸性子弹。”

一些受伤的抗议者接受多达7次手术,他解释说:”在许多情况下,我们在多次尝试挽救腿部无效后,不得不采取截肢手段。”

医生继续说,许多病人需要紧急转到加沙外。虽然病人的转诊文件已准备好,但他们仍在等待以色列发放的医疗许可证,这使得他们更加危险。

埃马德说:”他(阿卜杜拉)需要从加沙转移到专业的假肢医院,他在加沙属于罕见病例。”

在斋月期间,埃及总统塞西宣布开放拉法过境点,只有三例截肢者途径埃及转诊,他说。

“重新行走,回到正常生活”

阿卜杜拉在他的床和轮椅之间移动时,仍然充满活力,脸上带着微笑,当他的母亲轻轻地劝告他小心,尤其是他试图不用拐杖一脚踩下他时,他也几乎不会注意。

然而,尽管他勇敢面对,拉尼亚说这个男孩还是容易出现情绪波动。

“受伤后,他变得烦躁,紧张,非常敏感,” 拉尼亚低声说。

“直到现在,阿卜杜拉坚持说,他不想见到他的朋友,他们不止一次来看望他,他会让他们离开。”

“他以前一直和他们一起玩,但现在他坐在轮椅上,他不能,”她补充道。

阿卜杜拉的伤情也让他无法参加期末考试,他拒绝再次回到学校。


阿卜杜拉仍然充满活力,但容易出现情绪波动并拒绝返校,他的母亲说道。[Hosam Salem / 半岛电视台]

“我受够了久坐,”阿卜杜拉说,他试图站起来,离开轮椅。

当被问到他意识到失去了腿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时,他的眼睛闪了一下。

“那是个难以承受的时刻,”他说道,笑容消失了。 “我哭了很多次,我感到震惊,我觉得我失去的远不仅仅是物质。”

突然,他变得积极起来。

“我必须到加沙外面看看,我要先有一个假肢,然后我可以回到正常生活,再次行走,”他说。

“我想成为一名音乐家,去看看这个世界。”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