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的巴勒斯坦领导层”破坏国家目标

阿巴斯坚称,和平谈判是建国的唯一方式 [M Torokman /路透社]
阿巴斯坚称,和平谈判是建国的唯一方式 [M Torokman /路透社]

分析人士表示,面对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的越来越大的压力,巴勒斯坦领导层的瘫痪和举棋不定,正在破坏国家的主要目标。

他们表示,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PNC)上周在拉马拉会晤时作出的决定表明,对于美以两国阻挠巴勒斯坦建国,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缺乏作出回应的意愿。

在会议期间,PNC作出了几项决定,包括将其与以色列的关系重新定义为”冲突”。

它驳斥了20世纪90年代开罗及华盛顿签订的一系列协议,并拒绝承认美国称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

82岁的阿巴斯过去坚持认为,实现巴勒斯坦建国的道路只有一条–与以色列进行和平谈判,而不是武装斗争。

‘战略错误’

表面上看,PNC的决定表明,这偏离谈判的道路,分析人士说。

然而,实际上,巴勒斯坦领导层太过脆弱,支离破碎,既无法退出与以色列的现有协议,也无法结束结束和平谈判的战略选择。

位于华盛顿的巴勒斯坦分析人士穆罕默德•达尔巴(Mohamad Dalbah)表示,巴勒斯坦人今天面临的危机源于阿巴斯和已故的阿拉法特与以色列签署了”灾难性”的《奥斯陆协定》(Oslo)。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奥斯陆协定》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是一个”战略错误”。因为它从未规定建立巴勒斯坦国,也放弃了耶路撒冷地位以及流亡的右派巴勒斯坦难民等核心问题。

1993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与以色列签署了奥斯陆协定,并成立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

该协定规定,在协定签署后的五年内–也就是在1999年–双方应该就最终问题进行谈判,包括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难民的问题。

25年后,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尚未开始最终解决谈判。

‘合法稳固’

以色列议会的巴勒斯坦成员贾迈勒•扎哈尔卡(Jamal Zahalka)告诉半岛电视台,只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继续与以色列进行安全协调,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的决定就 “毫无意义”,而这正是以色列最重要的目标。

扎哈尔卡说,弱小政府界定的巴勒斯坦的当前状况符合以色列的最佳利益,而不是巴勒斯坦人的利益,因为它不利于和平或抵抗。

不过,巴勒斯坦法律专家阿卜杜拉•阿布伊德(Abdallah Abueid)表示,根据PNC的决定,巴勒斯坦人的国际地位是”合法的”。

这是因为以色列屡屡违反协定,拒绝从被占领土撤出,并且不愿意与巴勒斯坦人完成最终谈判,伯利恒大学国际法教授阿布伊德说。

这就是说,”巴勒斯坦人今天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即使他们想要,他们也无法前进或后退”。

以色列议会议员扎哈尔卡说,巴勒斯坦领导人现在应作出战略决定,重振民众对以色列占领的和平抵抗。

“只有到那时,以色列才会被迫结束其非法占领,”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继承人的问题

在拉马拉会议期间,PNC还重新选举阿巴斯作为巴勒斯坦国总统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

它进一步选出执行委员会中的15名成员,代表18个个不同的巴勒斯坦派系,其中大多数是阿巴斯的支持者。

PNC和其他管理机构并未正式讨论过阿巴斯的继任者问题。据报道,阿巴斯患有多种疾病。

据熟悉继任者相关问题的内部消息人士,阿巴斯支持巴解组织,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和法塔赫主席的权力分离。

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电视台,阿巴斯赞成上述机构各自拥有独立领导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