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选举:细看埃尔多安宣言

土耳其选举:细看埃尔多安宣言
土耳其选举:细看埃尔多安宣言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6月6日向挥舞旗帜的支持者发表其当选宣言,承诺迎来改善民主,社会正义和提高生活水平。

虽然在政策细节方面缺乏实力,但他的演讲勾勒出6月24日议会和总统选举之外的国家愿景。

当他在伊斯坦布尔Bakirkoy区的体育大厅里走上台时,埃尔多安告诉其正义与发展党(AK党)成员,他会让土耳其成为伟大的世界大国;解决腐败和贫困问题;制定独立的外交政策;加强政府;并加强司法独立。
他还会抑制频繁的赤字,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和利率。

“总统发表的演讲与他职业生涯头几年一样激烈迅速,”亲政府Yeni Akit报专栏作家亚瑟尔•巴斯(Yasar Bas)写道。

他补充说,在其宣言所涵盖的所有领域中,”最重要的是正义概念”。

关注经济

土耳其在不同战线面临一系列挑战。

然而,经济恶化是关键,这被视为埃尔多安为什么将原定于2019年11月举行的选举提前。

投票机构Metropoll首席执行官厄泽尔•森卡尔(Ozer Sencar)表示,埃尔多安瞄准了AK党的选民,他对埃尔多安的经济管理感到失望。

“几乎60%的AK党选民坚决认定他,并将永远不会离开AK党,但其余30%至40%仍存不满,其中10%至15%表示,他们不会在未来的选举中投票给埃尔多安”,他说。

“他试图说服他们支持他。这些人会优先考虑稳定的政府和经济。他们在政治上相对保守,属于中等偏上的收入群体。如果经济下滑,他们会面临很大损失。”

森卡尔表示,总统对投票数据给予很大关注,据说后者将演讲建立在民意调查结果的基础上。他将该选举描述为”埃尔多安在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

‘吸引人们回来’

在竞选活动中,埃尔多安与一个民族党组成团队。反对派组织组成联盟,以阻止他获得广泛的行政权力,土耳其从议会转变为总统制。

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经济学家兼政治学家提穆尔•库兰(Timur Kuran)表示,司法独立等宣言承诺反映了反对派对于2016年政变失败后受到侵蚀的法治感到担忧,该政变造成250人死亡。

失败政变的发生引发土耳其全国各地进入紧急状态,有超过16万人被拘留,大约同等人数的工作人员被解雇。

“我的直接印象是,他承诺做很多反对派希望他做的事情。我认为大部分土耳其人会说,他这些年早就应该这么做,”库兰说。

“他的宣言演讲似乎要吸引一些人回来。那些认为土耳其削弱自由,镇压人民和权力集中化,而因此变得过于分裂。宣言似乎就是在向他们保证。 “

“搅动民族主义情绪”

埃尔多安自2003年以来领导土耳其,他曾在演讲中援引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人物,以及现代土耳其的开国之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Mustafa Kemal Ataturk)。

“这种说辞与埃尔多安意图使土耳其成为该地区逊尼派穆斯林领袖的企图一致……并且要尊重来自其他各方的选民,后者更加认同其国家在奥斯曼之前的中亚突厥部落根源,”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土耳其专家里塞尔•辛茨(Lisel Hintz)说。

“这种赞美的言辞听起来可能会让外界感到欢欣鼓舞,但它可能在众多受众中激起民族主义情绪,同时也将注意力从缺乏连贯一致的政策和即将出现的经济危机转移出去。”

演讲的另一焦点是土耳其将进一步启动跨境业务。自2016年8月以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进行了两次大规模活动,并且继续对伊拉克的库尔德工人党进行空袭,库尔德工人党与土耳其进行了长达34年的战争。

最近在叙利亚西北部阿夫林(Afrin)发起的攻击是针对人民保卫军(YPG)–土耳其认为后者是与库尔德工人党有联系的”恐怖主义集团”。

库兰说:”这是国内的民族主义者,有些在他的阵营,还有一些在反对派中,所喜欢的。” “这是阿夫林宣传活动的方式。”

然而,库兰指出,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行动受到美国和俄罗斯的限制。根据俄罗斯的协议,阿夫林行动取得了成功,而埃尔多安尚未在曼比季(Manbij)追踪YPG,那里有美军驻扎。

欧盟关系

埃尔多安重申的外交政策目标是加入欧盟,土耳其于1987年首次申请加入欧盟。由于欧洲对该国政变后镇压的担忧,该谈判目前暂停。

“埃尔多安早年做了很多努力,让土耳其具备候选人资格,并开始谈判,”库兰说。 “他正在做出调整,让土耳其为欧盟改革计划准备好,但它停滞不前,他的言辞已转向反对欧洲。”

他补充说,对该国加入造成阻碍的部分原因是法国和德国的反对。

自从2002年掌权以来,埃尔多安领导下的AK党赢得了四次大选和总统选举以及去年的全民投票,该国在投票涉嫌违规中艰险地通过总统制。
在全民公决引起的变化下,下个月的胜利将使行政权力置于总统手中,并允许他通过法令进行裁决。

安卡拉TEPAV智库的政策分析师塞利姆•科鲁(Selim Koru)表示:”埃尔多安的政治传统对于选举本身和选举胜利具有重大意义。”

“这是他与人民建立联系的方式。当他批评反对派时,他说:’你不受欢迎,你就失去了选举’,而’我很受欢迎,我就赢得了选举,我理应掌权’。

“赢得选举对他非常重要,而且要合法取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