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声称席卷黎巴嫩选举

什叶派联盟预计在128个议会席位中赢得29个席位 [Aziz Taher / 路透]
什叶派联盟预计在128个议会席位中赢得29个席位 [Aziz Taher / 路透]

初步结果显示,真主党及其政治盟友是黎巴嫩9年来首次大选的最大赢家。

根据政界人士和当地媒体报道引用的非官方统计,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被当地新闻媒体称为”什叶派联盟”–预计在5月6日的投票中赢得了黎巴嫩128个议席中的29个。

黎巴嫩内政部部长努哈德•马什努克(Nouhad Machnouk)5月7号表示,这场期待已久的选举,投票率却低于50%,低于2009年上届立法选举的54%。

5月7日,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在电视讲话中宣布,这一结果是”全国成就”。

5月6日的选举是黎巴嫩在近十年的动荡政局中的首次选举。

自2009年以来,黎巴嫩已历经两次政府垮台–在2011年和2013年,总统职位空置长达29个月–从2014年到2016年–议会多次延长其任期。

纳斯鲁拉说,真主党在选举中取得的成就是众望所归。

撕毁海报

在逊尼派据点–贝鲁特(Beirut),纳斯鲁拉在评论真主党领导团体和黎巴嫩总理哈里里的未来运动间的竞争时表示说,结果将表明”贝鲁特是为所有黎巴嫩人服务的”,而且它是”反抗者的首都。”

5月7日,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图片显示,真主党支持者们于前一天晚上在贝鲁特摧毁了哈里里及其已故父亲和前黎巴嫩总理拉菲克•哈里里(Rafik Hariri)的海报。

黎巴嫩民调专家凯马尔•菲加利(Kemal Feghali)告诉半岛电视台,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及其盟友似乎已经获得了阻止议会最重要行动所需的”三分之一阻挠”。

菲加利解释说,在修改宪法或选举总统等关键问题上,需要三分之二的法定席位投票, “因为他们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议会席位,他们可以阻止这些席位的投票。”

在典型的立法会议上,只需要65个成员的简单多数票。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及其盟友可以通过与总统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的”自由爱国运动”(FPM)续签盟约来获得投票。

在奥恩流亡归来之后,真主党和FPM在2006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并自此以后一直是亲密盟友。这是黎巴嫩历史上基督教政党和什叶派政党之间的首个联盟。

联盟获利

据假设,与FPM的持续联盟有望给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在5月6日的选举中赢得了17个席位, 以”在议会中占绝对多数”,菲加利说。

然而,真主党与FPM并不完全确定会维持12年的联盟。

FPM的策略似乎是根据当地选举状况来调整 “联盟清单”–即与某些地区的政党结盟,但同时在其他地区与其竞争。


5月6日投票的最大输家是哈里里的”未来运动” [Jamal Saidi / 路透]

因此,FPM很可能构成一个单独的”侧面”集团,并且”根据主题,他们将决定谁与谁在一起,”菲加利说。

政治分析家萨米•纳德(Sami Nader)告诉半岛电视台,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 “甚至不需要奥恩支持者们(FPM)在(议会)组建一个联盟,或获得否决权”。

“没有这些,他们也可以做到这一点,”纳德说。

有争议的数字

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还与一些著名但富有争议的人物结盟,比如–在非官方民意调查中获胜的贾米勒•赛义德(Jamil al-Sayyed),他是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联系紧密的什叶派前情报局长。

什叶派联盟席卷了黎巴嫩南二区的民意调查,该区由Zahrani和Tyre组成,南三区III由Nabatiyeh,Marjayyoun,Bint Jbeil和Hasbaya组成。

根据该国严格的教派配额,这两个地区一共分配到18个席位:什叶派,希腊天主教,希腊东正教,德鲁兹和逊尼派–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及其盟友将上述这些席位一揽而空。

“他们可以巩固对什叶派选区的全面控制,”纳德说。

“这非常重要。他们没有任何竞争对手。”

尽管新选举法引入了比例代表制,该国重新划分了15个选区。原本预计这些选区将增加少数派政党的机会,但事实上,这却巩固了传统的宗派分配权。

“在这里,真主党变得更聪明。它不仅更聪明,也是这场战斗的赢家,”纳德说。

最大的失败者

根据所有报道,投票中的最大败家是哈里里的”未来运动”,该派只赢得21个席位,但在上一次选举中赢得了34个席位,纳德说。

在该派据点–贝鲁特,赛达和的黎波里(Beirut, Saida and Tripoli),哈里里都输给了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支持的逊尼派候选人。

哈里里两次担任总理,任期分别是2009年至2011年; 2016年12月至今。

在去年年底,情况突变,哈里里在沙特之行中突然宣布辞职。

“哈里里不再是不可替代的,”纳德说。

“你可以拿出任何逊尼派的个人代表,像米卡提,他有资格和合法性担任首相,甚至卡拉米。”

纳德指的是前总理纳吉布•米卡提(Najib Mikati)以及费萨尔•卡拉米(Faisal Karami)。

在黎巴嫩,总统必须是马龙派基督教徒,总理需是逊尼派穆斯林,议会议长则是什叶派穆斯林。

分赃

在5月7日的最后结果之前,哈里里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他会在旧的多数主义制度下取得胜利。

“这个选举法的问题是很多人不理解它,”他说。

“黎巴嫩只能由其所有的政治支持者来管辖。不同意这一点的人只是在自欺欺人,我们应该合作,建设国家。”

FPM赢得了17个席位,与离任议会的19席相比有所下降,许多分析师认为这是得益于与FPM的各种联盟,特别是与哈里里未来运动,这与FPM与真主党的联盟不谋而合。

FPM输给了黎巴嫩力量(Lebanese Forces,LF)一些席位,这对后者非常有利,将其席位数从8个增加到16个。

“他们(LF)成长为强大的基督教集团,打破了奥恩支持者的垄断局面,”纳德说。

尽管如此,FPM仍然是议会中最大的基督教存在,在党的首脑和外交与侨民事务部长纪伯伦•巴西勒(Gebran Bassil)的带领下,首次赢得席位,这在2009年选举中未能实现。

“这在国土分布上是分散的,”纳德说。 “他们将如何组建一个新政府?谁将组成新政府?权力平衡倾向于真主党。”

明显分裂的集团

菲加利说,议会不会像过去十多年来那样存在”两个明显分裂的集团”。
3月14日–一个反叙利亚,亲西方和沙特支持的集团–和3月8日–一个亲叙利亚,真主党领导的集团–在2005年2月拉菲克•哈里里被暗杀,以及随后在贝鲁特发生抗议之后出现。

黎巴嫩一直陷于伊朗和沙特间的地区权力斗争中。

以色列与伊朗和真主党之间的紧张局势加剧,使局面更加复杂化。

近几个月来,分析人士和围观者开始警告三者对抗的必然性,如果得到证实,5月6日的选举结果可能会引发更多担忧。

事实上,在官方结果公布之前,以色列部长们已对黎巴嫩政治中真主党更强大的前景忧心忡忡。

路透社援引以色列安全内阁部长的话说:”以色列国不会区分主权国家黎巴嫩和真主党,并将视黎巴嫩为其领土内任何行动的负责方。”

另外,以色列内阁鹰派成员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在5月7日的推文中表示说:”真主党=黎巴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