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监禁的埃及记者:数量众多

至少有32名记者在埃及遭到拘留,许多人在狱中健康状况堪忧 [Amr Nabil / 美联社]
至少有32名记者在埃及遭到拘留,许多人在狱中健康状况堪忧 [Amr Nabil / 美联社]

塞西政府发出批评,联合国文化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向被监禁的埃及摄影记者马哈茂德•阿布•扎伊德(Mahmoud Abu Zeid)授予世界新闻自由奖(World Press Freedom Prize),随后,塞西政府在上周发出批评。

选出奖项获得者的独立评委会主席玛丽亚•雷萨(Maria Ressa)表示,该荣誉表彰阿布•扎伊德的”勇气,抵抗精神以及对言论自由的承诺”。阿布•扎伊德更多地被称为Shawkan,自2013年8月起,一直困在监狱中。

他在报道安全部队与被罢黜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支持者之间在开罗的致命冲突时被捕,并可能面临死刑。

尽管一些权利组织希望这个奖项会迫使埃及政府释放目前被关押在该国监狱的数十名记者,但他们表示,似乎没有这种迹象。

“我们知道,这个奖项在过去有效,”国际新闻研究所(IPI)主任斯科特•格里芬(Scott Griffen)告诉半岛电视台。

“(Shawkan)是埃及日常记者的象征,他无法工作,并且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处于恶劣的环境中。”

格里芬告诫说,改变似乎很遥远。

那么,埃及一度强劲的媒体产业是怎样濒临灭绝呢?

在5月3日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之前,半岛电视台就埃及记者面临的威胁做出总结。

被关押的记者

据权利组织近年来的报道,埃及媒体遭遇空前打击,并有迹象表明,状况仍在恶化。

“与一年前相比,审查制度变得更加紧密,对信息的控制度……更高,”记者无国界组织(RSF)中东研究员索菲•安穆斯(Sophie Anmuth)告诉半岛电视台。

据安穆斯报道,在今年3月份总统选举之前的六个月里,有20多名记者被捕。

安穆斯指出,其中一些已经被释放,至少有十几名记者因其工作被捕。
维权组织认为,这次逮捕是在选举之前打击不同声音。

据美联社报道,2月份,一位埃及顶级法律官员呼吁采取行动,反对媒体组织通过散布虚假新闻”伤害国家利益”。

政府还宣布,开放电话热线以接受虚假消息举报,而塞西则警告媒体说,反对军方或警方的言论可构成”叛国罪”。

政府还加大了在线审查制度;根据思想和表达自由法律事务所(AFTE)的说法,2017年5月至2018年2月期间,至少有496个网站被封锁。

尽管在选举期间,政府监督力度通常很大,但安穆斯表示,紧张局势依然存在。

她说:”当局宣传的记者对政府或总统的不信任程度达到了它在埃及通常不会达到的高度。”

“我们现在看到的,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程度水平或连续性是新的。”

据RSF称,目前,至少有32名记者被拘留,其中22人没有罪名。

革命后

2011年,在整个阿拉伯世界的起义浪潮中,埃及人民结束了总统穆巴拉克(President Hosni Mubarak)30年的统治。

次年,穆尔西成为该国第一位民选总统。但一年多一点后,他在政变中被军方推翻。

“压制革命开启了前所未有的谎言运动,”流亡的埃及记者叶希亚•加尼姆(Yehia Ghanem)告诉半岛电视台。 “像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角色暗杀和虚假信息,这真像一辆失控的列车。”

为该国的艾哈拉姆报(Al Ahram)工作,并曾担任过20年战地记者的加尼姆本人也曾受到审判。

媒体自由陷入僵局,他说,在革命之后,党派新闻媒体开始互相竞争。
“谈到埃及的新闻自由,这是一场噩梦,”加尼姆说。

据分析人士称,军事政变后,与穆兄会有关的新闻媒体被关闭。

RSF表示,在政变发生后的两个月内,共有5名记者遇害,80名记者被拘留–尽管大多数人后来被释放–并且有40个新闻团体遭到执法部门攻击。

根据加尼姆的说法,政府开始通过第二方公司收买大多数媒体。

与使用更隐蔽策略来影响媒体的往届政府不同, “以军事情报和普通情报为代表的现任政府,自己公开地跳入媒体市场”,加尼姆说。

“现在他们占有95%的电视频道。”

加尼姆说,这种行为的后果影响深远。

“(埃及)人民被每小时更新的媒体视作受众,然而后者只能提供虚假的宣传活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