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势力进入倒计时

伊朗“圣城旅”司令卡西姆·苏雷曼尼在叙利亚-伊拉克边境处[半岛电视台]
伊朗“圣城旅”司令卡西姆·苏雷曼尼在叙利亚-伊拉克边境处[半岛电视台]

伊朗在中东地区不断增长的势力,不仅从一开始就受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目前也面临着来自伊拉克与叙利亚内部不断增强的抵抗。

美国《华尔街日报》刊登的一份报告指出,伊拉克对伊朗的干预产生了不满情绪,这种不满甚至出现在什叶派之中,近来,伊拉克什叶派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在大选中的胜出,正是对这种不满情绪的充分诠释。

由萨德尔领导的竞选联盟在大选中胜出,该联盟呼吁反腐败、反对外国势力干预伊拉克内政,因此,联盟的胜利反映了伊拉克民众的情绪变化,这种变化甚至影响到了伊朗所支持的民兵组织,这些组织已经不敢再公开宣称效忠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新的挑战

这种反抗代表着对伊朗的另一个挑战。在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伊朗试图在捍卫其在地区的利益,避免陷入国际孤立。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中东问题研究员迈克尔·史蒂芬孙指出,伊朗在伊拉克及其政权内部拥有很多支持,因此,伊拉克政权会认真对待伊朗的选项,但是,目前伊拉克民众的情绪,却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而在叙利亚,甚至是在首都大马士革,大多数民众开始指责伊朗煽动宗教紧张情绪,此外,还有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最主要的外国盟友–俄罗斯,也对伊朗在叙利亚不断增长的军事存在显得不满。

近期,伊朗在叙利亚的这种存在又刺激以色列对叙利亚展开了数次袭击。

以色列坚持不允许伊朗继续在叙利亚存在,因此,伊朗的这种存在已经成为了阿萨德总统越来越沉重的负担。

俄罗斯声明

上周,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布声明,要求外国部队近期开始撤离叙利亚,这被认为是对伊朗发出的最为严正的暗示,要求其从叙利亚境内撤出武装力量。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西米则表示拒绝普京的声明,并对此回应称,只要”恐怖主义”仍然存在,伊朗就不会离开叙利亚。

最近数月来,叙利亚政府一直试图降低对伊朗的依赖。叙利亚官方媒体本周宣布,在叙利亚政府军对靠近以色列的达拉地区的武装反对派发动袭击之前,外国部队便 已经撤离该区。

收紧权限

叙利亚政权还尝试限制伊朗在军事范围以外的存在,例如,收紧之前与伊朗所签订的初步协议中为伊朗所提供的权限,包括采矿、移动通信网络建设等等。

但是,美国圣路易斯市韦伯斯特大学教授、叙利亚-伊朗关系专家乔宾·格达尔齐,排除了伊朗对其在叙利亚的高额利益作出让步的可能性。

乔宾认为,伊朗在叙利亚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能源与人力,因此,伊朗认为自己在叙利亚是权利所有者,并希望得到回报。

乔宾指出,如果进一步增大对伊朗施加的压力,可能伊朗将开始考虑以最低的损失退出,并很可能以在叙利亚提出让步为开始,但是,伊朗却很难放弃它在伊拉克的利益。

来源 : 华尔街日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