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与伊朗 美国欲推翻伊朗政权

蓬佩奥与伊朗 美国欲推翻伊朗政权
专家们认为,美国试图通过新政策来从伊朗内部推翻伊朗政权(路透社)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所宣称的美国对伊朗提出的12项要求,掀起了一轮新的风暴,问题在于华盛顿想要德黑兰做什么?一些专家和分析家们认为,美国政策已经从限制伊朗转变为想要从伊朗内部推翻伊朗政权。

迈克·蓬佩奥自担任美国国务卿以来发表首次讲话,对伊朗提出了12项要求,蓬佩奥并表示称,伊朗如不改变其在中东地区的行为,美国将对伊朗施加最为严厉的经济制裁,与此同时,德黑兰迅速对此作出反击,表示伊朗对美国的12项要求表示拒绝,并将这些要求称之为”美国决定”。

推翻政权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称,美国对伊朗提出12项要求以及对伊朗实施的一系列制裁措施,旨在推动伊朗政权在中东地区多个战线的战斗转变成”为了生存和保护自己而战”。

最后,观察家们和伊朗官员从华盛顿目前对伊朗局势升级中解读出了相关信息,即美国想要推翻伊朗政权,据一位伊朗高级官员表示称,他们确信”美国试图改变伊朗政权”,除此之外,该伊朗高级官员补充道,”美国想要向伊朗施压,旨在让伊朗听命于美国,并接受美国所提的不合理要求。”

undefined



方案

专家们和分析家们一致认为,华盛顿试图改变德黑兰政权,并赌注于通过不断向伊朗施压来从内部推翻伊朗政权。

美国试图推翻伊朗政权的方案似乎很具体:

第一, 软性边境地带华盛顿及其盟友似乎更加支持边境地带的反对派,并将边境地带认为是”安全软性地带”。

– 人民圣战者组织,鉴于人民圣战者组织在伊朗的存在及影响是有限的,以及伊朗社会与已故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历史关系的敏感性,伊朗问题专家们认为,人民圣战组织的影响力很微弱。

– 俾路支省、库尔德人,专家们和观察家们预计称,华盛顿及其盟友将对位于伊朗与巴基斯坦接壤边境处的俾路支省反对派武装进行支持,并对位于伊朗与伊拉克接壤边境处的库尔德反对派武装进行支持,据悉,这些反对派武装遍布在边境地带,而边境地带被认为是”安全软性地带”,与此同时,德黑兰加强了与伊斯兰堡之间的会谈,旨在削弱两国边境地带的反对派武装,并试图对库尔德反对派武装进行破坏。

– 军事扼杀,据伊朗”梅兹拉特尼扎米”军事管理季刊中刊登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军事基地在西亚地区、伊朗周边国家部署的数量超过了50个,主要集中部署在伊朗东、南两个方向的邻国中。

undefined



第二,从内部摧毁伊朗政权,这种破坏可能采取以下几个步骤:

– 经济压力,华盛顿赌注于通过经济制裁给伊朗制造压力,从而将伊朗政权从内部瓦解,同样,华盛顿继续通过经济制裁来摧毁伊朗政权,据悉,自大约40年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开始之际,这种制裁就已经开始了。

– 鲁哈尼承诺,华盛顿想要阻止鲁哈尼实施有关伊朗伊核协议的相关承诺,据悉,伊朗与六大国(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和德国)成功签署了伊核协议。

– 精英战争,或者被称之为伊朗精英之间的争端升级,观察家们重新审视了2017年末伊朗爆发的游行示威活动,本次游行示威活动就是从伊朗政权内部爆发的,这场游行示威活动是由马什哈德周五聚礼伊玛目”阿亚图拉·阿拉穆·胡达”呼吁发起的,据悉,该伊玛目与保守派候选人易卜拉辛·莱希保持联系,而易卜拉辛·莱希是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上届总统大选中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与伊朗政权内部的愤怒有关系,主要代表是伊朗前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尽管被排除在政治舞台之外,但内贾德在最近给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的信函–在观察家们看来–揭露了显著的伊朗政权内部危机,特别是内贾德是穷人及被边缘化阶层民众的代表。

–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美国对伊战略中所涉及的一系列条件及制裁措施向伊朗政权内部传达了一个讯息,即伊朗的经济问题随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基金会政策的开始而开始,随着其政策的结束而结束,华盛顿希望就伊朗革命卫队在经济中的作用而制造伊朗内部政治冲突,更重要的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伊朗对他国的干涉是伊朗人民遭遇痛苦的主要原因。



undefined
不仅是制裁,也是封锁

半岛研究中心伊朗事务专家法蒂玛·萨玛蒂博士认为,尽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并没有使用言语来表达美国想要推翻伊朗政权,但蓬佩奥讲话的暗含意义就是想要推翻伊朗政权。

伊朗事务专家法蒂玛博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声称的前所未有的制裁将包括粮食物品,这意味着,美国的宣布的声明代表的不仅仅是制裁,而且预示着伊朗将遭遇被封锁。”

法蒂玛博士补充道,根据伊朗内部数据表明,由于原有的经济制裁,伊朗的失业率达到约13%,而且,伊朗经济改革计划已经使很大比例的伊朗人不再处于社会保障之下。

法蒂玛博士继续表示称,”自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至今,伊朗经济危机加大了伊朗人民和伊朗政府之间的差距,除此之外,法蒂玛博士还表示称,”华盛顿赌注于伊朗境内爆发大型游行示威抗议活动,旨在从内部将伊朗政权推翻。”

回应选择

另一方面,法蒂玛博士认为,伊朗绝不会接受这种”施加强制性命令的政治模式”,而且,伊朗已经做好多种准备来应对美国的战略计划,其中包括:

第一, 区域升级

– 伊朗将升级区域问题,同时,伊朗绝不会放弃其外交政策优先事宜,其中位于首位的就是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影响力,其次是巴勒斯坦问题,据悉,巴勒斯坦问题被认为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维度,这是一个涉及在逊尼世界里寻求合法性的问题,而寻求合法性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冲突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 戈兰高地所发生的事情,尽管戈兰高地事件的规模带有讽刺性,但却传达出了一个讯息,即只要伊朗愿意,它就能随时拉开这个战线。

– 阿富汗问题,在过去几年里,伊朗在阿富汗境内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地面武装,伊朗甚至与塔利班保持某种关系,而塔利班有能力让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付出代价,这可能会成为双方谈判的一个谈判条件。

undefined
第二, 冲突的代价:

– 伊朗赌注于让与自己发生冲突的各敌对方为此付出代价,伊朗敌对方一方面包括以色列,另一方面包括以色列的阿拉伯盟友国,德黑兰认为, 以色列及其阿拉伯盟友国中的每一方都希望对方通过战争来解决伊朗问题,沙特阿拉伯想要推动以色列对伊朗发起攻击,而特拉维夫则希望利雅得来进行该任务。

– 德黑兰意识到,区域各方势力都已意识到与伊朗发生任何冲突所带来的军事代价,对所有人来说,这个代价将是巨大的,并将对整个地区的所有国家造成破坏。

第三, 秘密会谈:

– 尽管当前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氛围升级,但并不排除德黑兰与华盛顿举行秘密会谈,旨在为双方危机寻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据悉,德黑兰与华盛顿之间进行的公开或秘密会谈共计13次。

– 有所不同是,伊朗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曾在人质危机中担任与华盛顿谈判的代表之一,与此同时,哈桑·鲁哈尼并就伊拉克战争及其他问题与华盛顿举行过秘密会谈。

第四, 缺乏国际共识:

– 今天,德黑兰手中握有的一个重要”纸牌”就是,华盛顿反对伊朗的政策并没有获得国际共识,因此,华盛顿无法向从前一样获取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实施制裁的相关决议。

– 同样,德黑兰与俄罗斯在叙利亚战争问题上保持有前所未有的战略关系。

– 德黑兰意识到,赌注于欧盟的希望也很微弱,尽管欧盟坚持伊朗伊核协议相关规定,但欧盟国家已经无法为这个欧盟国家公司提供保障,而这些欧盟公司已经开始从伊朗进行撤离,因为这些欧洲国家与美国保持有经济联系,而美国已经向这些国家举起了”制裁大棒”。

– 与此同时,德黑兰还意识到,虽然欧洲人与美国人就核问题存在意见分歧,但欧洲各国因为对伊朗导弹问题的担忧而与华盛顿举行会晤,这使得伊朗更加确定,赌注于欧盟的希望也是微弱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