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美国遗忘了巴勒斯坦

就这样,美国失忆并遗忘了巴勒斯坦
2017年5月,特朗普于哭墙前祷告 [欧洲通讯社]

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为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故土的权利而辩护,但是它渐渐地放弃了该立场,并开始把巴勒斯坦人的”纳克巴”从它的记忆中抹去,如今美国不再为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而辩护,也不再认为西岸是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

这段话出自于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哈立德·军迪(Khalid al-Jundi)在《外交政策》杂志上所发表的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以前美国在面对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故土权利时的立场和面对”纳克巴”的立场与它今天的立场完全不同,这些权利得到了美国政治派系各方的一致赞同。

在短短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美国就遗忘了”纳克巴”的政治意义和巴以冲突的根源,70年后又再次地遗忘和否认,但是速度比以前更慢了,这一次牵涉到西岸和加沙被占领的问题,而该问题如今已持续50年。

不归之路

对以色列侵占的持续袒护是美国政治对话的一部分,这样美国不仅不能解决冲突,而且使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往建立同一个国家方向上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尽管”纳克巴”这一阿拉伯术语并没有像其它术语那样进入到美国政治语言词典中,但美国决策者意识到了由于建立以色列而给巴勒斯坦人所造成的大规模灾难以及灾难的本质。

作者提到,美国驻巴勒斯坦的外交官和情报人员在”纳克巴”期间密切地监视着事态的发展,包括总统和外交部长在内的美国决策者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退让不抱任何幻想。

美国反对以色列

当时高级官员和政客们所宣称的美国坚定立场就是,巴勒斯坦人避难的原因并不是以色列所妄称的那样-阿拉伯军队的入侵,而是1948年4月21至22日犹太人对海法的侵占,是1948年4月25日犹太武装对雅法的袭击,同样美国国务卿乔治·马歇尔在回信中也对此作了准确的描述,他在信中也修改了美国首位驻以色列代表詹姆斯·麦克唐纳在给他的信中所提到的信息。

这篇文章中的许多事实都证明,国际呼吁让那些被以色列恐怖主义驱赶出家园的巴勒斯坦人民尽快回归故土,对于这一问题,当时的美国是反对以色列的。

过了几年,巴勒斯坦难民悲剧的紧迫感就淡化了,同时悲剧产生的原因也被遗忘了。

一个阶段的终结

美国总统们仍旧坚信解决巴以冲突的关键就在于解决难民问题,但随着约翰·肯尼迪总统去世之后美国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的到来,美国开始偏离了支持巴勒斯坦的立场。因此,当以色列外交官于1966年告知美国国务院,从今以后以色列绝不再对关于重新安置巴勒斯坦难民的建议感兴趣,并认为这就如同号召摧毁以色列一样,约翰逊政府没有任何反对。

于是让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难民的悲剧承担责任的时期结束了,同时美国支持巴勒斯坦难民返回故土的时期也结束了。

作者提到,美国在”纳克巴”和难民问题上政治和历史记忆的缺失,再次使以色列侵占问题牵动着美国政客们的神经。

自1967年以来,美国的政策和和平进程一直都依赖着联合国第242号决议,该决议要求以色列从当年占领的领土上撤出,以此换取和平和与阿拉伯邻国关系的正常化。

一个新的阶段

2016年,共和党正式删除了其规划中的两国方案,并宣布拒绝承认以色列是侵占势力这一”错误观念”。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后,以前就已经开始的进程加速了,他不再宣称美国支持两国方案,而只是说美国只有在冲突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才会支持两国方案。

美国在其年度人权报告中不再承认西岸和加沙地带是被占领的土地,这就表明拒绝占领将很有可能成为美国最高级别的官方政策。

最后,军迪警告说,否认占领会给以色列及其支持者带来很大问题,因为西岸、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如果没有被占领,那么以色列就不应该剥夺其居民的完全公民权,否则社会将会认为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国家。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