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庇护下 以色列逍遥法外

特朗普无限包庇内塔尼亚胡政府 [盖帝图像]
特朗普无限包庇内塔尼亚胡政府 [盖帝图像]

安理会与会人员在15日的紧急会议前,首先为以色列屠杀的加沙地带受害者默哀一分钟。在巴勒斯坦人看来,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举措,巴勒斯坦人不会忘记长期以来国际机构对以色列罪行的沉默,以及有罪不罚的现象。

会议期间,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尼古拉·姆拉德诺夫呼吁,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以色列实施的屠杀,并要求安理会展开公正透明的调查。但英国代表皮尔斯却表示 “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

但即使获得批准,国际调查仍将是以色列实施其他屠杀事件发生前的一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西方国家,特别是英国和美国仍会将以色列的罪行视为自卫,将手无寸铁的平民等同于全副武装的以色列士兵。


正值纳克巴日以色列了杀害60多名巴勒斯坦人 [路透]

犯罪和惩罚

虽然以色列屠杀事件引起国际谴责,部分国家如土耳其、南非和爱尔兰等召回驻以大使,但由于缺乏有效的国际决议和问责机制,以色列能逃脱除道德谴责之外的任何法律义务。

国际报告表明,根据国际人道主义法原则和1949年”日内瓦第四公约” 关于保护平民的规定,以色列占领军此举为系统性的集体屠杀。

根据阿拉伯人权组织的声明,国际社会肩负执行日内瓦公约的法律和道德责任,并建立责任问责机制,以防止有罪不罚现象的发生,并终止国际对占领的豁免。

根据欧洲-地中海人权观察组织,一系列报告、国际反应和以色列再次犯罪等,证明了国际社会未能执行”日内瓦公约”及其他国际公约,破坏了国际法,给与占领当局的杀害和实施一系列战争罪行的”许可证”。

最近此次屠杀从规模、时间和程度方面,证实了国际制度在过去70年中未能应用其主要法律成就,导致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律准则和规范的破坏。

观察员认为,《戈德斯通报告》(联合国对2008 – 2009年加沙地带冲突期间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调查报告)的后续成效也是令人质疑的,当时其报告认为,需要将犯下这些罪行的以色列士兵提交国际司法,以制止暴力循环(尽管它也将受害者与侩子手等同起来)。


美国代表妮基黑莉强调以色列的自卫权 [路透]

美国的包庇

安理会会议上,美国代表妮基·黑莉指控哈马斯应对以色列屠杀事件负责。罔顾63名巴勒斯坦人死亡,3000多人受伤的事实,称以色列已”非常克制”。

尽管黑莉否认美国迁移大使馆至耶路撒冷与以色列的血腥压制有联系,但观察员认为,迁移大使馆以及特朗普对特拉维夫的无限支持,是以色列在冷血屠杀事件中最大的动因。

华盛顿将迁移大使馆及大使馆开馆的时间设定在巴勒斯坦”回归大游行”和平抗议行动和纪念”纳克巴日”期间,表明了在特朗普时代,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以及对巴以调解人角色和两国解决方案原则的终结。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一份声明,特朗普及其新政府为以色列在军事和政治方面增加了新的豁免权,特朗普此举已经超越了此前的所有政府。同样,美国认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敌对以色列,于12月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去年12月,美国投票反对了一项拒绝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和迁移大使馆的决议草案。这是自1970年代以来,美国就涉及以色列问题,在联合国中第43次动用否决权。

自杜鲁门总统1947年决定承认以色列,并将其视为免受清算和惩罚的地区战略合作伙伴以来,否决权和其他措施就已成为美国保护以色列,并确保其优于阿拉伯人的承诺的一部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