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叙利亚之殇:一名记者的秘密之旅

东古塔空城的样貌 [路透]
东古塔空城的样貌 [路透]

法国《世界报》今年早些时候发布了一篇新闻摄影师的报道。该名摄影师在没有情报人员的追踪下成功潜入阿萨德政权控制的地区,与少数被允许进入大马士革的新闻工作者一样进行探索。

该报道呈现了一幅邻近地区之间迥然不同的画面,某些地区遭受严重破坏,城市面貌黯淡,而另外一些却充满了生命、歌舞和灯光。

大马士革

Fred(摄影师的化名)在遭受破坏的东古塔市外不远处,与一些酒吧里的年轻人见面。温暖的灯光中闪耀着威士忌酒瓶和自拍照片,音乐在一群享受着甜糖和烟的年轻人的笑声中徜徉。

一位年轻女士跟他说:”巴沙尔救了我们。”

“他救了你们什么?”Fred问道。

“我们非常清楚政府在做什么,但我们想活下去。在革命第一年,我们想要自由,想要改革,但之后……我们知道,没有巴沙尔,我们必死。”她回答。

对此,Fred在文章评论道,在大马士革贫穷郊区的废墟和死亡之地附近跳舞的那位年轻人,却深信他的幸福沦为了埃米尔保护之手中的俘虏。

Fred说,巴沙尔的照片无处不在。在一个十字路口的一幅照片中,他身着军装,面容年轻,给人的感觉是他有着巨大的肩膀,人们在他僵板的眼神下匆匆走过。

而在一个市场里,他的照片悬挂在两墙的塑料标牌和五颜六色的衣服摊位上。照片中,他身穿偏绿军装,目光深藏在黑色眼镜后,没有一脸笑容,却有胜利者的冷静和决心。照片上还带有一个血红色的标语,写着”永远支持你,我们的爱人和我们爱人的儿子”。

旁边是他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的照片,放在一个屠夫的摊位上,血淋林的肥肉上挂着一排排骨头。

霍姆斯

Fred继续旅行。他去到了霍姆斯哈利迪亚区,那里只剩下瓦砾,和一些被枪弹炮火炸得面目疮痍却依然挺立的建筑物。在那里,他遇见了哈桑。哈桑称,他正着手重新建他的房子,由他的三个孩子协助。

哈桑在残留的房子废墟上插着一支叙利亚政权的旗子。这个政权不但摧毁了他的房屋,还摧毁了美好的邻里纽带。哈桑相信,在六个月内能修复完他的家园。不过,这将是一个没有邻居、没有节日和乐趣的家。

在那里不远处的亲政权武装分子眼皮下,其他霍姆斯人却过着不同的生活。人们可以自由在人行道上行走,在商店里购物。

拉塔基亚

至于拉塔基亚及其商业设施,则并没有受到这场战争的严重影响。叙政权并没有失去在该市的控制权。自2001年以来,它已成为那些逃离霍姆斯和阿勒颇的资产阶级和工厂主的摇篮,在那里他们投入巨额资金。此外,俄罗斯人从其控制区域夺取了塔尔图和赫梅明军事基地。


阿勒颇在战争中已算幸运 [社交网站]

阿勒颇

Fred总结说,阿勒颇给他的印象是一个”破旧的城市”。他回顾了这里的革命者故事,以及他们如何控制东部地区,然后又如何在内部冲突下丧失了一切权益,并且无法保护部分居民,更不用提炸弹的轰炸和政权联盟的力量和决心如何摧毁了这座城市。

在阿勒颇,Fred在一个公园中采访了伊利哈姆。这位女士恐慌地哭着对他说:”我不能说,我很怕。这里的人会告诉你,一切都很好,每个人都会对你微笑。但他们心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想要自由,所以他们杀我们。他们很残酷,不宽容。”

基督教慈善组织的一位阿勒颇牧师,在谈及战后阿勒颇的情况时说:”巴沙尔赢了,现在只有暴政。”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