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作家作品打破了以色列项圈

巴勒斯坦女作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及女诗人哈莱·莎鲁夫参加加沙作家文学作品朗读活动(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女作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及女诗人哈莱·莎鲁夫参加加沙作家文学作品朗读活动(半岛电视台)
当巴勒斯坦女作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正准备在拉马拉朗读年轻诗人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短诗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就诗中的一些错误联系了这个年轻的诗人,据悉,这些错误是由于邮件发送紧急和快速打印造成的。

埃赫莱姆·芭莎拉特朗读了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诗集中题为”断头的枕头”一诗,在巴勒斯坦国际书展最后几天,一些作家、媒体人员和艺术家志愿参加了加沙作家文学作品朗读活动,据悉,巴勒斯坦国际书展于5月3日拉开帷幕。

5月13日,加沙作家文学作品朗读活动持续了数小时,旨在对巴勒斯坦作家表示祝贺,而这些作家由于加沙地带被封锁而没有办法参加本次巴勒斯坦国际书展。

巴勒斯坦国际书展祝贺加沙地带作家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女作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朗读了青年诗人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的诗歌”一千人”,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在诗中表达称,希望他的父亲将他的数字名字取名为”一千人”,这位年轻诗人在诗中写道:”当我父亲离开时,我的母亲并不会担心,因为家中留有‘一千人’,强盗和夜狼都会闻风丧胆。”

在战争中,这将让敌人震惊,”一千人”怎么能只携带一支枪支呢?我的死亡将不再寻常,这让我感到安心,当突发新闻播报称,”今天,一千人牺牲了。”人们将惊讶地张大了嘴。

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22岁)和大约70名作家,以及一家出版社无法离开加沙地带,因为以色列侵略者以没有正当理由为由,拒绝向他们发放过境许可证。

四年前,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已经获取了开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本该前往开罗大学进行牙科医学学习,但由于拉法过境点被关闭,阿布·利布达失去了这个境外留学的机会,当巴勒斯坦女作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要求阿布·利布达提供个人简介时,阿布·利布达表示称,”你就介绍说,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仅仅是为了重建灵魂而写作。”

巴勒斯坦国际书展祝贺自”灾难日”以来巴勒斯坦斗争所取得的胜利,并对耶路撒冷反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祝贺 [半岛电视台]


据悉,穆罕默德·阿布·利布达目前正在学习英国文学,并从事自由翻译工作,当谈及他的诗歌在拉马拉被阅读而他本人无法出席一事,阿布·利布达对此评论道,”我不能去旅行,但是我的诗歌已代替我去旅行,我感到由衷地高兴,因为在我没有办法出现的情况下,我的作品就是我的身份证。” 女作家埃赫莱姆·芭莎拉特对此评论道,”我们在这里进行朗读并不是为了填补加沙地带,但我们想要指出加沙地带在我们心中留下的空隙。”

与此同时,女作家艾斯迈·阿布·伊耶莎朗读了作家兼剧作家纳伊姆·哈迪卜文学作品集中题为”被偷的生命”诗歌,多名诗人、作家志愿参与了本次加沙作家文学作品朗读活动,这些加沙地带的作家因为加沙地带被封锁而失去行动自由,除此之外,参加本次志愿朗读活动的诗人和作家还包括哈立德·朱玛、艾哈迈德·扎卡里内、哈利勒·纳西夫、罗拉·萨尔汗、齐亚德·哈戴什、阿里·吗瓦塞等人。
禁止加沙人民和阿拉伯人民

巴勒斯坦文化部邀请70多位作家、学者及文化机构参加巴勒斯坦国际书展,其中包括加沙地带的13家出版社,据悉,本届巴勒斯坦国际书展的举办正值巴勒斯坦”灾难日”70周年纪念日,同时,本届巴勒斯坦国际书展对巴勒斯坦首都耶路撒冷表示祝贺。

巴勒斯坦文化部长伊哈卜·白塞素表示称,”我们希望本届巴勒斯坦国际书展参展范围涵盖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以及耶路撒冷等所有地区,但以色列侵略者不允许受邀者离开加沙地带。”

此前,在过去两个月里,技术和文化个人或团队曾被多次禁止离开加沙地带,参加在约旦河西岸举办的几次活动,其中包括禁止参加纳布卢斯文化艺术节、拉马拉民族传统文化舞蹈节等活动。

文化部长伊哈卜·白塞素:以色列侵略者试图将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文化从阿拉伯世界中孤立出去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文化部长伊哈卜·白塞素认为,以色列侵略者故意阻止加沙地带文化的参与权,旨在通过阻止来自阿曼、卡塔尔、埃及和约旦的一百多家阿拉伯出版社及作家、小说家参加本届巴勒斯坦国际书展,来将巴勒斯坦文化从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孤立出去。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国际书展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萨拉姆·阿塔利表示称,巴勒斯坦文化部为阿拉伯出版社提供了志愿者服务,这些阿拉伯出版社出版的书籍已近抵达国际书展,但这些出版社的代表们却因受阻而没有办法亲临现场,阿卜杜勒·萨拉姆·阿塔利在接受半岛电视采访时表示称,大约有500家巴勒斯坦出版社和阿拉伯出版社直接或通过代理方式参加了本届巴勒斯坦国际书展。

尽管如此,诸如阿尔及利亚小说家瓦西尼·埃尔阿里杰、摩洛哥作家艾哈迈德·马迪尼等持外国护照的阿拉伯知名文学人物参加了本届国际书展。

阿卜杜勒·萨拉姆·阿塔利表示称,加沙作家文学作品朗读活动原本并不在国际书展议程之内,但最终还是向加沙地带文学家发出了信号,而这些加沙地带文学家原本应该参加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一系列研讨会,自”灾难日”以来,由第一次民众游行活动转变为对加沙地带的封锁,最终升级为针对耶路撒冷市的敌对行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