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联邦调查局特工被发现教唆警察反伊斯兰

前联邦调查局特工被发现教唆警察反伊斯兰
前联邦调查局特工被发现教唆警察反伊斯兰

一位恐伊斯兰的前联邦调查局特工向美国执法部门成员提供反恐训练,遭到秘密拍摄。视频中,这位特工告诉警察,美国大学的穆斯林学生构成”圣战”威胁,还有一个著名的民权组织是”恐怖分子”机构。

在培训活动期间,约翰•桑多罗(John Guandolo)–一位公开表示穆斯林美国人不应该享有与其他公民享有相同权利的阴谋理论家–还告诉我们的记者,他与律政司司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有直接且频繁的接触。

当他在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Maricopa County, Arizona)遭到秘密拍摄时,桑多罗说:”在选举之后, 我每周与杰夫•塞申斯会沟通三四次。”

“我说,’先生,你得给我三四个小时。'”

“(他说),’约翰,我知道。'”

“我说,‘一旦你进入(司法部门)会发生什么,你将会陷入龙卷风’。”
塞申斯是特朗普部下,后者本人因煽动反穆斯林情绪而招致批评。

桑多罗的主张表明,伊斯兰恐惧症网络–一个资金充足的组织和反穆斯林种族主义的个人宣传圈子–已经蔓延到华盛顿特区的权力大厅。

作为其最新调查的一部分,半岛电视台在过去的一年中追踪了这一运动,即”恐伊斯兰公司”(Islamophobia Inc)。

2008年,桑多罗在职业行为调查中辞去了他在FBI的职务。

在他的演讲中,他提出了几种理论,包括声称亚利桑那州的穆斯林学生协会”招募”人们参加”圣战”。

他说,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CAIR)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前线”,并将穆斯林宣传和公民权利团体与美国指定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哈马斯进行了比较。

“这只是恐惧的言辞,”前联邦调查局特工瑞克•施魏恩(Rick Schwein)说。 “这些组织有权生存,它们是美国结构的一部分。

“要说所有这些组织都是敌人,即他在这里推断的,是荒谬的,他所倡导的内容是危险的。”

桑多罗的团队还使用ISIS的处决视频向警察解释伊斯兰法的概念。

国会议员基思•埃利森(Keith Ellison)说:”他是一名蛇油销售员,这种东西有毒。” “你不希望执法部门被这些可恶的想法感染,因为他们确实有能力部署致命武力。”

桑多罗拒绝半岛电视台的评论请求。

资助仇恨

根据南部贫困法律中心的数据,在过去三年中,该国的反穆斯林组织数量增加了两倍,因此美国的恐伊斯现象兰日益猖獗。

“恐伊斯兰公司”享有数百万美元的资金赞助,而半岛电视台追踪了为这项运动提供资金的秘密捐助者。

在半岛电视台看到的财务文件中,匿名捐助者提供数百万美元资金。所谓的黑暗资金是由前线组织给予的,而真正的捐助者仍然隐姓埋名。

“反穆斯林团体的预算从每年数十万到数百万美元不等。每年在他们的经营预算中,如果不是每年有数亿美元的话,他们的预算可能也会有上千万美元,” 国家研究所的艾利•克利夫顿(Eli Clifton)说。

ACT for America是最大的恐伊斯兰组织之一。

内部文件显示,ACT鼓励其追随者通过监视当地清真寺以及在大学学习中东研究课程来监视穆斯林,因为这些院系”真正有可能获得沙特人的资助,并且通常有亲伊斯兰教,反美和反以色列的教授。”

另一团体–安全政策中心(Centre for Security Policy)在华盛顿特区拥有强大盟友,由前总统里根政府的前成员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负责管理。


弗兰克•加夫尼负责管理安全政策中心 [半岛电视台]

与此同时,帕米拉•盖勒(Pamela Geller)和罗伯特•斯宾塞(Robert Spencer)分别领导了两个最受欢迎的网站–Geller Report和Jihad Watch,将穆斯林视为威胁。

“恐伊斯兰惧产业是一个紧密团结的组织,为了筹集大量的资金,他们在普通大众中宣导恐伊斯兰教,”作家内森•莱恩(Nathan Lean)说。

大多数资助者都有共同的联系。几乎80%都在言论或财政上支持以色列国的事业。

林德和哈利布拉德利基金会(Lynde and Harry Bradley Foundation)的财务记录泄露文件进一步地揭露了资助者的动机。

该文件显示,这笔钱将用于对付非营利组织–穆斯林学生协会(Muslim Student Association)。

作为回应,布拉德利基金会表示支持”与我们恢复,加强和保护自由原则的使命相一致的各种项目和组织”。

犹太和平之声(Jewish Voice for Peace)组织负责人丽贝卡•威尔默森(Rebecca Vilkomerson)说:”犹太组织向这些倡导恐伊斯兰的组织提供资金,这非常令人不安。”


美国反穆斯林袭击和仇恨团体数量上升[半岛电视台]

恐伊斯兰公司的大部分操作都是在网上进行的。

针对成千上万的追随者,该集团利用非理性的恐惧,例如伊斯兰法将超越美国法律体系的的威胁。

克利夫顿说:”随着社交媒体兴起,资助者对恐伊斯兰的网络消息传播非常重要。”

“这场运动最糟糕的情况是,穆斯林受到持续和高度的迫害,穆斯林成为黑中显眼的一点白,在这场美国流行的白人民族主义运动中首当其冲。”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