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真正动因

2016年11月奥巴马(右)与特朗普在白宫[欧通社]
2016年11月奥巴马(右)与特朗普在白宫[欧通社]

英国媒体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决定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进行了分析评论。英国《每日电讯报》在一篇文章中称,该决定有一动机,即特朗普想要摧毁其前任总统的”遗产”,无论其成本如何。

该文作者罗布·克瑞里(ROB CRILLY)称,是另一位总统的影子,一直缠绕着特朗普(当地时间8日)的决定,并分析道,该决定的目的并非在于伊朗的阿亚图拉之一,也不是伊朗总统或一个伊朗官员,而是他的前任总统奥巴马。

作者指出,特朗普的退伊核协议决定,加上《巴黎协定》(The Paris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以及奥巴马的医保计划(Obamacare),说明特朗普的目标是消除奥巴马的任何遗产。

他补充说,这个决定不是针对寻求中东霸权的伊朗,也不是要阻止伊朗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尽管这确实值得注意。

“松开了”伊朗的手

作者称,在美国退出核协议后,伊朗将有更大的自由支持地区盟友,恢复核计划,世界将更加不安全。

《泰晤士报》在一篇社论中说,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风险很大,他以极端形式撤出,投入了一场奇怪的赌博,而欧洲只会面临挑战,并努力达成新的协议。

该报表示,核协议继续面临问题,因为伊朗没有停止其充足的恶行,并因该协议受到全球制度的威胁。

巨大的赌注

该报表示,特朗普相信他会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上,为美国达成更好的协议。如果这一点是可信的话,那将是他大胆独立的外交风格的又一次意外胜利。但如果不可信,那么其将触发该地区陷入更广泛的战争。

凯瑟琳·菲利普(Catherine Philp)在《时代杂志》上发文称,特朗普并不关心其新朋友法国总统马克龙及后者对其的劝告,也并不尊重他,只是在宣布之前通过短暂通话告知其决定;至于默克尔,其甚至不致电;更不用说英国外交部长鲍里斯·约翰逊花了11个小时穿越大西洋,徒劳地试图阻止特朗普退出核协议。

鹰派的声音

凯瑟琳·菲利普认为,特朗普只听从其声音及白宫的鹰派意见,后者对伊朗进行了首次打击,此外还有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声音。

“最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和欧洲共同维护世界秩序这一观念的蒸发。”她补充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没有人会比俄罗斯总统普京更加高兴。

来源 : 英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