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围墙建国方式

倡导以色列修建各种屏障的人士指出,这个国家需要保护自己免受外部威胁 [Jim Hollander / EPA-EFE]
倡导以色列修建各种屏障的人士指出,这个国家需要保护自己免受外部威胁 [Jim Hollander / EPA-EFE]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2016年访问沿以约边界的新安全屏障时说,他希望有一天看能到整个犹太国家被围起来。

内塔尼亚胡说:”最终在以色列,就我所见,将会出现围绕着整个国家的围栏。”

“我会被告知,‘这是你想要的,以保护国家?’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是否会用围墙和障碍包围以色列?答案是肯定的,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我们需要保护自己免受野兽袭击。”

“野兽” –也被译作”掠夺者”–对很多人来说,它是针对巴勒斯坦人和周围阿拉伯国家公民的。

然而,在以色列成立70周年之后,有人提出了关于该国设立障碍的长期可行性,以及计划进一步在该地区进行隔离的问题。

‘围墙后面’

伦敦摄政学院(Regent’s College)国际关系教授尤西•梅克尔伯格(Yossi Mekelberg)表示,长达708公里的约旦河西岸墙–大多数以色列人声称这是针对”恐怖主义”的安全屏障,但巴勒斯坦人和其他人认为这是隔离墙–“是(以色列)占领的一种产物”。

梅克尔伯格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以色列自己置于篱笆后面,却不选择达成和平协议,它已经局限在相当孤立的生活中。”

“这个地区不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地区,以色列有合理的安全担忧,但它处理(它们)的方式,又同时夸大和加剧了(它们)。”

2002年,西岸墙的建设得到了通过。评论人士认为,这个墙远不是合法的以色列安全工具,这只是一个土地占领,吞并了被占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领土,将巴勒斯坦人推至贫民窟的生活。

西岸墙被各方视为总统特朗普承诺在美墨间架起不可逾越屏障的灵感。作为2016年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曾宣称:”我们必须修建隔离墙。墙壁是有用的。只要问问以色列,墙壁是有用的。真的。”

以色列的其他屏障包括于2012年完成的与埃及边界的围栏,旨在阻止非洲移民的流动。

内塔尼亚胡在今年早些时候捍卫该屏障时表示,”我们怎么能保证犹太民主国家,当它有5万个,之后有10万个,而且将达到150万个(非洲移民)呢?”

目前,尽管以色列在2005年 “脱离接触” 巴勒斯坦领土,但其目前还在沿黎巴嫩北部边界建造水泥隔离墙–这被黎巴嫩的高级国防委员会视作一种侵略行为–同时继续封锁加沙地带。

‘丛林中的动物’

哈加•马塔尔(Haggai Matar)是位于以色列的972-公民新闻促进会的执行主任,这是一家非营利性的出版商,反对占领并提供巴以问题的第一手报道和分析。他说,通过封锁被围困的加沙,并在被占约旦河西岸的隔离墙上监视地面动态,以色列”可以避免作出艰难的决定”。

“用’我们是丛林中的别墅区’这一概念,我们需要这些墙壁来抵御周围丛林中的动物–以色列是西方文明的前线,也是阿拉伯中东的欧洲岛屿–这是(以色列如何看待自己)的隐喻,”马塔尔对半岛电视台说。 “而墙壁就是这些隐喻的体现。”

他曾是兢兢业业的以色列反对者,曾因拒绝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而入狱,他继续说:”隔离墙意味着,我们不属于本地区的一部分–而是作为外国人,并永远是中东的外国客体。墙壁是为了维护这个观念,只会让(以色列人)重新认识到自己是外国人,并且优越于周围的一切。”

倡导以色列修建各种屏障的人士指出,国家需要在”恶劣环境”中保护自己免受外部威胁。

英国犹太人代表委员会高级副主席理查德•韦伯(Richard Verber)告诉半岛电视台,”从安全角度来看,以色列面临着许多挑战。”

“哈马斯是加沙地带的一个恐怖组织,(巴勒斯坦运动)法塔赫,在阿巴斯的控制下,在那里,而他的继任者争夺权力,在黎巴嫩的真主党,数以千计的伊朗火箭和叙利亚动乱,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区。”

室外监狱

但其他人则认为,以色列作为主权国家面临安全担忧,这与该国在短暂的历史中作出的政治选择并行不悖。例如加沙,主要因为以色列无情的海陆空封锁,已被人们形容为世界上最大的户外监狱。

“在我看来,加沙发生的事情是不可接受的,”梅克尔伯格说。 “即使以色列人不是加沙状况唯一的罪魁祸首,它绝对是重要组成部分,封锁对加沙人民造成了严重伤害。”

多方指责以色列采用围墙方式进行国家建设–不仅能看到内塔尼亚胡造就的现实层面,在精神层面上,也能看到国家的不祥未来。

“这完全违背了以色列国家创始人和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初衷,”梅克尔伯格说。 “他们想要摆脱犹太人这种在屏障后的生活以及与世隔绝的心态。”

“我担心,这种围困心理(在以色列社会中)正变得越来越根深蒂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