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西政权是恐怖主义的滋生地

塞西经常公开表示称“我们代表埃及和全世界打击恐怖主义”(社交网站)
塞西经常公开表示称“我们代表埃及和全世界打击恐怖主义”(社交网站)
穆罕默德·萨布里–埃及记者、安全事务和西奈半岛问题专家–撰文指出,埃及政权”滋养”了绝望并破坏了希望,因此而留下的政治真空由极端主义组织来填补。

穆罕默德·萨布里以”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的成立和发展为例进行说明,在从萨那中央监狱逃离之后,乌萨马·本·拉登的前助理在阿富汗的托拉博拉山为”基地组织”扎下了根基,穆罕默德·萨布里表示称,其不但没有宣告他的忏悔之心,也没有在遭遇酷刑之后而改变其意识形态、开始进行合作,反而是开始了自己的计划,甚至在2015年,其死后20多年,成为了全世界的通缉犯。

穆罕默德·萨布里在其发表在英文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胡塞在2009年成为了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埃及国家安全部门在西奈半岛逮捕了一名沙瓦尔部落名为沙迪·玛尼基的”著名”走私犯,埃及安全部门并没有对沙迪·玛尼基进行审判或采取任何法律措施,而是根据行政拘留令,将沙迪·玛尼基转移至了博格阿拉伯监狱(Borg Al-Arab),据悉,该监狱戒备森严,位于亚历山大西部地区,是埃及最为黑暗的监狱之一。

2010年年中,沙迪·玛尼基从监狱中被释放出来,当时,沙迪·玛尼基留着大胡子,其额头上刻有特殊的标志,2011年1月25日革命之后,沙迪·玛尼基以阿布·穆萨布绰号著称,并成为”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的标志性人物,据悉,”耶路撒冷支持者”恐怖主义组织从诸如沙特阿拉伯、也门、利比亚和苏丹等遥远国度吸引了大批”圣战者”,同时,该组织犯下了埃及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事件,此后,”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宣布效忠于ISIS组织,在监狱出来之后,沙迪·玛尼基没有成为守法的公民,也没有进行社会服务项目,而是从极端主义圣战学校毕业了,值得注意的是,在埃及国家安全部门的”眼皮”下,该极端主义圣战学校在埃及监狱内公然开展其工作。

 
绝望与破坏希望

穆罕默德·萨布里表示称,这些故事并不是虚构的,而是曾经发生过,而且还在继续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在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执政的未来四年内,类似的事件还将会继续发生,当然,如果塞西能遵守埃及宪法规定,在其连任两期后”主动退位”。

埃及总统塞西不断公开表示称,”我们代表埃及和全世界打击恐怖主义”,穆罕默德·萨布里对此表示批评,穆罕默德·萨布里表示称,事情的真相是,塞西的”铁腕”政权滋养了埃及历史上最为严重的极端主义现象,除此之外,穆罕默德·萨布里补充道,埃及内部和外部正在发生的事情,远比胡塞和阿布·穆萨布所创造的环境要恶劣的多。

穆罕默德·萨布里认为,在2011年1月25日革命之后,埃及已经被两级分化、动荡不安,据悉,1·25埃及革命导致了成千上万人丧生,在那次大屠杀四年之后,塞西政权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对埃及进行着镇压,今天,数以万计的囚徒在埃及监狱中痛苦呻吟,他们在狱中的境况极度恶劣,甚至危及他们的生命,而大部分囚犯在并没有任何正式的理由或法律理由的情况下而被判刑。

穆罕默德·萨布里补充道,埃及总统塞西及其政权并不是代表埃及人民、代表全世界在对恐怖主义进行打击,反而,他们是在制造绝望与破坏希望,他们正在摧毁那些具有欺骗性的信念,即通过和平方式可以实现变革,他们留下的政治真空由恐怖主义组织来填补。

穆罕默德·萨布里在其文章结尾写道,也门的胡塞和阿布·穆萨布或许是两个例外,但在埃及的监狱、偏远的村庄,甚至是大城市里,有成千上万的绝望青年们徘徊在极端主义大门口,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进行最后绝望的尝试以及从监狱中逃离的希望,将成为等待他们的狂热与爆发。

来源 : 英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